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襟怀洒落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339字
  • 2022-03-16 11:00:14

长安城内,风行与万溪抱拳相别。两人在长安携手游历三日,万溪准备继续西行前往塞北登天山以磨练筋骨,此人虽桀骜不驯但对风行十分敬佩。

“得遇风兄,万溪不枉此行”他看着眼前这位风流英侠,内心很是得意。风行不仅武艺凌云,酒量也深不见底。

江湖之中是非混杂、泥沙俱下,三类人最受爱戴:第三等--才智双全,处事精明有道;第二等--身怀绝技,为人刚正不阿;第一等--气度豪迈,自有侠肝义胆!

在万溪眼中,风行就是这第一等的豪侠!

风行脸上洋溢着笑容,他的笑总是充满阳光。他紧紧抱拳:“来日方长,万兄此去多加保重,你我后会有期!”

万溪突然想到一事,于是便对风行说道:“听闻此地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剑客名叫李松云,此人威震江湖,掌中三尺剑无人出其左右,不过相传李松云这人性格比较孤僻……”万溪说到这言辞一顿,随即又笑着说道:“不过兄弟你就不一样了,你两人定能惺惺相惜”说完又道了一声后会有期,转身辞去。

风行摸了摸怀中剑,眼神蕴着几分炽热。师父让他出来走一趟江湖,为的就是打开眼界,使自己将来能有从容面对任何事情的气概。

风行心中想着既然到了这里,必要长长见识,听万溪这么一说心中已有了几分向往。当下打定主意,一路寻访,赶着天黑前来到李松云住处。

北斗七星远挂在天空之上,一人一剑一身青衣来到一处宅子前站住脚步。

等走到门前一看,风行一皱眉,只见门上有一块木匾,木匾上题着五个大字‘拔剑镇中州’。他心中想到“这人好不狂妄,就算你有几分武艺,也不必题在匾上吧?”

风行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失望,打算转身离开。但又一转念头,好奇心越来越强“我倒要看看是何人物?!”。他大步上前反手扣门。

不一会角门打开,一个打扮似管家的老汉走出来

“你是何人,到此何事?”老汉细细打量风行,并不识的这人,不由问道。

风行答道:“再下名叫风行,这里可是李松云前辈府上?”他看这管家点了点头又紧接着说道:“久闻李剑客侠名,今日特来拜访,劳烦老丈禀报一声。”

老者看他年纪轻轻,挠了挠头发“你可有拜帖?”

“并无”此时此刻,风行的心已冷到极点,他抿着嘴,沉下双眉,十分不快。

“今日天色已晚,你明日再来吧”说完这管家不由分说便欲关门。

这时从门内出来一个黑脸的少年,大概十岁上下,少年一脸天真,露出半个脑袋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盯着风行,他见到门前的这个大哥哥神采奕奕、潇洒大方,似是觉得格外可亲,他上前拉住风行“哥哥是来见义父的吗,快随我来吧”说着少年把着风行的手就向院内走去。

走进院内,风行跟着少年直奔方亭。厅内坐着一人,长须冉冉,双目如电,高挺的鼻梁,四方阔口,仪容庄严,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上下。风行一眼扫过,同时那人也正审视着风行。

“家主,这…”管家正欲说什么,那人摆了摆手让他退了下去。

风行看见这人心中猜想定是李松云了,此时再走反而显得有些失礼,他上前见礼“晚辈风行,路过长安,听闻前辈盛名,特来拜访,不知此间规矩,多有叨扰,万望不吝赐教!”他有意讽刺这位‘拔剑震中州’,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李松云收回目光,耷拉下眼眉表情冷淡。对方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看上去彬彬有礼但内心还是有几分高傲;腰中跨剑、身形挺拔,眼神坚毅清澈而明净,江湖上行走时间不长;呵呵,口中说是来拜访,语气中早有几丝不瞒,其实就是想与我较量一番剑术。

李松云眼光何其独到!风行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不过风行一表人才,心中不满是真的然而举止有礼也是真的,况且此人磊落之气概世间少有。李松云虽常常拒人于千里之外,但面对风行心中并没有多少反感,他摸了摸黑脸少年的头“去叫你师娘准备酒食”少年哎了一声,跑去厨房。

李松云招手示意风行进亭内坐下,洒然笑道“来者是客,后生还没用饭吧?不嫌弃的话与老夫共饮几杯”。

风行大马金刀一座,有酒喝再好不过,他沉着的脸也舒展开来“哈哈,如此甚好!”

其实风行在万溪口中知道一些李松云的事。李松云十四岁时便行走江湖,走过镖、出过海、为朋友报仇血恨杀过人、也路见不平捉拿过采花淫贼、剿过山匪也打过擂台。他没有真正的授艺老师,每逢高人便留意对方武艺高明之处,十年间一招一式全凭自己领悟,修得一身惊人的功夫。尤其用剑,当年他与祥云剑若常山擂台相遇,仅输半招!所以说拔剑震中州这个称号还真不是夸大其词。

但是阅历越多,眼光就越高,李松云纵横江湖三十载,看过太多的人情冷暖,渐渐地便不喜与人打交道。

不过,李松云此刻对风行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席间两人谈到风行受师父嘱托,出世游历。李松云正是好武之人,两个‘武痴’全然到了兴头上,频频交流武艺,越说他越发现风行谈吐不凡,看他腰挂宝剑,李老剑客跃跃欲试,当下提议比试一番。

风行正有此意,自学艺以来还未真正与人交过手,何况对方是成名剑客。

两人走到院中,月光皎洁,李松云脱掉外袍目光聚在风行身上。风行微微施礼请对方先出手。

完全没有客套寒暄、拖泥带水。

李松云暗暗点头,拔剑只见一道寒光乍起。这是一把宝剑!李松云出手一剑刺向风行面门,风行侧身闪过,紧接着又是一剑袭来,风行持剑堪堪挡住。李松云瞬时出了十余剑,剑光如九天银河流星一般笼罩在风行四周。风行临危不乱,身形左右辗转,手中剑蓄势待发,偶尔回击,一刺一划恰到好处。

两柄剑交在一处、两方力会在一起,彼此间已略知一二。

李松云晓得此人武艺非凡,不敢托大,只是一剑快过一剑,只是一剑强过一剑。

风行也拼尽了全力,他有心较量此人是不是名副其实。

一时间剑光飞舞,光彩照人。两人一行一动、一招一式精彩至极!行过三十回合,李松云凝眉,不在有所保留,当下用出自己苦心钻研的绝技--长天百重剑。四周皆是剑影,而且虚实难分,风行顿感压力。对方的剑力突然变得厚重,但速度并不见缓慢,而且左右出剑时留有残影,不得不承认对方不亏是成名剑客。

而李松云见风行更是留有后力,稍微触及风行的剑,力道便被散去。他不仅倒吸一口冷气,想自己闯荡江湖二十余载,从未见过年级轻轻剑法如此深不可测的人。不禁疑问“这青年到底是何人?”两人又战了四十多个来回,打的是平分秋色,旗鼓相当。

突然,风行撤步,他觉得再这么斗下去定要有人受伤。自己缺乏经验,伤了自己还好,要是一不小心伤了对方,心里怎能过意的去。所以提剑后撤,抱拳施礼“前辈果然剑法非凡,小子受教了!”他也是真心实意佩服李松云剑法。

李松云看他住手也是收剑停身。心中暗叹“罢了罢了,此子人中豪杰,虚心知礼强过同辈人百倍,江湖再难遇如此凤毛麟角之人!”

心中是一百个高兴,抚掌大笑连呼痛快,对风行的称呼都变了“贤侄好俊的功夫!真是人才辈出,李某今日也算开眼了!”说着又拉着风行的手,二人神采倍添。

自古英雄爱英雄,风行出色的表现是深受李松云喜爱。他方才已经知晓了风行的来路,虽说风行刻意的不显露剑法招数,但怎能躲过李松云的眼睛?不会错,回风剑法无疑!李松云心中十分肯定,不过既然风行对师门闭口不提,李松云也就没有点破。毕竟老侠客行走江湖多年。

就这样,一老一少用剑交成了朋友。

风行在李老剑客家中待了整整一个多月,两人几日来推心置腹的交谈。李松云别看平时沉默寡言,那是对外人,长时间相处后你能发现这位绝对是热心肠。他无子嗣,那黑脸少年是几年前行走江湖时收留的义子,名叫李壮。小李壮虎头虎脑的,看见风行却格外的亲热,风行也是特别喜爱这孩子。

虽然这里很好很好,但不能一直打搅人家。一来:人外有人,自己还是缺乏经验,一直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二来:他想去山东见见易安,好长时间不见对自己的这位小兄弟甚是想念,易安自己在外,一定也是十分想念亲人。

所以风行准备辞别,李松云虽再三相留,小李壮也是哭闹着不让他离开,怎奈风行去意已决。

李松云携手风行相送十里,满满的爱才之心,他是真的觉得风行是百年一见的美玉,然而美玉还略有瑕疵。老侠客表情严肃对风行临别嘱咐:“孩子,无论是练剑也好还是行走江湖也好,拳拳之心尤为重要!”

“凭你的能力,苦心潜修三五载,来日横剑立九州,再难遇敌手!但你要记得,手中之剑,却没有感情。”

李松云目光灼灼继续说道:“你有一颗侠义之心自不必说,但那心中需要一面尺子,用这面镜子辨别是非对错。但那是何其不易!”

春风拂面,风行深有感触:“前辈放心,风行自有分寸!”两人紧握双手,李松云感慨一声“江湖险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多加小心!”

风行淡淡一笑,襟怀洒落,转身离去。

天地浑然一色,此间唯有潇潇洒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