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浩然正气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088字
  • 2022-04-13 09:27:00

雨露九死一生终于将文华拖上岸,此时的文华已经危在旦夕。她哭罢一阵之后忽然恢复一丝清醒,站起身也不顾浑身的津湿与冰冷,急忙将文华背到客栈,又驾着白星将城内最好的郎中请了过来。

床上的文华紧闭着牙关,屋内里暖和许多,而文华的面色铁青并无好转。

雨露焦急的等着那郎中回过身来“他怎么样?需要什么你和我说!”雨露一脸乞求的看着他,只希望他能说出文华还有救。

可是并不如此,大夫摇了摇头“实不相瞒,这人脉搏稍有跳动,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他的丝毫气息了。”说罢这郎中径直向外走去。

心中又如千斤铁锤凿过一般,雨露一把抓住郎中衣袖:“你这厮!他明明还有气在,你竟说他无救?都说你是名医,要我看你就是一庸医!”

雨露不依不饶,她心系文华安危,以至于失了方寸。雨露从怀中掏出一只金钗:“若是因为钱财的问题你大可放心!治好他的病,我加倍付钱!”雨露忙忙将金钗塞到郎中手里。

那郎中也被惊得不轻,只是摆手结舌,用力的想要脱开身。

雨露弯下眉,颤声哀求:“这人身强体壮,绝不会因为受些小伤就死掉。他一定还有救,先生你救他一命!”

拉扯间雨露和那郎中已到了客栈门前,郎中看到雨露如此痴心,心中一软长叹一声:“姑娘莫要如此!非是我不救他,此人中了奇毒,这毒已侵入脏腑,除有解药之人,无人能治!”

郎中轻声叹息转身离开。

雨露听完后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在地,她身体靠在旁边一棵柱子上,慢慢滑下,蹲在地上愣愣无语。

她忽然转过头。

白星身侧,一人正手持文华宝剑瞧的出神。

雨露跳起身,一把捉住风行手腕,右手拔剑出鞘指向风行,丹目圆睁:“你待要如何?莫非是白马寺派来跟踪我们的?!”

说罢,发疯似的一剑刺出。

风行收起‘锦’,剑鞘一压,夹住雨露之剑。“文华的宝剑怎会在此?他人在何处?”

雨露抽剑又抽不回来,浑身战栗“已经如此了!若要害他,先把我杀了吧!”

风行松开剑,他知道,此事定有些误会。风行后退两步:“姑娘休要激动,我乃文华兄长风行是也!”

听到此言,雨露手中剑‘哐当’掉在地上,哭声却更急促起来。

……

门外的风行正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文华。

风行此刻心情复杂,原来文华还在世上!但他没有想到他与文华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他上前攥住文华手腕,果然,脉搏还在微微跳动。

回过头风行问道“他是怎么受伤的?”

雨露常听文华念叨风行,终于遇到亲人,她“啊”了一声,此时也止住痛哭,“医师说他是身中剧毒……”她又将文华白马寺之行一一道出。

风行听完起身点头“你先换身衣服,我去取解药”

他又转头对跟进客栈来的关仪说“关兄,麻烦你派人去江南道去寻一人,他叫陈易安。就说风行、文华在江天晓相候。”

关仪连忙答应“这好办”

风行脸色苍白,再没有和蔼可亲的神色。

他将初心剑从腰间解下,右手提着剑缓缓走出客栈,脚下的石砖一片片的裂开。

浦门山上白马寺前,风行站立在庙门之前环视着众人。

上山一路,风行虽脚步平稳,可是杀心却愈来愈重。

文华若是有三长两短,寺内之人便无一人能活。

风行提起气长啸一声,那一身的磅礴气势。而后山林皆静、空谷回响。

寺门打开,冲出来一群和尚,他们忌惮的看着风行。

风行冷声说道:“今日我来此只见方丈,与你们无干。如若阻我,休怪风某无情!”

寒风阵阵,但这隐隐的杀气比其更为刺骨!众和尚面对风行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压力,开始默不做声、连连后退。

“哪里来的野人,敢在佛门静地喧哗?”明法怒目圆睁从院内走了出来。

风行沉着脸,一字一字的从口中挤出“将解药拿出来”。

明法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那小子还没死透?也好,既然你也送上门来哼哼!”他举起大手,狰狞的一笑“给我拿下此贼!”

白马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寺中僧人也有几十号,寺内弟子一看有寺中二掌门撑腰也就大起胆子。

呼啦一下,十多位僧人手持长棒,向风行冲来。

风行双目两道寒光乍现,他深吸一口气,“仓~~”初心剑一点一点被他推出鞘内。

西斜的日光打向东面的崖口,风行迈出第一步。

猛烈的风霎时间平地而起,吹得他衣衫鼓起、发巾飘飘,天空为之暗淡,四下里寂静的可怕。

风行眯着眼看着向他冲来的一众僧人,不再开口。手中剑轻轻推出,却似有万剑之威,与其接触的长棒顿时震开。风行此时武功已深不可测,白马寺一干弟子哪里是他的对手!不出片刻众人即被打散。

方才出手,风行并未伤人。他丢掉手中掳来的长棒,开口又说道:“将解药拿来”

风行虽一人,可是到了此间,无人能挡!白马寺众多弟子都看向明法,眼中皆是惧意。

明法冲着风行与众人愤愤说道:“此人欲闯我寺行凶作恶。虽我佛以慈悲为怀,但佛门本清净之地,容不得他人撒野!今日众位师弟不必手下留情,就算斩了此人也不为过!”

白马寺一众弟子再次向风行杀来。

风行深吸一口气,听完明法这一番话,他到放下心来。刚刚还念在这是一群出家弟子,如此以来尽可出手!

初心剑再次亮起。风行贴身单脚踩住三只长棍,出剑横扫,长棍齐齐折断。这三人弃棍后撤,又有三人上前,风行手臂一挥肋下夹住两棍,随后右手之剑蓄势一击快若奔雷点在另一人眉心。他翻身跃起躲开后方打来的长棍,身体如凝在半空中,回身一荡,一颗人头落地。

这一来一回,杀人之威,众人再也承受不住,都止住动作,呆呆盯住风行,再也不敢妄动。

风行绕过他们,横剑胸前直取明法,再无半点啰嗦。

明法才知道此人不好对付,但他性格刚烈也不愿低头,当下晃动一双铁掌与风行战在一处。两人一开始还打的有来有往。几回合过后,风行瞬时顿住身形,剑不知何时转到左手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刺出。

明法那三十六路铁砂掌虽使得虎虎生风却挡不住风行这厚重的一剑,他拼尽全力向后纵,这一剑还是刺在他身上。

“佛门之地怎会毒害他人性命,逼人投江?你也算是慈悲之人?”

明法倒在地上。风行踏步脚尖点在明法胸口使他动不得半分。初心剑扫过,一声龙吟,身旁那颗古松应声而倒砸向寺门。

“寺内之人若再躲藏!一会就要如这人一般死于风行剑下了!”

这世间有英勇、悍勇、义勇,而此刻站立在白马寺前的风行却是神勇!

风行从禅房揪出畏首畏尾早已缩作一团的老方丈明心,喝问“为何陷害我贤弟?快将解药拿出来!”

明心哆哆嗦嗦张口结舌道“这位侠客,老僧我一时糊涂受人蒙蔽,求‥求你放我一马”

风行极力压住心中怒火“别废话,解药给我!”。

初心剑晃着阵阵寒光,一众僧人被此景惊呆了。

明法一时间苦着脸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毒‥毒我没有解药啊!”

风行听闻大怒“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风行一向温和,从未有与人这般动怒,但文华命悬一线,他怎能不急?

明心被吓得光是喉咙涌动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那毒药是别人给我的,也是那人叫我加害文华的……”

风行单手扼住明心咽喉:“不如我送你与你那师弟去西天见面?!”

明心被吓得五官攒做一团,尖声挣扎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风行横目凛声说道:“我来问你一问,如若不与我实实道来,今日你与你这白马寺都要折在我风行剑下!”

只见明法‘呃呃’的点头。

解药若真是没有,只好依照毒药样本配置解药。

风行放开他道:“解药没有,毒药可还剩下?”

明法道:“有,还有!就在我禅房之中,我去给你取来!”

风行拽住明法,将他按在地上继续问道:“哪一个指示你加害文华?”

“宋极,就是祥云剑七剑影之一。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们的剑主”

“剑主?剑主是何人?”

“老僧未见过其真正面目……”

风行皱起眉头,他倒是听说过祥云剑已然重新出世,但他没有想到祥云剑竟和此事有莫大的关系。

他接着问道:“我文华兄弟是追寻伍齐天来到此地,你可知伍齐天躲在哪里?”风行问道此时手下加重力道

明法贪生畏死,一时激动起来“只是听说他在庐阳断门谷!”

风行点点头,他知道明法不敢再欺骗自己“先留你一命,等我收拾完伍齐天再来问你的罪。”

“阿弥陀佛,多谢风侠客饶命!”

“莫再此般虚与蛇委!你也配做佛家子弟?!快去将剩余毒药找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