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江天夜晓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097字
  • 2022-04-07 18:00:00

有些时候,越想顾全大局,事情往往越不尽人意。

南郡城的官府衙门建造得极为华丽,红砖铺道、玉瓦当头,涂着红漆的大门油光锃亮。大门打开,满院子的青竹翠树,进入大堂,金光灿灿皆是黄白之器。

雨露锁眉打量着衙门左右憎声说道:“区区一座城镇府邸威势比西北军政堂还要浩大!我倒要悄悄他们究竟敢不敢用鞭子打我?”

文华呵呵一笑:“江南之地,富饶之乡。人家盖一座好点的官府衙门怎么了?就是盖座皇宫别院也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文华打趣的同时心中不免悲叹“如此一来,不知多少民脂民膏刮入此间”

“费什么话!”身旁的兵卒用棒子杵在文华肋上。

文华嗤笑一声,径直往前走去。

门前听差的官员挤满大堂,然而此时却又无事可做,慵懒的站立在堂前。文华雨露随着官差来到官堂之上,领头的军官吩咐手下去通报郡守。大堂之上的官吏勉强打起精神盯着文华雨露,随后又别过头去,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过了好长时间,从后院才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这时官吏们重新打起精神手持恩威棒长声道“肃—静—!”

一个肥头大耳身穿华服的官员坐到桌案旁嘟囔着问道:“哪个小子活的不耐烦了,竟敢惊扰本官的美梦?”

看着从后院蹒跚走出的这位郡守大人,雨露不禁掩嘴偷笑,眉眼弯成月牙。“就这人能做郡守?往届的御史钦差是怎么巡视江南的?”

文华也忍住笑意,静等这位大人如何评判此事。

那个领头的官差上前说道:“大人,有百姓举报此二人乃是西北逃兵,而且在酒楼行凶滋事。”他指着文华雨露又大声喝道“见到大人还不快快跪下!”

雨露昂首反问:“我阿爹是余祈明,你们受得起我一跪吗?”

案上的肥胖官员听后皱起眉头,随即像是听到天大笑话一般,脸上的肥肉乱颤冷笑不已“你阿爹是余祈明?我阿兄还是兵部尚书段江南呢!”随后他一拍桌子怒道“管你是谁,见了本官也得跪下!”

文华拉住雨露,示意她莫要冲动。随后跪倒在地“大人,我乃西北边军一名校尉,确实不是逃兵”他想到怀中还有杜闯所给的文书,忙掏了出来“此是余祈明将军亲赐文书,大人明鉴。”旁边低眉顺首的记录官接过文书小心翼翼呈了上去。

郡守看也未看,站起身指着文华二人:“究竟是哪里的刁民,到了此间衙门竟然还想胡弄本官!来人,先打上一百杀威棒!”

“慢着!”文华立起身,台上郡守一副故意施威的面孔,文华已知其意。“这杀威棒打在小人身上尚可受得住,家妹体弱难以承受。大人开恩免我等皮肉之苦,在下愿以银钱充之”

肥胖郡守得意点了点头,这才打开文书看了片刻,又装模作样的紧皱着眉头与记录官交谈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向文华问道:“听闻西北军喝的是冰汤椰汁、吃的是牛羊白肉,想必你等也扣拿了不少银钱!”

文华眯眼,忍住胸中怒意,若搁以往,非要拔刀相向不可。

郡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文书点头示意,赶忙提起笔在纸上唰唰写着。

写完站起身来,一旁官差用他尖尖的嗓音说道“边军文书真假难辩,但我府大人厚德慈善。念你二人并无大过,罚纹银五十两、收缴军刀,今后若再滋事行凶,定惩不饶!”

五十两,恰巧是文华行囊中杜闯赠予的银两。雨露鼓气便要发难,文华拽住她对她摇了摇头。

郡守挺起大肚子走下案台,身旁有人小声伺候着“大人慢走”。

那胖郡守回过身向领头衙役说道“王二,别什么事都来烦我!”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觉得浪费时间,便轻叹了一声离去。

文华一边安慰雨露一边心中感慨。当黑暗洒满人间的时候,光明果真就成了笑话。

他带着雨露从官府出来,不顾旁人指指点点,但是他内心早已冰冷。在西北奋勇杀敌,劳苦无数不说,反倒被人误解,就连官府也不分青红皂白,从而趁机剥削。

文华看着门上‘青天悬照’的大扁,摇了摇头。

二人又回到江天晓,本来文华不想再来这里,可是雨露执意要与那帮人怄气。雨露目含愠色面对众人,要了一桌子饭菜大吃了一顿。

雨露挑眉板着脸,又将宝剑拍在桌子上。客栈中的人没有再敢去招惹她们二人。

文华笑着安慰雨露:“不必如此怪他们。人情异同,其数多端,岂能一一如你我之愿?”

雨露气道:“我不管!再要两间屋子,今夜咱们就在这里休息!”

月光洒满屋子,文华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后要去哪里,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易安见他一面。想到易安与风行,他咧开嘴欣慰的傻笑起来。他又想起若烟,不知她在程府过的怎样。

文华翻身下床,走下楼,他记得长剑还挂在马鞍上。

此时楼下冷冷清清,只有一人背对着自己还在独自饮酒,文华不经意瞥向那人背影,他觉得隐约在哪里见过此人,但又记不清了。隔着几条桌椅,又看不到那人正脸,那人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文华就不再多想,走出楼外,拿回长剑。

文华心中一震,忽然想到什么,那人身上的日月图案!若烟与他讲过,那天晚上在烟雨楼对陈万忠下毒手的日月袍!文华转身迅速向店内冲去,可是店内已空无一人。他向店主问道“刚刚那黑衣人去哪了?”店小二指着门外忙答道:“那位客官刚刚走,往西边去了”

文华提着剑追了出来。四下一片漆黑,寒风吹在衣服上簌簌作响,街上仅有几家灯火还亮着。文华屏气凝神,在那!他定睛瞧向西边林中,有一黑影闪动。文华猛地提起一口气向前追了上去。两个身影都快速地移动脚步,一个遁,一个赶。

前方那人身形越来越快。但文华已今非昔比,多年厮杀与历练的沙场之上可不是混吃等死之地!一副凡人之躯现早已铜筋铁骨。只见他身形异常矫健,紧紧跟住黑衣人,两旁的树枝在他经过时发出咔咔的声响。

昔年的神采重现文华的面容之上,他那颗快要被岁月打磨平静的内心,已经被复仇之火重燃。

黑衣人边行边用余光扫视文华,他微微诧异了一声。看文华的身影状态并未施展轻功,却仅凭蛮力就能死死咬住自己,黑暗之中他用布蒙住自己脸颊,眯着的双眼发出阵阵寒光。

树林的尽头是一片孤坟,枝头上的数只乌鸦被惊起,在天空不住盘旋。黑衣人突然顿住脚步回过身等待着文华,文华也停住身形。

二人四目相对。“伍齐天在哪?”文华面色铁青。多年来,百花村的伤痛,在他内心久久不能消除。

对方嘻笑一声,并不答话。

“你是秦双蛮?”文华似乎不愿再多问什么,他握住双拳,脚下的土地深深向下陷了两分。黑衣人蒙着面,但能看出他眼中有无尽的嘲讽。

黑衣人盯着文华:“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只是我没有想到,多年过去,你竟还活着”

文华卓立于树下道:“大丈夫何须遮面见人?某非有亏心之事?此间就你我二人,摘下蒙面与我讲话!”

黑衣人不动于衷,道:“阁下既然知我身份,何不动手?莫非真以为能拦得住我?”

文华冷哼一声,不再讲话。况且此间恩怨也并非三言两语便能解决。

文华双脚点地,飞身冲向黑衣人,破风声盖过那人笑声。

他右手一荡左手一记重拳直直地击向黑衣人胸口,对方侧身堪堪躲过文华快拳,两人身形一错。文华瞬间将身子扭了回来,又一拳快若流星打了过去,黑衣人再躲已来不及,他冷哼一声探掌迎了过来。

文华的拳头打在黑衣人的掌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对方的内力强于自己!

文华强忍反噬之力,将拳展开往外一拨,强震臂膀,随后唰的一下拿住黑衣人手腕,用力向自己怀中一带,另一只手向对方面罩抓去。没有想到这一抻一带竟如此的利落!黑衣人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黑衣人倏然斜掠出去,刹那间,他一手持住剑鞘,一柄银剑自鞘内飞出,清脆的剑鸣声在文华耳畔响起。只此轻描淡写的一剑险些划过文华脖颈。文华深知对方剑术高深,不禁后悔,刚才那一拳应打向他的右肋。

电光闪过,文华狼狈躲过一剑,黑衣人也已与自己拉开距离。

那人用戏谑的声音说道“想要复仇,明早来白马寺”说完一闪身施展轻功向黑暗处遁去。文华没有再追,倒不是因为他怕,而是天已尽黑,黑暗之中文华再难追的上他。何况那人留下地点约战自己。

他一路回到江天晓,心中也做着打算“明日便去会他一会,就算一日身死,也要报的此仇!”

月星隐曜,此时的深夜已经极黑。

文华经过雨露的房门前,他犹豫了片刻,随即又转身向自己屋中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