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山外有山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4205字
  • 2022-04-06 19:32:52

风行骑着一匹快马,终于到了云南地界。西北浮云,东去江河,三江并流之处,站在水岸石涯上,目光顺水流而下,万里横波翻滚出盛世气象。千百丈高的瀑流泄下的皆是英雄气!

风行远眺天际,只觉天地间万物渺小,唯有心胸广阔无边。

云南之地,九州西南边陲。正所谓天高皇帝远,无论州城内外,治安皆是极差。加上环境恶劣,虽地广而物稀,由此导致民风彪悍。况且这里的当地人似乎对外乡之人排挤赤逐。

风行深知‘欲寻魍魉,须潜衣匿行’,所以他跟随者一行商队结伴走了许久。

‘十二魔窟’的名声极大,一提起此,人人谈之色变。每当风行问起此间事情时,商队之人都用异样眼光看向风行。

这商队的领队是一名稳健男子,这一天夜晚,他坐在风行身旁。

男子压低了嗓音:“阁下对十二魔窟似乎很感兴趣?”

风行目不转睛面不更色:“不过是多家防范些罢了”

篝火燃的很烈,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

“此地在连绵大山深处千壁岭一带。因有十二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故称‘十二魔窟’”

风行抬起头。

那人又说道:“我的家人当年就死在他们手中。孤木难支,所以我劝兄台也不要轻举妄动”

风行站起身收拾行囊。既然打听到下落,在这商队里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听到男子的劝告,笑了笑“总是要有人去对付他们的……”

如此找起来便容易多了。

尽东之地,连绵大山,千壁岭。

此处群山连绵,雄伟俊秀,古木参天,林海茫茫,无暑无寒。

风行盯着眼前一片山谷,商队的领队男子说过‘欲上千壁岭,必须由此间山谷经过。不过这山谷间布满了机关陷阱,危险重重。’

十二魔阴险狡诈,况且此处是关于伍齐天的唯一线索。风行深怕打草惊蛇。所以他打算晚间再入山谷。

时间眨眼即逝。

趁着黑夜,风行紧身利落,背着剑潜入山谷。

谷内一片阴森,寒宵之中,流水声声,峡谷之内,不见风行身影。

风行心中想着“那人说十二魔中,有一人擅长做机关消息。正因如此,千壁山雄立云南数十年逍遥法外无人能破。我偏要试一试其中本领!”想到这风行直身形狂奔起来,沿着山路,横冲直撞。

正奔走之间,忽觉脚下一软,瞬息之间风行夜色中凝目,原来脚下小路中断,前方一片沼泽。风行拔起陷入泥潭中的一足,跳上路边的一处土堆。

然而土堆也是遮掩之物,风行脚下滑动,若非再晚一些,又将落入流沙之中。风行嘿了一声,深提一口气,身体飘了起来,仿佛肋生双翅。他平空飞起将双臂搭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之上。

不料又触到机关!树枝无征兆的突然下落,风行借不到力,眼看摔在树下巨石之上。到底是风行!他空中将腰一挺,身形硬是反转过来,脚尖轻轻落在巨石上面。

一阵风吹过,风行皱了皱眉头。这风中夹杂着刺鼻气味。是瘴气!

未等反应过来,紧接着一排排的飞弩射向风行。风行赶紧屏住呼吸,晃起双掌将箭枝一一打落。

就在这时,他脚下的石头砰然碎开,一张大网包向风行。

这一系列的机关,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偏偏风行躲开了!不谈剑法,光是轻功之上的造诣,风行已然达到顶流。

风行躲开包向自己的大网,暗道:“此般下去,不知要耗费我多少气力!况且如此连环机关,总有疏忽之时。与其苦苦寻路上山找他们,不如让他们来见我!”他瞥了眼四周,双目一亮,纵向一处草地上。脚下‘咔吱’一声,草地掀开,是一处翻坑。风行趁机落入坑中,护住身体要害,跌落在地底闭目不动。

不一会儿,果然坑口处悉悉索索声响,紧接着两只铁钩勾住风行将他拉出陷坑。四只身影围住装作昏迷的风行

“想不到真有人天大的胆子想闯入山中”

“多少年没有在这谷中见到过活人了?!哥几个,怎么办?”

“将他抬上山,交给洞主发落!”

说话间几人将风行捆住,押上千壁山。

千壁山上大大小小的洞穴不计其数。这十二位魔头虽然住在洞中,但那里面却装饰的十分豪华。

一盆凉水浇在风行脸上,他缓缓睁开眼。眼前这人穿着一件黑袍,袍上绘着一颗牛头。这人端着一只大号的酒杯,呵呵对风行笑着:“高人呐!高人!”他起身对着身旁桌子另一侧坐着的鸡首黑袍说道:“鸡兄!你设下的机关,此人足足破了七道!”

鸡袍男子沉着脸:“走了狗屎运罢了!”

牛袍大汉喝了一大口酒开起玩笑:“你这话可别叫狗兄听见!”

两人开始打量着风行。

风行故作疑问:“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

牛袍大汉坏笑道:“小子,别装样子了。你深夜闯入魔谷之中,连连躲过了七道机关。说罢,是什么人派你来的?是东海蓬莱岛的三个老家伙还是蜀山那帮拿着烧火棍的小子们?”这人虽看起来傻里傻气,肚子里早已都是主意。“十二魔窟已多年没与各门派交过手了。嘿!你是头一个!”

风行扭了扭身子,紧张说道:“十二魔窟?”

鸡袍男子在旁点了点头:“既然到了此地,你就别想着活着出去了,不过我可以考虑考虑收了你为我实验机关。总比落在别人手中舒服多了……渍渍”

牛袍大汉听言,一把将他推开,对风行说道:“小子,幸亏今日你碰到的是我当值,换一个人你现在就已经归西了!今晚俺留你一命,咱们多玩会!”

两人没有注意到风行已然换了一副脸色“听闻你们十二魔头,修炼的是邪魔歪道,而且专门残害百姓、奸**子?”

牛袍大汉一愣,紧接着扬眉说道:“哦?你果然是多管闲事的!不过你先考虑考虑自己吧!”说着他一摆手对手下吩咐道:“给这位小兄弟上些酒”。牛袍大汉指着风行:“你我对饮,你若将我喝醉,我便留你一命!哈哈哈…”

“风某不饮酒”

“你说什么?”

风行站起身,眼中似是积攒了无数的怒火,此刻喷涌而出。身上五花大绑的绳子一撑即断。风行立在洞内,八面威风,又重复说道:“风某不再饮酒!”

牛袍大汉收敛笑容:“小子,你牛爷爷的耐心被你弄没了”

风行一笑:“我的耐心也被你弄没了”

两人同时动身

与在小龙坎对付流寇时不同,风行与牛袍大汉出手时,丝毫不留情。

牛袍男子势大力沉,风行同样以硬功相对。拳掌相交,噼噼啪啪的声响不绝。

牛袍大汉一边打一边皱眉,暗自叫苦。眼前这青衫男子的臂掌有如铁打一般,撞的自己臂膀生疼!自己练了二十余年的硬功夫,从未遇见过如此怪胎!打着打着,牛袍大汉连连吃痛,竟生怯意。

风行低眉,心中冷笑“十二魔窟,不过如此!”当下立目一狠心,双臂与牛袍男子双臂绞在一处。大喝一声,咬牙用力,将牛袍大汉的双臂折过身后。‘咔吧’一声将其两只手臂硬生生折断!

一声惨叫,牛袍大汉满面通红,又转为惨白,而后痛晕过去。巨大的身躯砸在地上,碰到了一席的酒饭。

鸡袍男子瞪大眼睛,他实在不敢相信牛袍男子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被打倒在地。

风行又是一声冷笑:“魔谷内的机关原来是你做的。”他望着鸡袍男子双腿似是钉在地上一般拔不动“怎么,你中了陷阱,脱不得身了?”

鸡袍男子颤抖着手向腰间摸去

风行攥紧双掌,一拳挥出!打在鸡袍男子头顶太阳穴处,这人飞身倒地,气绝身亡。

“啪啪啪…”身后传来一阵掌声。风行转身瞧去。

“阁下好利落的功夫!”

风行看着这人黑袍上的猪首“你也是十二魔窟中的一员吧!”

猪首男子一张胖脸堆起难看的笑容:“小兄弟来此间到底是为何事,若有什么误会不妨说出来。咱们化敌为友一同逍遥此处,岂不快哉?!”

风行摇了摇头:“我来此地,没有误会,就是来杀人的!”哪怕伍齐天不在这里,十二魔窟也留不得。

猪袍男子赔笑道:“难道就没有什么解决之策?”

风行沉声说道:“不死不休……你最好将剩下的那几位全叫到此处”

猪袍男子嘿嘿道着:“他们已然来了”说罢突下杀手,一道银光闪过,一直银镖插入风行腰间。

风行来不及躲闪,低头看向伤处,丝丝殷红透出青衫。他将银镖拔下掷在地上,朗声笑道:“尔等之辈,也就如此手段了!”

他将背后初心剑一把抻出,寒光四射,欺身刺去。不到二十个回合,初心剑剑光一闪,猪袍男子人头落地。

这时候,其余的八位魔头都听到动静,赶到此处。为首一人身穿龙袍,脸色阴森,眼窝深陷,唇白舌红。他盯着风行掌中剑:“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风行在人群中环视了一圈,心中叹了一声“伍齐天在哪?”

龙袍男子一愣,怒道:“我怎么知道?!”十二魔窟确实与伍齐天有些关系,论辈分他们须叫伍齐天一声师叔,不过这是得在伍齐天被赶出中原之前的时候。

既然如此,也就如此。风行提剑,缓缓踱步上前“罢了,今日权当风某替天行道!”说完一人一剑飞身而出迎向众人。

一时间风行与身穿龙袍的魔君、身穿羊袍的道人、身穿兔袍的妇女都在一处。

初心剑强似游龙,技压三人。

风行看准时机宝剑一震,羊袍道人的剑脱手掉在地上。他又一荡兔袍妇人的剑,连人带剑一同飞出。龙袍男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此人剑术之深之强,难逢对手’此人到底是谁?

龙袍男子阴着脸:“阁下剑术确实强我数倍!可敢丢剑与我较量一番?”

风行停住手,表情冷傲,豪气逼人“好!”他将长剑仍在地上,双手插在腰间,呵呵大笑,睥睨众人:“都说双拳难敌四手,都言独木难支。今日风行单凭双拳,将你们打的心服口服!各位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一个也好,一群也罢,风某接着便时!”

龙袍魔君立即对身边穿鼠袍的小个子一用眼色,随后闪去长袍,赤裸身体,双手成爪。只见浑身血液仿佛全聚于两臂之上,龙袍男子的手臂渐渐黑了起来。

风行眯起眼,这人使得正是魔道的功夫!他哼了一声,晃掌盖去

旁边的羊袍道人、猴袍的瘦高个,还有一个不露双手的蛇袍女子同时跳入圈中,与风行交起手。

风行全然不惧,左手掌、右手拳,清风掌护全身周全,霹雳拳打四面八方。五个人你来我往,快到看不清身影。

龙袍魔君心中生恨“此人绝不能走出千壁山”他一咬舌尖,将魔功发挥到十成,双爪鬼魅般扣住风行右腕。风行心中一凛,随即用力向怀里拽。羊袍道人这时双手如电瞬间出手点了风行右臂八处穴位。与此同时,那猴袍的瘦高个扭转身躯快速绕道风行身后,用身体卷住风行,风行只好左掌探向身后。而那双手始终缩在袖子里的蛇袍女子动手了,只见她将一双红透了的手掌一挥,风行无处躲避。一掌打在风行肩头,只觉头晕目眩。羊袍道人一脚踢在风行下巴上,风行倒飞出去,身体砸在山洞石壁上。

整个山洞颤了三颤

风行艰难爬起身,嘴角淌下鲜血。

背后出现一位虎袍男子,他将脚尖点在风行腰间受伤处。风行又踉跄扑倒在地,他欲反手取剑。只见那鼠袍的矮个子正把玩着初心剑“好剑!能卖个好价钱!”

一时间,风行悔恨交加。胸中积郁化作鲜血,一股脑喷出口‘哗啦’一声涌在地上。

心中一苦,悲怆地闭上双眼。伍齐天未曾找到,自己却要先死于此处。风行万念俱灰,长长出了一口气。

龙袍魔君一旁冷声说道:“快将他宰了!万不可叫他恢复过气来!”

鼠袍小子手持初心剑,剑刃架在风行脖子上,冰凉彻骨。

突然间一阵大笑“哈哈哈……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人家一个,也不嫌害臊!”

声音刚传入洞中,一道飞影却比声音还要快,没来得及反应,虎袍男子仰天跌倒,初心剑与风行皆被那人卷在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