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将门虎女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541字
  • 2022-03-25 10:00:00

二人先是来到杜闯的账内。杜闯将身上重甲脱下挂好,然后笑呵呵的让文华坐下:“文华兄弟,你的事我贤弟在信中与我说了,既然到了此地,你就放心吧!一切事情由我照应!”

浓须大汉哈哈大笑,端坐在木席上打量文华。凭此人能够孤身前来西北,那就是条汉子!

文华虽不懂军营规矩,但还是满脸认真的问道:“杜将军,文华不求功名利禄,只希望找回正义。何时能够借力于我?”。

他急于复仇,所以开口第一句便问道此处。直直白白,杜闯更加喜欢。

杜闯呆了呆,爽朗的笑声震耳:“哈哈!兄弟你只管随我上阵杀敌便是,等到这里战争结束,我便将你举荐给余帅,大不了将我军功给你,到时保你一个六品护军。等你手下有了千八百人,定能将那伍齐天砍成肉泥!”

虽然这位杜闯将军看起来粗犷、豪放,但是此人却是响当当的人物。他有意试探文华,便收起笑容,表情凝重“文华兄弟,你知道,这行军打仗与你们行走江湖可不同。战场上刀剑无眼,真是到了死战时刻,谁也帮不了你。尤其那北方匈奴,他们善于马上征战,野蛮至极!可不会与江湖比武一般点到为止即可。弄不好,是会丢了性命的!”

说到这,杜闯眯起眼睛,再次将目光聚到文华面上,试图寻找一丝惧意。

反观文华,浓眉横于眼眶之上,面色不改、波澜不惊。文华嗤笑一声:“呵呵,兄长尽可放心。文华绝非那等贪生怕死之辈。若真有一天战死沙场,连尸首都不必运回家乡!”

文华低下头,心中感叹‘反正自己这条命本就应该留在百花村中。如今更是孑然一身,何有所惧?’

“哈哈,好,好!”杜闯起身,连呼两个好字。“杜某没有看错你,大丈夫就应如此!从今以后你文华的事就是我杜闯的事,将心放到肚子里,俺帮定你了!”

杜闯性格豪爽,他与白照过命的交情,加上他为人也嫉恶如仇,所以对文华很是喜爱。这也使文华颇为感动,他与杜闯不过初次见面,萍水相逢竟能对自己如此用心。

心中恩情难以口中表达,文华只好深深行礼拜向杜闯。

杜闯连忙扶起他,声音浑厚埋怨文华:“你我之间不必如此!若再这样可就是瞧不起俺!”将文华往塌上一推:“今夜该我值守,一会我安排人给你送饭,你就在我账中休息一晚,明日我去见余帅,将你编入军中。”

说着杜闯递给文华一杯酒,文华接过,道了声“多谢兄长”,遂将酒一饮而尽。

躺在床上的文华心神难定,他的人生转折似乎太快了些。

对一个人的思念最浓的时候,就是夜深的时候。过往的回忆一幕幕闪现在眼前,追念的人和牵挂的人重上文华心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偷偷的伤心致使湿了眼眶。

而今夜又是这样。但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哭泣了。

这是文华入西北军营中的第一个夜晚,是他心中思念最深的一晚,也是心情陷入低谷的一晚。

嘴上虽说‘生死无谓’其实是有着一丝牵挂缠绕着文化内心的,如果自己真的将性命留在这里,若烟怎么办?将来还要一起去寻找她父亲的下落。

可是自己当初选择了离开程府,怎么会不伤她的心……

整整一夜,文华虽闭着眼,思绪却从未间断。

天色转亮,隔着老远传来杜闯的笑声,“哈哈哈,文华怎么样,第一次在军中过夜不好受吧?”

文华接过杜闯带来的早饭:“还好,兄长费心了”他示意杜闯一起吃。

虽说强打起精神,但是一夜未曾休息,双目还是红着的。

杜闯一把拉住他“文华,你这是怎么了?”

文华推脱无事,但越是这样,杜闯认为越是有事。他拦住文华,追问到底。文华耐不过,遂将他与若烟分别之后,所处心情道了出来。

在男女之事上,杜闯却显得有些愚钝了。他挠了挠头,心中暗想“与我那白照兄弟一样,都是为情所困”

本以为是铁血硬汉,怎曾想也是个柔情儿郎!

唯独此事帮不上他。

文华笑了笑:“将军放心,文华不会因此事受太大影响。”

杜闯尴尬一裂嘴,对,还是说正事。他摆了摆手:“今日起你就是我千骑营的一员了,这是我朝西北军特配腰刀,还有我亲自为你挑选的战甲。”他将刀甲交给文华,随后一脸严肃“但法不容情,兄弟,你犯了错我照样会罚你!”

做什么就要有做什么的样子,最起码不能给人家带来麻烦。文华站起身,正言厉色的喊了一声“是!”。

杜闯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我私下还是以兄弟相称,一会你去唐校尉那里报到。沙场无情,多加小心!”

文华知道以后要靠自己了,他满心感激对杜闯一抱拳,退了出去。

千骑营是余祈明王牌军队,曾征战无数、屡立奇功,所以千骑营很受重视。就连住的毡房都是最大的,一间里面四个人。文华收拾好住处,将宝剑挂在床头,战甲披在身上,倒也有模有样。

唐生看着眼前的文华,心中点了点头。他本以为会是哪个达官贵人的子弟派来敷衍了事的,但是文华昂首挺立、剑眉闪目,仪表非凡,唐生看着他很亲切。文华其实性格很好,别人敬他一分,他就敬人三分,所以说两人很合得来。

接到指示唐生搭住文华肩膀“走,我带你去马厩挑马。”

两人边走边闲聊,唐生自豪的讲着千骑营的光辉历史,同时也告诉文华只有千骑营才有挑选战马的特权。

二人来到马厩,唐生一脸得意又连连摇头“杜将军可真是,这里的马全是宝驹,平时我们连摸一摸都得被他骂上一顿。文华,马是我们将士征战沙场的伙伴,你要好好挑选,因为它将是伴你一生的良友。”

确实如此,一支骑兵部队,有着强大的机动性与灵活性,而这全靠胯下那匹战马。尤其是与匈奴这般游牧民族交战,如果与自己的马没有默契,只要吃败仗的。

文华刚刚踏进马厩。此时,马厩里的马正吃着草料,文华暗自称赞,果然每匹马都称得上是良驹。

忽然一生嘶鸣,一匹马晃着头想要摆脱缰绳,竟有如此机遇!文华心中一动,快步走向前。只见这马通体炭黑、肋条显露、背长腰直、四肌强壮,文华摸着它的背,马也似心有灵犀的低下头蹭着文华胸膛。文华发现这匹马颈下有一块巴掌大小的地方是银白色,他解下马缰笑了笑“你今后就叫白星吧!”

文华转头问唐生,可有马场一试?唐生被这一幕惊得哑口无言,世间果然有宝马待英雄这回事。才反应过来,遥指身后“有的,离此处不远有咱们的校场”

校场之上,文华飞身跨上百星,一人一马奔驰起来。宝马英雄,英雄宝马!没有骑过几次马的文华,此时英姿盖过场上所有将士!

疾风吹过,文华胸中涌起一腔热血。若真有一天,马革裹尸,又有何妨?!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地。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他将手一扬,胯下良驹继续向前飞驰。迎着晨阳,似是要奔出万丈光芒……

挑好了战马,二人说笑间向骏马坊外走去。

这时远处戍楼传来三通鼓整整二十四响。

文华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唐校尉解释道:“前部军交战,规模不会太大,等会你跟紧我就好了。”

“闪开,闪开”两人背后忽然有人叫喊,紧接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文华迅速反应过来,反手一推唐生,展开双臂护住白星。

“吁~”背后劲风扫过。

文华心想来人虽驭马有术,但是军营中如此急行万一碰到人怎么办?他瞄了唐生一眼,好在没出什么危险。

“你们怎么在骏马坊?”

“喂,我问你话呢”

文华才反应过来,说话的竟是个女子声音。他回首望去,一个二十上下的姑娘坐在马上,清秀的的脸盘一双大眼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挺翘的鼻梁、饱满的红唇,一身银甲,英姿不输冷无香。瞧她衣着打扮,非是寻常之人。就是说话没有礼貌,而且趾高气昂。

文华一皱眉,随口说道:“难道你不应该下马与我俩说话”

唐生赶忙用手压住文华脑袋,呵呵笑道:“小姐莫怪,我们受了杜将军之命来此,惊扰了小姐,他是新人,多有冒犯。我们这就走。”唐生一边嘻笑一边向文华使眼色,意思是这位咱们可惹不起。

“哦,原来是唐校尉。”骑马的姑娘瞧了一眼文华和那匹马:“马是不错,人可是有些呆!本小姐就在马上与你问话,你待怎样?”

文华闻言,心中怒火燃起,刚想出口反击,却又瞬时静下心来。今非昔比,不可再任性了。文华内心反复告诫自己,决意忍受侮辱。

银甲女将看文华没有再出口顶撞,反而低下头。冷笑一声,指着文华“将你马上的宝剑给我瞧瞧!”

唐生紧忙用手去解文华那宝剑‘锦’

“啪”的一声,文华按住宝剑。眼神如炬,坚毅无比,嘴里挤出一丝声音“恕难从命!”

唐生不知道那把宝剑对文华有重大意义,还以为文华故意有此举动,连忙推文华松手,一边向马上女子赔笑。

然而文华死死按住剑,分毫不动。

女子看着文华抬头盯着自己,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不忍又多看了几眼,心知有些过分了。她扬起马鞭要打文华,手却举在空中

“切!不看就不看呗。下次别惹我!”女子一夹马腹,又向前奔去。

文华看着她离去嗤了一声,但还是问道:“这人是谁?瞧他那刁蛮的样子!”

唐生一边走一边答道:“这是咱们余将军义女,名叫雨露。余老将军戎马一生没有亲生子女,据说她死去的双亲是将军故友,所以这十几年来余将军待她如亲生骨肉。虽说娇惯了些,但是她平时对我们还挺好的”

“那怎么叫‘雨露?’”

“小姐本姓尉迟,单名一个露字。但自幼跟随余老将军长大,所以以余的谐音,叫起了‘雨露’这个名字”

文华盯着那一袭银色背影许久。唐生撞了撞文华肩膀开起玩笑“你小子不会起了别的心思了吧?”

文华冷哼了一声“才不会”。

他想到了若烟,心中不禁长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