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春风初现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355字
  • 2022-03-01 12:40:42

三十年前,也就是前朝正英五年,冀州唐水镇百花村。这里是文华的家,也是他已逝去的梦。

百花村坐落在山水之间,景色盎然、鸟语花香,几十户村民在此其乐融融。更有文、陈两家名门,保得村民安居乐业。

文家家主文兴在早年中过举人,而后帝王殿点了进士,官至徐州司功,但却因反感官场现象,便挂官印携家小落户到百花村过上隐居生活。而陈家本是武林世家,陈万忠乃是一派之掌门,但却不知为何那一派在八年前销声匿迹,江湖上再没有传闻,哪知竟也隐世于此处。

文、陈两家交往甚集。尤其文华与陈家子辈自幼长大、情同手足。

那时的文华年少,意气风发……

少年的文华一双锐利的黑眸,眼角微微上扬,眉如墨画,脸上常带灿烂笑容,背脊挺拔,一身傲气。

这一天,文华来到陈家,前些日子因为与陈易安偷进小镇吃酒被文兴逮了个正着,责罚自然是不能免的,因此在家中困了十余天,如今才趁机跑了出来。

文华惦记易安,进了庭院先悄悄望向主堂,发现没什么动静,随后伸长了脖子看向书房。正奇怪书房怎么也是寂静无声,耳边突然响起茶碗碰撞声。文华免不得打一冷战。

“呦,您老在这呐”文华低头看向门侧躺在木椅之上那人紧张的笑道。一边笑一边挪步向外蹭去。

“易安被我轰出去游学了,最少要两年才能回来。”说话之人正是武林名宿陈万忠。他站起来一条长臂抓住文华“你也踏实些,别再胡闹了!”

文华先是心头一紧,说话也结巴起来:“嘿嘿,我我没找易安…不过大伯你也太狠心了。易安走了,我俩面都没见,至于这么着急吗…”得知易安突然离去,文华心中是一百个不高兴。

陈万忠一瞪眼,文华不敢再说什么,轻轻叹了一口气。把父亲的书卖去偷偷买酒喝、拿着陈万忠的宝剑去装作侠客与人决斗被人家追着拿刀砍、将养马人家的马放出,骑着马满山跑……反正自己与易安闯的祸是没什么理由再反对了。

“华儿,你爹与我交情莫逆,我这也是为你好,静下心来,你该有你自己的人生。”陈万忠一番苦口不知起没起作用。他看着文华脸上多了几分和蔼少了几分严肃:“你不找易安难道还有别的事?”

文华忽然想起,忙说道:“再过十日正是小侄十八岁生辰,家父交代特来相请。”成人之礼本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易安不在,文华难免有些失落,但也只能心里埋怨。

陈万忠抚须微笑,一身青袍之下仙风道骨。“你我两家不必多言,我为你主持成人之礼。”

文华得知易安离家,心里已有了三分不悦,正要拜身离去。陈万忠又开口说道“你伯母上山采药多时,仅有她那一个侄女跟在身旁。天色已晚,你去接她们回来。”

文华一愣,在陈家进出这么多年也没见易安有哪个姐妹往来,一时也有点好奇。自己本来也算半个陈家人,既如此就去看看,文华如是想到。

……

却说陈易安的母亲若芳尘带着侄女若烟,吃过午饭便来到这北山之上。上山采药的姑侄二人,说说笑笑间只见日头西沉,便准备休息一下然后启程回走。清水溪流走向随意,东风吹柳春香飘荡。只见前方一处平坦之地花草丛生,唯有一块巨石突兀在眼前,好似半扇宫阙从天宫坠下一般。说来也巧,这巨石后面松柏林立花草稀少,巨石前却有丛丛的迎春花和紫荆花黄紫相映。

夫人且不说,身旁的丫头若烟正如花季少女,看到这花海如仙源一般,簇簇相拥、芬芳引蝶,便舍不得走了。

好一个若烟,正直二八年华,亭亭玉立融花海,芊芊玉手招彩蝶,轻风拂过耳畔绵绵青丝,两瓣红唇送起掌上飞蓬,清澈双眼媚而不妖,微微一笑可醉仙人!

若芳尘看着这个惹人疼的侄女,心底却生出一阵感慨“哥哥要是在眼前该多好!这孩子没有父母陪伴,心中不知有多少委屈啊。”

正当娘儿两个欣赏美景心旷神怡之时,一阵腥风缓缓飘来。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巨石后冒出一条柳纹大虎,正渐渐逼近!

然而母女两个却全然不知。

首先还是若芳尘率先反应过来,草丛间是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哎呀”一声,脑海好似炸开一般,一片空白。想动却发觉四肢僵硬,想喊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看了看四周,又道了声不好!原来娘两个不知不觉间走入了第二座山的山谷!这里面可不光有老虎!

这条虎——额头上黑色条纹串通的“王”字真切至极。上眼皮微坠,深邃且犀利,阴鸷又含威。全身的肌肉在行走中收缩起伏,显得异常健壮强劲。

那是一只丛林猛兽啊,就算武功高强之人,见到老虎心底也要惧怕三分,更别说是柔弱女子了。哪个要说见到老虎一点都不害怕,绝对是故逞高强。

这边的若烟正嬉戏于花海之中,听的喊叫,察觉到姑母脸上的异样,便下意识的回头顺着目光瞧去,这一下不禁花容失色。

恶虎食人虽是道听途说,但如今遇到真的了,便信了那传言!从小到大哪见过这等场面,内心的恐惧险些惊出泪来。随后转身就跑。不跑还好,这一跑那大虫便突然加速,低吼一声仿佛魔鬼之声从地狱传来。眨眼之间便向若烟冲了过来。

陈氏夫人眼见她娘儿两个就要命丧虎口,呼了一声“我命休矣!”竟昏迷过去。

正在此时,先传来一声大喊“畜生休要伤人,啊呀!”

随后一条身影快速窜到若烟身前。凭空探出两只手勒住虎躯,腰部用力只是一翻。却哪知如同抱住千斤巨石一般,气力好似滴水化进汪洋。不过好在止住这猛虎前扑的身形。

来人正是上山寻找若烟二人的文华。

文华顺着山道一直走到深谷处,刚到此地就看到这骇人情景,虽然心底发怯,但好男儿怎能置身度外?遂大喝一声,先壮七分胆。随后扑身上前相救!

这一下虽暂时抵住老虎身形,怎奈再用不上半分力气。只见这虎摇了摇身躯。“吼”一声长啸。这一声虎啸震耳欲聋,可真谓通彻山林、百兽争走。文华被猛的甩出,肚皮擦地滑了一丈多远,顿时觉得胸腔发热,头晕目眩。

老虎似被激怒,转身向文华,后腿一蹬,前腿一提,这一纵如大山一般就压在了文华身上。那张开大嘴舌上的倒刺文华看的是清清楚楚。

此时若烟也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少年被扑倒,虽被吓得手足无措,却也忙将脚下药篓翻到在地,寻出一把短小镰刀出来。若烟只为驱走老虎,手忙脚乱,闭上眼尖叫一声将镰刀掷向那条大虫。镰刀砸在虎背上,却未曾伤它半分。

眼看舍身来救自己之人即将命丧虎口,若烟索性管不得许多,跌跌撞撞跑向前去,一把抓住那条虎尾,用力一拔。

老虎尾部受力,不免身形一晃。

文华喘过一丝气来,热血少年抓住机会,左手护在面前,等老虎低头来咬时,右手一拳出击。这一拳用尽了全身力气,打的老虎头一歪,又将出第二拳。

可这第二拳如软若棉花包般没有一丝力气,不过只有文华心里明白,哪里还有力气?不过举拳作势罢了

老虎可不明白,先前吃痛,等第二下打来时下意识的一闪。趁此间隙,文华倒在地上的身形一滑,泥鳅般蹿出,起身拉起若烟的手跑向陈母。剩下身后棕虎连连怒吼,还欲追赶。

文华拉着若烟,听着身后响声越来越近,如芒刺背。文华心下一凉“完了!彻底完了!”他撇了一眼身旁脸色苍白的若烟,竟然还有心思想“易安的这位妹子还挺漂亮!”

险要之际,一道寒光飞过,快似闪电,已有一把剑插在了地上。上面还沾着血迹,是划过老虎腿部时留下的。

随着飞剑,一道声音洪亮而悠长“文华莫慌,我来也!”

文华听到来者声音,嘿了一声立即放下心来。

只见巨石上站立一人,穿着雪白缎上衣,腰系金色丝绦,手上戴一金镯刻着“文安”二字,正迎着夕阳闪闪亮。身如磐石磊立,面如温玉雕琢,目光能照千里,心胸能纳百川,仗剑一笑赛子龙,好似二郎下凡间!

文华若烟同时松了一口气。因为,陈万忠关门弟子风行来了!

风行面对老虎坦然自若,飞身纵上前来,提剑一挥,一颗松树无声而倒。抬起脚用脚尖轻轻一点,整整半截树干快如利箭飞向老虎。

一时沙尘四起。

“快走,莫要在此浪费时间”说完后风行背起师母。文华呆了片刻也背起若烟,向山下跑去。

猛虎没有追来,几人也不敢再怠慢,直到山脚下。

文华忍受不住,一边喘气一边埋怨道:“风行,你等等我,我跑不动了,你一个习武之人,不觉得累,但也得想想我的感受啊”

“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早就让老虎吃了”风行停身侧眼开着玩笑。

文华耍起无赖,挑着眉头反问“你还说,你早点来,我也不用受这许多苦。…我觉得我胳膊折了。”

“那个,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能走”文华风行正说笑之时,若烟在他背上羞羞的开了口。

姑娘家重礼节,听的她一说,文华也反应过来。缓缓地放下若烟,两人一时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文华强行将嘴裂开痴痴地傻笑,这样一来弄得若烟更不好意思,拢了拢耳边的头发,低头向前快步走去,脸颊蓦地红了起来。但是那人为救自己,弄得身上破烂不堪,笑容纯真朴实。这么一想,若烟也腼腆笑了出来。

一缕春风迎面拂来,不知是为的这青山绿水,还是为的这两抹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