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只身上山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166字
  • 2022-04-11 09:27:15

东方鱼肚白,天色还是蒙蒙亮的时候,文华已经起身收拾好行装。

他将一个包裹和一封信交给客栈的掌柜,并吩咐等雨露醒后交给她。文华在门外伫立了片刻,摸了摸身上仅带上的一把宝剑,走向街头,他将白星一并留在了客栈。

此时文华一身轻装,斜跨宝剑,双眼分外明亮,尤其那一对剑眉平添了几分英雄气概。他知道此去白马寺将会九死一生,但是既然知道杀害百花村的仇人正等着自己,那么他就不会苟且偷生!他死了还会有风行、易安,还会有更多正义之士,总有一天,杀人的凶手会血债血偿。

文华越走越快,身上热血沸腾。黑暗并不可怕,自己只需要去面对就好了。看着天空文华想着“如果能活着回来,若烟啊,我就为你去寻你父亲”

白马寺在离城不远的一座山上。

灰色的高山云雾缭绕,没有了杂草野荆,山的原始轮廓生动的映入眼帘,这种坦荡之势倒也别有一番韵致。一条江水经过此山顺流而过,此江名叫标江。虽说已经深冬,但是常流的活水并不会因为严寒而结冰,只不过没有了夏日的汹涌声势,最终还是会汇入长江,流入东海。

“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

文华想起这一联句随后又缓缓开口“纵然历经千百浪,深知源头不能忘”

站立在穹壤之间,文华感受到天地的广阔,这片意境,多情的侠士闻之向往,无情的剑客为之沉默。

此时,白马寺中一位身披袈裟的老僧和一个灰衣人站在佛像前,这老僧是本寺方丈明心和尚,长面细眼的灰衣人正是七剑影之中的老二宋极。

明心方丈手持佛珠悄声问道“剑主有何吩咐?”

宋极仰头看着眼前的高大佛像,并没有一丝敬意,撇开嘴说道:“那小子若来了,就交给你。把他给…”他一面说一面将手在脖子前轻轻比划“你懂了吧?!”

“阿弥陀佛!这……”明心倒吸一口冷气“…还是阁下动手吧”

宋极冷哼了一声“剑主前段时日受了些伤,否则昨日便将那小子杀了!至于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他看着明心连连结舌,皱起眉头十分不满的说道:“剑主答应了,这事办的好的话将来少林主持有你一位。”

原本神色不安的老和尚听到这句话脸上抽了一下“阿弥陀佛,既如此,本僧愿为武林除害!”。

一寺方丈竟然在佛前与人讨论杀人之事,不禁让人发笑,然而他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恭送走那位人之后,他与师弟明法回到书房中商量着什么。

宋极转身回到房内,他跟在一人身后,这人正是昨晚的黑衣人。宋极问道:“这样行吗?那小子挺扎手的。”

黑衣人边走边笑“我已与他交过手,这白马寺内僧众颇多,况且明法和尚武艺高强,他只要来了,就别想回去了。”

宋极面对此人没有往日的嚣张,他又小声的问道:“那咱们…?”

黑衣人似乎心情不错,他一边脱去黑袍一边说着“你就先回去吧,别跟着我了”

午时未到文华就已经穿过密林顺着古道来到白马寺前。这白马寺规模虽说没有少林那般庞大,但见那院墙古朴、青松围绕,一座佛塔耸立势如涌出,塔顶似与山尖齐平,凌冽的西风带着寒意吹向东边山崖,泥尘夹杂着冰霜通向幽谷。

他看着眼前的寺庙,心中起疑“那人为何将我引到佛家圣地?伍齐天莫非也在这里?”他打定主意,管你龙潭虎穴,文某也要闯上一闯!文华无意再欣赏这古刹的风景,大踏步向寺门走去。

门是轻掩着的,文华轻轻一推走入院内。打扫庭院的小和尚一见到文华,先是一愣,问道“施主来本寺有何贵干?”

文华皱起眉头,见他对自己并无敌意便开口询问“我来找伍齐天,你寺中可来过俗家之人?”

小僧人听后忙放下手中事物恭恭施了一礼“稍等,容我去知会方丈。”说着他向后院行去,转过拐角更是一路急行跑向禅房。

文华心中不解“那黑衣人莫非戏耍于我?”不过他也不敢放松警惕,右手紧握剑柄,冷眼等待着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

正在文华没有头绪地打量这座古寺时,从后院传来阵阵脚步声。打头的一位老僧身披袈裟,一副笑脸相迎,身后跟着一众弟子。

文华颔首而立,等着对方开口。

那老僧人微微施礼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老僧乃是本寺方丈,法号明心。施主有事与我讲来即可。”

文华见此人频频有礼,当下也不好再无礼相对,“再下因与一人相约本寺见面,所以今日冒犯,方丈见谅。”

“哦?不知施主找本寺哪一位僧人?”明心眼中一亮故意问道。

文华摇了摇头“此人身穿黑衣上有日月图案,想来不是本寺中人。”文华见明心一脸不解的样子又说道“此人昨夜与我约定今日白马寺中相见,看样子方丈并不知情,既如此文华告退了。”

说着文华抱拳转身正要离去,明心突然开口“施主等一等,昨夜确有一人夜宿本寺”

文华心中一动虎步上前:“果有此人?快快叫之见我!”

明心轻轻一笑“不过那人今日早上已经离去”

“走时可说去了哪里?”文华顾不上许多礼数,一心只为找出那黑衣人。

明心若无其事的打了一个哈哈“外面寒冷,这位壮士随我去大堂,容我细细向你道来。”

两人说话间来到一间禅房之中,明心叫那个小和尚生好炭火,随后请文华坐下。

文华坐下之后急急问道“方丈可识得那人?”

明心慢声回答“昨夜已深,那人突到本寺投宿。贫僧虽不识得那人,但也不好婉言将其拒之门外,就收拾一间空室,我俩草草聊了几句,他就休息了。今日一早那人走的匆忙,也并未留下与只言片语。”

明心瞧文华默默无语若有所思,又接着道“贫僧多嘴问一句,施主找那人又有何事?”

文华回过神来,轻轻叹了口气,心气低落的答道“实不相瞒,那人与我有血海深仇。”说着他又将伍齐天血洗百花村一事告诉明心。

明心听后也是一阵叹息“原来是那魔人!”

文华抬头“方丈也知伍齐天那厮?”

明心点了点头“伍齐天本在十几年前就凭一身毒辣手段残害江湖,后来少林的智广师兄将其制服,驱出中原。近几年他又卷土而来,出没于武林之中。我也闻得此事”他又笑着安慰文华“小兄弟莫急,既然那黑衣人来到江南,便可寻到他的下落!”

“老方丈此话当真?”

“哈哈,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在武林中也识得不少英雄豪杰。”

两人正谈论伍齐天的种种恶端,文华对明心方丈也心生敬佩。一人推门而入,洪亮的嗓音,声如金钟“师兄…”他看到了坐在旁边的文华,就止住言语。

明心看到来人面色一变,随即哈哈一笑“师弟,藏经阁收拾妥当了?你随我来。”他又对文华施了一礼歉然说道“公子稍等片刻,贫僧去去就来。”

文华也赶紧站起身“方丈既然有事处理,文华先行告退。”

“哎,为时不早了,吃过斋饭再走!”明心一把将文华按回坐上。

明心拉着师弟明法走出屋外。

“这小子就是?”明法悄然问道。

明心点了点头,一副笑脸此时也变得冷漠。

“既如此让我拿住他”明法正欲转身冲回去,却被师兄紧紧拉住。

“师弟,此事需稳妥些,你亲自去我房中泡一壶红茶上来。”明心对明法使了个眼色。

可怜文华陷入虎口,竟还不知!

明心回到屋中,对文华笑了笑“我那师弟莽撞,壮士见谅。”

文华起身“大师太客气了,再下还有朋友相候,就先告辞”

明心抓住文华连连相劝“公子既然不愿吃斋饭,本僧便不再多留。只是我已命我那师弟去泡了茶,等喝下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再走不迟!”

盛情难却,文华也只好答应。

不一会,明法端着茶回到屋内。文华见他如铁塔一般,心中暗暗点头“此人外家功夫已达到炉火纯青”。

不过他还是涉世较浅,并没有发现对方的异常神色。

明法亲自为文华倒上茶,双手合十“此是师兄亲手种植的红茶,施主慢用。”

文华闻此茶飘香四溢,喝下一口顿时沁人心脾,连连赞叹“好茶”

他又与明心谈了几句“大师若有消息,千万通知于我”

明心点头“好说好说!”

不好再打扰这清静寺庙,再加上文华心系若烟,当下就要告辞。只是站起身时突然觉得头晕目眩。

再回头看明心,只见他一脸蔑视。

文华此时已知茶中有毒,他仓啷一声拔出剑:“你受了伍齐天指使?!”文华万没有想到出家的僧人也会下此毒手!

明法站在旁边嗤声一笑“小子,你活不过今天!”他单掌开碑式,一下打向文华胸口。

文华举出无力的手与其对了一掌,身体瞬时间飘出门外。

‘嘡’的一声,他将宝剑戳在地上勉强撑住身形,剑眉倒竖,口中鲜血溢出。

体内犹如万箭穿心!文华强打起精神将手中宝剑掷向明法,纵身跳出墙外。

而密林中又有僧人向自己围来,他只好摇晃着身形向东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