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泪洒标江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134字
  • 2022-04-12 09:27:07

只可惜造化弄人。文华奋力冲出重围向东逃去,哪曾料到这条路的尽头除了一片山崖之外,再无其他脱身之径。

明法晃动着魁梧的身躯带领一众寺庙弟子围向文华。

文华侧头看着绵绵江水,眼中生起一股绝望之情。想来自己如今二十有四。二十四年,恍恍惚惚,浑浑噩噩,二十四载的人生路程皆是孤独、悲凉、失落。

崖上的风更是无情,吹散了文华的思绪。他回过头看向白马寺众僧,一双双眼睛又冷又暗。

文华从人群中寻到身着一身袈裟的明心,问道:“佛门弟子何时成了魔教中人的爪牙?”

明心摇了摇头:“阁下,想错了。要杀你之人并非伍齐天”

衣袂被风吹起,文华冷声笑道:“文某此生仅与伍齐天、秦双蛮等人结下不共戴天之仇!昨日那身日月袍我还能看错不成?!”

文华身形晃了一晃,哑声问道:“尔等不分是非,为何偏偏毒害于我?”

明心眯起眼,眼神中满是贪婪:“哈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能给我什么?”

文华愣着双目,原来饶是佛家弟子也跳不出求欲之门。

百丈山崖之下,滔滔江水泛着寒光,准备吞噬这世间苦苦的挣扎。

文华胸中疼痛难忍,五脏六腑好似拧成一团,身体如强弩之末,再难行走半步。身后这群出家之人与伍齐天之辈有何不同?文华抬起头仰望灰色苍穹“上天为何如此待我?”此时文华已心如死灰。

“也罢,就以这浑浑江水祭我文华潦草一生!”。

人生,就像一名无情的剑客,总会给你留一丝反击的机会,到最后,你还是会一败涂地。

文华软下身躯,随风倒向江水之中。

明法快步赶到崖边,文华身躯已跌下山崖,坠向江水。明法看这山崖之高,料想文华绝无生路,便也放下心来,摇头咒骂道“便宜了这小子!”

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树林中出现一袭红衣。这人看到文华掉入崖底,先是哀嚎了一声,随后快步跟上毫无犹豫之势!

这条身影飞身冲下山崖,与文华一同跌落水中。

这人就是随文华一起来到南郡城的雨露!

雨露在江天晓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晚,醒来时已日上三竿,她奇怪道以前文华可是起的很早的。

雨露来到文华房前敲了敲门,却看见店小二向自己走来。“嘿嘿,小姐早啊。昨日与您一同来的公子今早就走了。”

一阵阵说不出的委屈先是涌上雨露心头“他就那么嫌弃自己?连再见都不说一声?”雨露眼中噙着泪水。

小二拿过来一个包裹和一封书信“小姐莫急,那位公子留了东西给您”

雨露快速接过信和包裹,嗔道“你怎么不早些给我!”她跑回房中急忙打开信封,心中瞬时又凉了下来。

在信中文华告诉她,自己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但生死难料。并且嘱咐雨露乘骑白星去往开封府投奔若烟。

雨露何等聪明?她深知文华是去复仇了,同时她也十分担心。可是文华在信中并没有交代去了哪里。

天下之大,如何去找他?雨露看着信自言自语“哼,连自己的马都不要了!”

她突然蹦起来“白星!白星!!”雨露收拾好行囊,激动地跑了出去“想丢下我?没那么容易!”

白星贴身跟随文华多年,此马已通灵性,雨露解开缰绳拍了拍它的前额,就驾驭它一路来到白马寺山下。她登上山,恰巧碰到文华被寺中僧人追赶,又亲眼目睹文华被迫投身山崖,雨露瞪大双眼,脑海中一片空白,内心轰然炸开。

三年来,初时见时,文华还是一个莽撞的青年。两人战场上同生共死、火场上协力救人,一同饮马河边、一同放马奔驰、一同醉饮、一同赏月、一同怒对千夫所指、一同冷对公堂不平。天下万千之人,入眼目者唯此一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站立在天地间的那个青年在她内心已成为不可缺少的人。面对生死,她毫不犹豫飞身上前,脑海中浮现着两人在一起的时光,还有什么能够比与文华在一起还高兴呢?

一个人若是为你心甘情愿,这种爱足以带走世间的寂寥、抚平人生的遗憾!

‘噗通’两声落水之声过后,江面上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上天或许被这一幕感动。冷风无情,江水却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文华、雨露先后掉入江中,激起千层浪花却没有将两人从人世间带走。

过了好长时间,雨露拖着文华浮上水,虽说掉入水面不至于造成重伤,但是寒冷的冰水夹裹着泥浆,那滋味并不是很好受。污水刺眼,雨露在浑浊的水底寻找了半天才寻到文华,她挣扎着游向岸边,将直挺挺的文华轻放在岸边。

顾不得眼睛的疼痛与肚子里的恶心。雨露看着文华面无血色、仅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而这气息却越来越弱。

雨露浑身湿漉,然而心中比身体更要狼狈。

寒风吹过,冷带来的痛觉已经不能拽回她的思绪。泪水开始不断地往眼睛外涌出,这一刻的心痛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雨露抚摸着文华铁青的脸哽咽的哭道“文华,你醒醒好不好?求你了……”

阳光刺眼,雨露的眼神却如文华的脸色一般,黯然无光。一个人只有在心死了的时候,才会有此种神情。

然而泪水,仍是止不住的留下。

默默东流的江水,空寂的岸边。

深情人,哭的肝肠寸断!

南郡城前,一人走在人群前显的极为耀眼。

此人形端磊落、仪表堂堂,尤其是腰间悬挂着的那把宝剑,金橙色剑鞘之内宝刃未出亦使人感到阵阵威风,识货的人不用说,就连那耕地的农夫也深知此剑绝非凡品。

这人正是风行!那剑正是初心剑!!

一群人跟在风行身后,与其并肩而行的是一位年轻人。年轻人正彬彬有礼的说道“风侠客,家父知道你来,特别吩咐我要好好接待你”

风行笑道:“不敢当!风行何德何能使关老剑客如此爱戴?!”他站立在人群中,神采飞扬!

年轻人看到风行平易近人便也爽朗笑道:“兄长此次到了南郡,千万莫要与我父子客气。但有差遣,尽管吩咐!”

风行点头与年轻人施礼:“如此,风行多有叨扰了!”

他确实与落英剑客关达相约,因为江湖上开始频频出现祥云剑的传言,而且其中或许与伍齐天有些关联。

关达与师父陈万忠是旧相识,并且此人在武林之中德高望重,所以风行此次前来拜会。况且风行自云南走过千壁山之后,往返南北只见,多少打听到了陈易安的消息。

风行转身对一众人点头,他抱起拳:“承蒙各位抬举,风某多谢各位!”

关达的儿子关仪经常听说风行的事迹,所以对风行是由衷的敬佩“父亲昨日出城去参加一个亮镖会,临行前跟我说今日傍晚前定能赶回。风侠客先随我回府休息吧”。

风行听闻关达并不在府上,而且他又不喜人多嘈杂,所以便推辞说道“既然前辈不在家,风行还有它事。等过几日再来拜访!”风行并不是故意推辞,他此行来到江南确实还有另一件要事,就是见见那多年未见的兄弟陈易安。

进城之后,风行穿过人群便欲离去。关仪急忙拉住他“风兄今日是万万不可离去。这样,我让他们先回去,你我二人在那江天晓好好喝上一顿。”他一面吩咐手下人回府一面领风行向江天晓走去。

风行见他如此热情慷慨也就不好再执意离去,他止住关仪身形,说道:“风某早已不再饮酒,就在这边上吃碗热乎馄饨吧。吃完我便与你回府等候关老前辈。”

两人就这样坐在街边每人要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吃了起来。关仪也是豪爽之人,他坐下来陪着风行,看着人来人往,这倒另有一番滋味。

大口的汤水喝的浑身发热,身上的寒气一下子变感觉不到了。风行关仪二人说说笑笑,这街边的馄饨可比酒楼里的饭菜吃着舒服多了。

正在这时,风行眼角瞥见一位怪异之人,大冬天的这人浑身湿漉漉的,幸亏这江南不算特别寒冷,要是在北方这全身都得冻透了。饶是这样,那人背上还直冒着蒸汽。这人竟是个姑娘!她从后面一顶轿子中拉出一位行医模样的郎中,拽着他向客栈里面跑去。

“风兄不知,对面这江天晓可是江南道上首屈一指的酒楼。哪里的饭菜,就是京城的御膳房也不见得能强它多少!”

关仪侃侃而谈,他还以为风行瞧的是对面的江天晓酒楼。但是风行却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风行目光只是留在那匹马的马鞍上,因为马鞍上的那柄剑是如此的熟悉!风行睁目不由大吃一惊!他身形紧绷,嚯的站起身,飞身奔向对面江天晓客栈。

短短的几十步距离,风行不知道撞翻了多少桌椅、挤倒了多少行人,因为他脑海中想的全是一人!风行走到马旁,白星以为遇到危险长长嘶鸣了一声。

风行双手微颤,抽出宝剑。一抹玄铁之色狠狠印入眼中,细看剑身,一个‘锦’字,极为刺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