第5章 笑如暖阳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016字
  • 2022-03-03 08:10:07

夏日将时光拉长,陈家庭院中一颗细柳、一颗槐树此时正是茂密,风儿微微荡起,满院的花香一时四起。只见远处风行单手倒立在树梢之上,稳如金钟。

陈万忠站立在树荫下指导文华与若烟武艺,白袍的老侠客目光炯炯,耐心的对二人说道:“练剑容易,使剑也并不困难,但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懂得剑是何物,方才能算得上是一位剑客。”

若烟按部就班的练习清风剑法,一丝不苟。而文华趁机停了手上动作歪头问道:“陈伯,剑不就是一种兵器吗?有了它惩治那些坏人更容易些。”

陈万忠眉梢一挑,正言厉色:“若你始终认为是这样,那你永远也练不成上等剑法!”陈万忠若有所思:“你的内心如何,剑心便如何,入剑道一途也会不一样。所以剑不仅仅是杀人利器,更是你今后重要的一部分!”

文华哪能听得进去这么多道理,听了一阵还是不明白,他挠了挠头,未等陈万忠说完便又与若烟一招一式对练了起来。

陈万忠看了看远处单手倒立在树梢上的风行,面颊凝沉;又看了看文华,嬉皮笑脸。他摇了摇头,心中对文华的将来担心起来。文华此子生性直白,经历尚浅又童心未泯,秉性执拗又好高骛远,虽有赤子之心,待人待物又毫无防备,将来若投身江湖,要吃不少苦难!

一念间,陈万忠开口叫住文华:“华儿!”文华止住手中动作“陈伯,你还是多教我几招剑法吧,大道理我可真听不懂”

陈万忠对他招手:“你随我来。”说完率先向后院走去。

文华跟在陈万忠身后,暗自猜疑小声嘀咕“莫不是真要给我开小灶?”

陈家后院可比前院宽阔不少,空空荡荡一片练武之地,一片杂草都没有,往远看便是桃林,桃林中一座三层古楼立于其中,再往后是山脚。

陈万忠背对文华,目光掠向远方,思索了许久,开口道:“若有人想要取你性命,你又不是其对手。该当如何?”他抿起嘴,眼神中蕴着一丝复杂感情叹道:“百花村留不住你,你迟早要到外面去的。若与人起了争执,以你的行事风格,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文华愣愣的到“陈伯你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陈万忠转身说道:“刀剑无眼,用刀剑之人无情。我来教你一项保命功夫!”

文华嘿了一声,激动说道:“我就知道,陈伯你能瞧出来我有练武的天分!”他笑着笑着又问道:“还有保命功夫这一说呢?”

说话间,陈万忠右手一捻,随后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叮’的一声,文华随声寻去,一只钢镖镶于身后木桩之上。文华瞳孔紧缩,一瞬的功夫便又垂下睫毛:“陈伯,我不学暗器。风行兄长告诉过我,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纵使败于人手,我也不会用暗器来求得一线生机!”

青天下白云飘渺,山间鹧鸪声传入院中。

许久过去,陈万忠缓缓点头:“就知你会如此”他扶须笑了一声,脚下噗的一声闷响,身上白袍晃动,如一团清风,身形不比那飞镖慢多少,瞬间绕过文华抵至那座木桩旁。陈万忠拔下钢镖,说道:“那我就教你这纵身之术!”

……

过了半晌,陈万忠独自走回房中。最后留给了文华一句“武功一事,在于勤学苦练。”

文华兴高采烈回到前院来见若烟,若烟问道:“怎么这么高兴?姑父给了你什么好东西?”文华摇了摇头,此时他故意瞒住不讲,为的是将来练成那纵身之术给若烟个惊喜。文华压住心中激动之情,见若烟脑门上冒出细细的汗水,便说道:“休息会吧,我去给你拿点水喝”

两人走到树荫下,若烟莞尔一笑:“我看是你受不住日头晒了吧?”

文华一边转身一边扬眉说道:“我会怕晒?再练上三天三夜我也不会嫌累!”

不一会,文华便端了碗水小跑了出来“给,若烟,你喝”若烟接过水小口喝着。

文华凑到若烟面前指着自己身穿的长褂笑呵呵的问:“诶,你的手艺也太好了吧,我穿着正合身!”文华眉开眼笑“这是我穿过的最舒服的衣服了!”

树荫下一片清凉,爽人心肺。文华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手舞足蹈。

若烟弯下柳眉,上下打量文华文华一番也笑道:“我只是看你那长褂被老虎弄得七零八碎,于心不忍罢了。”

文华凝视若烟,傻笑道“若伯母说这就是贤惠”其实若芳尘哪里会对文华说这些东西?不过是他故意说出讨好若烟呢。

一时两下无言,若烟看着胸前长剑突然想起父亲,自己只应漂泊四方,岂能合于世间?若烟避而不语,卷起衣袖后站起身“快点起来吧,再陪我练两遍清风剑法”……

清风剑法乃是清风一派入门剑法,之后还有回风剑法。陈万忠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清风派掌门人,那时他就凭一手回风剑独步江湖。清风剑法一十六式,比较容易上手。回风剑共三十三式,而且需要配合灵巧身形,尤其陈万忠在此剑法中悟得一个“散”诀,所以当称绝妙剑法。但无论是清风剑法还是回风剑,形似虽易,但领悟不到要点,终究难以发挥转守为攻的威力。

文华虽不十分用心,但好在有若烟时常督促,二人不曾懈怠,所以虽繁琐辛苦,却也小有成就。

但以文华的性格,不找点顽皮的事情便不是他了。

***

夏季时分,不仅有烈阳高照,也有乌云遍天。此时窗外正一片阴沉,山野被染成墨色,文华、若烟、风行三个并排坐在屋内等待大雨将至。

陈家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陈万忠提了一把伞匆匆走了出去。

文华恰巧瞥到陈万忠出门一幕,随后将头一扬看向风行使了个眼色。风行哂笑一声,洒然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光凭一个眼神,一场拼酒大战一触即发。文华刚要起身,被风行一把摁住肩头。“师父突然回来怎么办?你那时醉不醒事,到底受罚的是我。”

文华立目咬牙道:“去我家!”说着向若烟将手一招。

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若烟便会抵住额头做出无奈之态。

除了练武之外,三位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闲暇之余也经常一起玩闹。正值意气风发的文华、风行,已学会了饮烈酒、舒豪情。每次陈万忠不在家时,文华就会拿着酒来找风行比试。他始终觉得风行说自己千杯不醉是假话,而且还要拉着若烟作见证。而若烟则是静静地看着他们,有时被文华逗得一笑,嘴角轻轻上扬时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如花绽。

今日恰巧天气不好,三人无所事事,陈万忠提伞出了门,一时又没有了管教之人,所以这时毫不例外。

三人躲在文华家前院西厢房内。文华风行两人目不转睛对视许久,突然同时而动,一人抱起一坛酒向嘴边送去……

一坛子酒不一会就见了底,风行率先放下坛子,哈哈大笑“怎得这慢!莫不是想认输?”

文华紧接着也将空坛掷于地上,白了他一眼:“又不是比谁喝的快!”

“若烟,你说我们俩谁能赢?”文华一边拿着坛子往嘴里倒酒一边含糊的问道。

若烟看着文华与风行两人像孩子一般,不禁气笑道“我一定赌你输!”

屋子里面欢声笑语,这是属于他们三人年少无忧时的美好时光,千金不换!人生何处似次般呢?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倾盆大雨已停。只见满地的空酒坛子,风行一把抻住突然滑向凳下的文华,笑骂了一声“傻小子!”此时自己也满是醉意,忙向若烟招手来接过文华。

文华神采飞扬,指着若烟醉道:“你认输了么?以后就别说大话了!”。若烟抿着嘴哭笑不得。

三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笑了起来,这笑容恰好融入那刚刚冲破乌云的灿阳。

每次也都是若烟来收拾这‘残局’。

若烟扶起醉倒在桌上的文华,把他拖到床上。心里免不了一顿腹诽“这么大人了,酒品这么差不说,还死沉!”她气不过又夹起手指去掐文华的脸。

此时文华闭着眼却突然喃喃道“…若烟…,我会帮你找到你父亲的…”

当听到沉醉的文华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时,若烟愣住了。声音虽微弱,却字字都传入她耳中,真真切切。虽是酒后之言,但若烟能感觉到这绝非醉言。一时间心里忽然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看着文华躺卧在床上,那仍旧嘴角微扬。若烟明眸闪动,闪动着绵绵情意。

这一片温情,动人心弦。

这一年文华十八岁、若烟十七岁、风行二十三岁。

春去秋来、冬走夏至。文华身形逐渐挺拔,若烟的笑容愈加灿烂,风行的酒量日益上涨。唯一不变的是这百花村依然祥和安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