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铁马冰河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295字
  • 2022-03-28 08:00:22

天下九州地理风情各异。虽说西北之地荒凉无常,但中原四季大地交替如旧。

徽州--庐阳

雷声滚滚,闪电划过苍穹,将黑夜刻出一道深深的青痕。院子里两只灯笼摇晃的利害,随时都可能掉落在地上。

那一日在山洞中拿到祥云剑的神秘男子,身着日月袍,懒洋洋的斜坐在一条藤椅之上,他刚刚见过伍齐天。

伍齐天最近魔功修炼到瓶颈之处,需要另寻一处秘境闭关。所以神秘男子为其在庐江县中找到一处隐蔽之地。不过伍齐天可不知道祥云剑已经重现江湖。

黑袍男子身旁七个座位,正是‘七剑影’。

刘士哲坐立不安,他看着坐在上首那一袭黑袍之上的日月图案,心中掀起阵阵波澜“魔教中人?那么这祥云剑又是如何传到他的手中?!如果此人真是欲携剑行恶……但是他年纪轻轻……莫非……”想到这里,刘士哲冷汗顺额头滴下。

而反观七剑影当中的宋极,眯着眼睛,轻轻嘬着茶水,一副惬意神情。他一见黑袍男子的眼神,立刻会意,笑了起来:“如今若老剑客仙去,祥云剑传到您的手中,今后我们七人誓死跟随少剑主,绝无二心!”

原来宋极与此人早已达成交易,神秘男子答应将祥云剑法传授给他。

刘士哲心中起疑,开口问道:“剑主,那文华是何人?为何要置其于死地?”这时,刘敬山也将目光投向黑袍男子,他也想不明白,为何要自己等人不远千里去追杀一个远走西北的年青人。

黑袍男子缓缓站了起来,双手搭在祥云剑上:“诸位可听说过武林贴?据我所知,此贴本归清风派掌门陈万忠保管,那文华是他座下弟子,此人勾结师兄风行杀师夺贴,又与他人结盟准备一统江湖”

男子目光向下歪斜扫了刘士哲一眼:“我虽穿着这身袍子,但修炼的却是正统武功。我的底细,宋极兄最为晓得。我绝非那强人所难之辈,诸位不必因我手持祥云剑而拘于此处!但师父既传我此剑,我就要继承他老人家的遗愿!”

这时宋极也站起身来:“哈哈,不错!剑主实乃正人君子,祥云剑既然传承下来,就要担这份责任。此举皆是为武林安全着想,众弟兄不必多虑。”

两人一唱一和。刘士哲不好再说什么,而其它五位剑影也全都听宋极的指使。他们也都贪图祥云剑法,顾不得什么是非善恶。

“下一步怎么办呢?”刘敬山问道。

“与文华风行勾结之人另有许多,须在他们成势之前,将其一网打尽”

……

而本该春暖花开的季节在西北边疆却依旧萧瑟寂寥。

军营中最耀眼的当属那杆大旗和唯一一座用坚石垒起的军政堂。主帅们行军打仗的会议每每在此召开,这时军政堂四周卫兵林立、戒备森严。墙体被打磨的光滑明亮,屋顶龙头压角、上覆琉璃,一座方鼎置于门侧,当年余祈明将军就是对此鼎许下“不破敌军不回中原”的誓言。所以说这军政堂虽没有宫殿那么富丽堂皇,却显得庄严无畏。

此时堂内气氛压抑,各部统帅、将军都聚集在此,为首一人坐在正中,一袭红袍,玉带缠身,平布青靴上绣麒麟纳福,须髯垂于颈前,一对三角眼来回扫视,斜靠在椅子上,冷冷笑着。这人就是兵部尚书--段江南。

此人饱食终日、无所作为、贪图享乐又独断专行。就凭他光带来的仆役家眷就有三百多人这一点,已经引起西北军军中将士的极为不满。

座了良久,段江南终于缓缓开口:“诸位,本官领皇上御旨来此督战。我朝十万大军竟久久在此不能得胜,皇上龙颜大怒!若不是本官为诸位求情,各位都难免重罚。”他盯着前部统帅项青说道:“项将军若再不取胜,不如与你父亲一样卸甲归田,颐养天年。”

项青的父亲项属当年就是因为与段江南不和,遭到小人诋毁,而被罢了官职。今日又被段江南此般侮辱!项青脸色通红、青筋暴起,正欲拍案而起,但被余祈明按住。

老将军余祈明上前答道:“段卿稍安勿躁,我招集全军将帅于此,正是已有对敌之策”。

段江南对余祈明点了点头“哦?原来余将军已有计策”。

余祈明没有理会段江南的冷嘲热讽继而说道“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是探讨军事,与其它无关,段卿只需旁听即可。”

段江南阴下脸来哼了一声。

“据探马回报,下月十五,匈奴部落举行拜山盛会,届时坦答尔亲王的主力部队将集结于波昌、巴吉一带”。余祈明手指地图,目光炯炯:“这是我们重创匈奴的唯一机会,如果能一举歼灭坦答尔,那么这场战争就能结束了。各位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

紧接着参军又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这次的会议持续了三天,最终还是余祈明拍定决策,下发命令。当然,段江南早已不耐烦的回到自己的账中休息了。

***

文华所在的千骑营受密令穿梭在山林之中,所有人都默默前行,他们是最先出发的,也会是第一个到达战场的。西北边军只留下后部军不到万人坚守军营,其余人马倾巢出动。项青与林玉虹各率领两万余人呈网状兜住巴吉、波力这两块圣山与淇河之间的平坦之地,余祈明则亲率三万人强渡淇河的主源帕尔果斯江,饶了一大圈直奔匈奴所谓的“圣山”后方。

每年一次的祭拜圣山是西北游牧民族的重要活动,他们认为山川守卫着大自然,养育着大地之上的人马牛羊,所以他们对大山有着特别的敬仰与向往。

数万余众,群队拍马旋绕,歌声忻忻。亲王坦答尔作为整个匈奴部落中老单于的接班人,他即将成为新的统领。坦答尔在前,所有人跪在地上面对圣山深深祷告着。桌上摆放着牛羊、美酒,他们进行着古老而重要的仪式。焚香之后礼乐声止住,仪式举行完毕,身材高大的坦答尔站起身,饮下一杯烈酒。

身旁的左贤王在他耳边轻语,派出去的探马发现余祈明的大军已渡过淇河,正在岸边扎下营寨,准备往圣山方向前进。

其实那只是千骑营与后军压粮军组成的的佯装部队。真正的余祈明大军早已绕至圣山之后。

坦答尔将弯刀插在地上:“尊敬的山神啊,我们部落会将您的神威传遍九州岛大地。赐予我们力量吧,指引我们前进!”

所有的匈奴人朝着圣山跪拜之后,拿起刀枪,跨上马,誓死跟随坦答尔。

匈奴人集结军队,准备去往淇河与西北军一决胜负。每个人骑在马上怒视着前方等待着中原军队的到来。

慢慢的,在远处地平在线,烟尘滚滚、鼓如奔雷,大肃王朝的军队终于出现。

坦答尔仔细观察西北军,充其量也就两万人。心中不免起了疑。

然而身旁的族人都已举起长刀,勒马怒吼,一时间,所有匈奴的将士背对圣山,重重锤了锤自己的左肩,冲杀过去。

双方骑马如飞,号角与鼓声交杂,漫天风沙下兵气大振,场面壮阔。不过西北军与匈奴精兵冲杀了片刻便退去。

三千千骑营兵马加上一万多后军组成的佯攻队伍与匈奴兵马厮杀一阵之后,便调转方向装作败势退去。杜闯带领文华唐生一众人,发下将令:“各部以百骑为队,分散退往淇河河谷,待听到号三声、金三声、炮三声,即归集一处。”

匈奴的兵马如潮水一般,驱赶着西北军。坦答尔看着浩浩荡荡赶来的其它各部人马,心中便放下警惕。大军直奔淇河之岸,准备再破力远古城,之后西北军便覆矣。

追兵气势正盛,忽然一匹黑鬃马奔到坦答尔身侧,右贤王大惊失色的对坦答尔说道:“有一支西北军已杀到圣山脚下”

原来,余祈明大军在匈奴人出击之时,便深入险境,直捣匈奴祭天的圣山。

坦答尔瞪裂了双眼,红着脸大怒:“怎么会?他们是如何在我大军眼皮底下出现的?”说完也不等右贤王回答,便转马头带兵回杀,解圣山之围。

匈奴大军又成群成群的向圣山方向赶回,但是回途中却遇到项青和林玉虹早已埋伏好的队伍。一时间刀兵四起,匈奴人心大散,只得边打边退。

这时候,余祈明所率的三万大军自圣山杀下,三军汇到一处,喊声震天。直杀的匈奴人丢盔卸甲。坦答尔挥刀看着四面八方的西北军,顿时心如死灰,此战必败无疑!

而作为佯攻部队的千骑营此刻也汇集道路一处,重返战场。

坦答尔忽然看见东北山脚一处,一队队气势汹汹的骑兵出现在他眼中。

在东北山脚下冲出一支人马,是千骑营!清一色的黑甲,胯下骏马嘶鸣,从匈奴军背后冲杀而出。千骑营如一支利箭飞速的刺入敌腹,整整三千人,寒光乍现,一下搅乱了整个战场。

文华手持长刀,不光是他,所有千骑营将士都奋力厮杀,每一颗匈奴的头颅都将祭慰那些死去的无辜百姓。

但是匈奴人并不愿就此罢休,这些蛮人准备着拼死一搏,尤其是坦答尔大喊“将我们的鲜血献给背后的圣山吧!”。鲜血染红了黄沙,战火引燃了为数不多的树木、杂草。锋利的刀剑相击,一具具尸体倒下,充满野性的厮杀在这一刻惨不忍睹。

坦答尔的头号大将伊莫罕布在关键时刻赶来,披头散发的九尺大汉用巨斧将坦答尔在杜闯手中救出,他们知道北边还有重兵,所以向西突围出去。

坦答尔离去时回头看着千骑营将士,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有如此勇猛的士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