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人间疾苦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495字
  • 2022-03-20 10:00:09

雨滴密集,洒在大地万物之上,却没有声响。

一条泥泞道路上行走着一男一女。二人表情凝重,看起来十分劳累,苦不堪言。

这两人正是文华与若烟。

他们自从被夜央拒之门外后,离开沧州一直南下。孤零零的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先寻一个地方安身立命,但怎奈身无分文,处世艰苦。不过好在若烟还有个舅舅家住开封,早年在京做过少师,因体弱多病而告老还乡,回到故乡颐养天年,家境颇丰自不必说,所以二人准备投奔开封。

文华想的是将她送到开封之后,去寻风行。百花村之仇,必报!他总是将委屈憋在心中,而表面一副坚强的样子。

这一路就到了清河郡。

天色初见晴朗,阳光撒在田中使本来已金黄的小麦更加璀璨,坡上唯有松柏依旧挺拔,远眺黄河,滔滔滚滚如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厮杀一般势急汹涌,一湍一湍的江水接连不断。

大雁南飞,地上的人儿却显的如此孤单。

一路的走走停停,千里跋涉之下若烟染疾。

“若烟,你哪里不舒服?”文华看着若烟消瘦的脸,她的病容日渐加重。

若烟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但此时的她连说话都弱了许多。“咳咳,文华哥,你说我们还能走到开封吗?”

文华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惊人。顿时心中万般愧疚,他不敢直视若烟清澈柔弱的双眸。一路的风餐露宿、奔波劳顿,若烟受了这么多的苦。

若烟瞧出了他的心思笑道:“我只是有些累,这不是快到城里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这么一说,文华更加自责。因为他知道若烟是在安慰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文华低声呢喃了好多遍,这一句句对不起不光是对若烟,还对陈万忠、对自己的家人、对百花村的村民。

纤长的手携住若烟,文华的眼有些红。若烟也挽住了他道:“没有啦,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并没有感觉辛苦啊”若烟闭上眼睛,有些倦意,但脸上更多的是欣慰的笑容。

对啊,一直以来的陪伴与守候,此时胜过千言万语,最令人心安。

“你病了,别再勉强了”文华说着背起了若烟向城中走去。一步一步走的是那么沉重。他的双眼更加的坚毅。

文华紧皱眉头冒出急汗,偌大的闹市,人流涌动、市坊林立。情急之下的他逮到人就问哪里有医馆。

齐鲁之地,人杰地灵。这一打听之下,好多人都遥指北方说有家著名的医馆,医馆是洪家开设,名叫吟忘轩。

背上的若烟沉沉欲睡,脸紧贴着文华后背,洁白如玉的双手环住文华的腰,先前的红唇此时也有些苍白。文华顺着那些人指引的方向疾步向前走着,顾盼之间蓦然见到一房小屋坐落在街市中央,人来人往进出不断。

文华大步上前,只见上方悬挂一方镶金的牌匾,‘吟忘轩’三个字写的浑厚宽博,而且落款的章竟然是当朝宰相名讳。朱紫色木门,蓝黑色方梁刻着一副对联‘山川仙草赐百福,神医圣手救万家。’

说起这吟忘轩原来与当朝宰相-楚倾久有一段渊源,年轻时的楚倾久饱读诗书有吞凤之才,但也有一个缺点,就是生性风流,此人常留恋与风花雪月场所之中。有一年识得一位青楼女子,两人男欢女爱两情相悦,楚倾久对她爱不释手,但到了后来楚倾久要进京赶考不得不离开,所以狠下心来离别而去。哪知赶考途中每晚都会梦到那女子,渐渐地楚倾久意志消沉,读书也难以打起精神。一路萎靡走到清河郡,他知道自己这是相思之病,途中不知找过多少郎中寻解自己这失眠多梦的症状,但都无济于事。他没有回心转意去寻找他的爱情,而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吟忘轩,那时还叫洪家医馆。主人洪好古一针见血看出他是因夜晚多梦导致白日无精打采,所以开了三副药方。楚倾久将药煎水饮下,每日一副,接连三日。说来神奇,自那以后夜晚便不再梦到那女子了。后来楚倾久发奋读书,京考时高中状元,十年后官至右丞相。为报答洪家,特写一匾相赠。

这吟忘轩虽说比起那些大型医馆要小些,但是里面打造的金碧辉煌。堂内横放八门药架,每架八行八列足有六十四格。地上铺的是青花大理石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中央一张沉香木柜台,大块大块的真金白银纳入抽屉。整间屋子香烟缭绕,好似太上真君炼丹房。皇帝御医堂想来也不过如此。

文华环顾四周看到这里环境当然高兴,不过他突然想到自己囊中羞涩,不由吸了一口冷气。看这样子,这里价钱定然不菲,自己身无分文对方怎肯医治?

踌躇间排在他后面的人似等不及了,大喊道:“还医不医,别挡着我们的道!”。文华当下打定主意‘先不管这些,医好若烟再说’,随即走进堂中,将若烟放下,叫了小二寻大夫过来。

不过一会,走来一位年轻的郎中,慈眉善目、白巾当胸,举手投足稳重大方。

文华向前施了一礼说道:“劳烦先生,看看这位病人”说着闪到若烟身后。若烟抬头侧望文华一眼,回过首对这大夫浅浅一笑。

医家常讲望闻问切,这种诊断方法自古流传至今,这年轻郎中也不例外。先看若烟脸色苍白,目光晦暗,眉头微蹙,脸上细汗如丝,双手下垂似无力一般。年轻人叫她伸出舌头,发现舌苔薄白。

若烟呼吸微弱,不时有些轻微的咳声。文华轻轻地揉她双肩,守在傍边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郎中边整理衣襟边问:“哪里可有不舒服?”

若烟答道:“浑身无力,稍有头痛,昏沉欲睡”。

“可感觉浑身发热?”

“并不感觉热,但是却有汗外流,是不是疲惫导致?”

郎中又挽起衣袖,将若烟的右手放在脉枕上,号了一会,悠悠说道“并无碍事,入秋渐凉,风寒束表。看你二人风尘仆仆,应是旅途劳顿、行程艰苦所致。容我开一药方,今后多加调养,万不可再历经劳累了”说着提起笔在纸中‘唰唰’写着,写完之后交与文华,又吩咐道:“用此药方抓药十副,每日一副。多加休息,饮食清淡一些,早晚熬粥以调脾胃”

文华拿起方子苦笑道:“主人家可否先赊药,容我日后有钱,加倍奉还!”文华从未如此低声下气过,说出的话当然也窘迫无力。

那人尴尬的一笑“实不相瞒,再下并非洪家之人。洪师有事外出,再下于此间做不得主”

文华被拒,再难开口祈求。这时若烟勉强的站起身来轻轻说道“文华哥,我这风寒不要紧的,多休息几日就能恢复。我们走吧”。

若烟十分了解他,文华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能够为自己而低下头来卑躬屈膝的求人已是万分不易。两人现在身无分文,吃药已成了十分奢侈的事情。

但文华又怎忍心让若烟一直带病在身这么下去,她受的辛苦已经够多的了。文华温柔的将她按在椅子上,紧咬牙关,脑海中想着有何周全的办法。

情急之下他忽然瞥到了手腕上戴着的那只金镯。

他思索良久。鲜亮纯正的镯子上刻着‘风陈’二字闪闪发光同时也深深刺痛着文华的内心。

这只镯子是在自己生日时风行与易安送给自己的,他全身上下难以割舍的也唯有这只镯子。他想起了兄长风行对自己的关照;想起与易安充满欢笑的岁月,若是将它卖掉虽然并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但,自己还有何面目再与他们相见?

情比金坚,这是他们友情的见证!但爱亦无边。一瞬间他有了将镯子卖出的想法。

这一刻,若烟已将成为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文华打定主意将镯子褪了下来颤抖的说道:“敢问哪里有可靠的典铺?”。未等这先生开口,若烟就已抢过镯子将它戴到文华手上。她知道这镯子的来历,又怎不知这镯子对文华多重要!但文华却下定了决心,转身向外走去。

若烟看着他的背影,两眼已经红润,她嘶哑的喊道:“你若这样,我绝不会服你买来的药!”。

文华顿住脚步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着她,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当文华踌躇之间,背后有一人朗声说道:“再下这里有些银两,兄台拿去但使无妨”

只见背后一人穿着蓝色锦衣,身材颀长矫健、风度翩翩,眉同翠羽,正配得那双乌黑且深邃的眼睛;面如冠玉,开口间隐有雷鸣之声。这人说着掏出十两纹银递给文华,见文华有些犹豫又说道:“江湖行走本就不易,正该互帮互助,兄台不必多想!”。

文华见他真诚坦荡便放下心来,双手接过银子后行了一礼。

文华叫过伙计抓药,这人便站在文华身旁缓缓说道:“不必十副,三副即可”。等文华买完药,这位锦衣年轻人拉着文华若烟笑道:“咱们有缘今日相会,走,找个地方多处片刻!”

那人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文华有意回绝,现在若烟正需休息,但又不好拒绝人家一番好意。二人就这样被拉到一家酒楼。

谈笑间文华又站起身来向那人再施一礼“这位仁兄,今日多谢!可否告知姓名,容他日加倍奉还!”

他不愿欠别人东西。

年轻人哈哈笑道“失礼失礼,再下龙寒,今日到药铺买几味草药,有缘遇到兄台。”他看着若烟又掏出一只锦盒说道:“姑娘所染风寒,这里有一枚梨花丹是我亲手调制,所以在下才敢说有三副药即可”他弯眉向若烟暖暖笑着。

若烟一时恍惚,对他有种似曾见过的感觉,不过还是柔声道谢。

龙寒问起二人为何贫困至此,文华没有坦白地说百花村之事,只是说道二人离家出行,途中丢失了银子,才碰上这等急事。

三人一直聊到下午。文华担心若烟病情,所以站起身拱手对龙寒辞别。

临行之际龙寒又掏出两锭银子“你二人没有钱用不行,万不可再使这位姑娘因此吃苦了”

他把银子塞给文华又对若烟笑道“有缘再会!”

文华若烟目送龙寒,心里想到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