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邪魔乱世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783字
  • 2022-03-13 11:00:14

日头西斜,没有了往日那种炎热。风儿吹得村中杨柳轻轻摇曳,枝头上的蝉鸣不知何时消逝无声。

一阵怪笑打破了当下的寂静。

“哈哈哈,当年笑傲武林的清风派掌门竟在这小小村落中当缩头乌龟!”

一帮人此刻正站立在陈家大门前。为首一人血面獠牙,肆意狂笑。此人正是当初绝龙顶上的伍齐天。他自得之陈万忠在这百花村中便暗中一边叫秦双蛮打探一边集结势力,准备会会当年的老朋友。

“老三,你去敲门,不知陈大侠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小人物”。伍齐天话刚说完,一个身材矮小之人窜了出去,不用说,这是那个三徒弟鬼童子。

鬼童子龇牙咧嘴口中尖叫道“陈家老儿,你家三爷爷来此,还不快快出来迎接!”说着一脚踢在门上,‘噼喳’一声,两扇大门中间断裂分成四瓣到飞进院里。鬼童子紧跟着跳进院中。伍齐天哼了一声也走了进来。

屋内陈万忠早就听见了动静,他默默站起身提着宝剑迎面走出去。陈万忠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若烟,去找文华,离开这里。”

“姑父!”若烟知道,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陈万忠早已料到伍齐天这厮绝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竟然让他知道了武林贴的所在。那日深夜蒙面人的到来后,若烟也晓得了。

从此之后,江湖上恐怕又将不得安宁。

若烟看着陈万忠黯淡的眼神,心里明白,这一去便是永别。

姑母陈若氏拉着她的手,母女二人都流下泪来。“快走!一定要拦住文华,别让他回来!”陈万忠示意若烟从后院翻墙逃走。

若烟万分不舍,但不得不走,她挥泪拜别陈氏跑了出去。不过这一切都被伍齐天看在眼中。“双蛮,去抓住她。”伍齐天那阴冷的眼神扫过,这个恶魔不会放走一个人。身后的秦双蛮转身追去,相比于伍齐天来说,他的心狠手辣更让人觉得恐怖。

一切来的极快!

村中有人听到陈家动静,都跑了出来。文兴带头匆匆向陈家奔去。正碰见若烟,后面有人追来。文兴一把扶住她,脸上出奇的沉着冷静说道:“我来挡住他,见到文华让他好好活着!”

文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丝毫惧怕之意。他挺身站在秦双蛮身前,一脸刚毅的神色不愧是文华的父亲!

“让开!”一向寡言的秦双蛮不知不觉开了口。面前的文兴双目如潭,仿佛深邃无边际。

他心底甚至有那么一点点不愿面对文兴的念头。

“住手吧,为何要扰我百花村一片安宁?称霸武林就那么重要吗?人心……”没等文兴说完,一柄短刃插在他的胸口上,鲜血顺着刀柄缓缓流下。

秦双蛮在文兴耳边缓缓开口“我最烦别人啰嗦!”。他面不更色,没有一丝怜悯之意。

文兴眯起眼睛看着他。欲望竟能使一个人如此无情?他读了万卷书却始终没有找到能够开解这难题的答案。

读了半辈子书的文兴说出最后一句话,他深情的向秦双蛮说道:“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打开你的心狱”

秦双蛮没有理他,嘴角抽动,竟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嘭’的一声,文兴尸体倒在了地上。

身后百花村村民瞠目失色。文兴是百花村德高望重的人,凶手在众目睽睽杀了人之后竟然还嘲笑挑衅。不少人都怒目直视秦双蛮,村中的樵夫老葛、猎人小秦一下冲了上去要找他拼命。

秦双蛮又发出那种恐怖的笑声“嘿嘿…”鲜血越多越红,仿佛他越高兴。秦双蛮突然飞起一脚蹬在老葛肩上,回手夹住小秦的脖子,手中的匕首冒着寒光慢慢靠向小秦的喉咙。秦双蛮舌尖舔了舔嘴唇,小秦奋力的想摆脱出去,但是脖子被勒的生紧,那把刀已经抹在了他的脖子上。顿时鲜血呲向半空中,有一部分洒到了秦双蛮的脸上。

他忘了去追若烟,转过身蹲下按住老葛的前胸,樵夫老葛被惊呆了,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有一丝人性,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机器!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原本朴实忠厚的村民被吓得魂不守舍。秦双蛮一刀刺了下去,拔出来时又血溅当场。似乎觉得一刀不够,再次捅下,拔出,捅下,拔出……大地之上仿佛下了一场血雨!秦双蛮此刻双眼血红,着了魔一般。鲜血使他失去理智,杀人是唯一的发泄方式。

村民们四散奔走,然而秦双蛮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谁敢拦我我就杀谁!我要杀掉你们每个人”他忽然飞身追上拧断了一人脑袋。他一边大笑,一边将匕首准确的没入每个人的胸膛。村中一时间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杨柳上撒的尽是鲜血,百花村从安宁到嘈杂再到寂静,经历了这场腥风血雨后已经残破不堪。或许有人逃出村中,但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死了的人魂将九天,活着的人浪迹天涯……

陈万忠站在清风台上和伍齐天对视良久。

“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你竟然还敢回到中原?”陈万忠手抚宝剑横眉立目凝视着伍齐天。对方身上的戻气比当年更深重了。

伍齐天狂笑:“哈哈,一别十余年,想当初中原容不得我,我像只孤魂野鬼一样在塞北游荡。哪成想我伍齐天习成神功,中原武林只怕再无人能够挡我!我失去的,今后全都要拿回来!”

十几年前,伍齐天为登魔教,残害武林人士数十人。为平这祸害,少林方丈智广法师出手废了伍齐天武功,将他赶出中原,当时陈万忠就在场。哪知伍齐天一路辗转塞北,死心不改。这期间他学得一种弑人饮血的功法,十三年来邪功大成,从塞北杀入中原,一直到了绝龙顶。

晓得他厉害的人都称他塞外神魔。

“你不走正道,习得魔功,妄杀无辜,企图祸害江湖。今日别怪我手下无情了”陈万忠打定主意,拼死也要除掉伍齐天。此人生在世上极其危险。想到这里,宝剑出鞘,首当其冲一剑刺下。

“正要试试俺的神功!”伍齐天一甩身上黑袍,移身形,探双掌直奔伍齐天。

霎时间两人就战在一处。陈万忠回风剑用的干净利落,刺、劈、挂、扫,剑剑向伍齐天要害刺去。特别是他那独特的‘散’字诀,每次伍齐天的手掌探到身前都能被他的剑封堵,逼迫伍齐天不得不收掌扯招。但伍齐天同样不容小视,他虽未使用武器,但是十多年来靠吸**血来增强内力,体内阴阳二气平衡无出,这种邪魔外道虽受人唾笑,但是内力之强无人匹敌!他的掌风带有丝丝腥气,恐怕掌中带毒,哪怕稍微被拂上一下,都有可能深受其害。

两人斗了五十多招。伍齐天魔掌大开大合,上下翻飞尤其他那指甲又黑又长,宝剑劈再在上面不能伤其丝毫,反而会受微微回震。

突然,伍齐天看准时机左手成爪勾住陈万忠的宝剑,右掌一招‘血鸠争绢’直奔陈万忠胸口。这一掌要打在胸口上,纵然是成名的侠客也要命丧黄泉。紧要关头陈万忠将内力注到剑上,手腕晃了三晃,但实际上剑尖来回抖了数十下,将伍齐天的铁掌甩开。侧身一闪,如有神助,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躲过胸前的一掌。

陈万忠撤剑后闪,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胸口发热。刚才的突然发力使得那天晚上掌心中的毒散向内脏。

他深知再难取胜,心下一横,并没有再躲攻来的掌,手中剑快如闪电一招‘剑锁寒江’刺在伍齐天肋下。

伍齐天没有料到对方使出以命换命的招数,但是他并没有停身。只见他的脸瞬时由红转黑,腹部后吸。陈万忠的剑刺破了他的衣服,却如同刺在木头之上,剑尖受到了层层的阻力。最终被剑刺到的伤口不到两寸,但是陈万忠却再也无法躲开伍齐天的一掌,‘嘭’的一声,仿佛金鼎炸开,陈万忠身体晃个不停。

胸中的血再控制不住,一口喷了出来。陈万忠用剑杵着地。他笑了,他笑自己终究没有挡住伍齐天,他笑上天为何如此造化弄人。

“师父,全找过了,没有”鬼童子这时从后院跑出来。伍齐天转过头狠狠盯着陈万忠,手指咔咔作响。

“你找的东西不在这里,你永远也得不到它!”

英雄迟暮,老剑客摇了摇头,满眼尽是嘲笑倒在了清风台上。

秋风阵阵,胸前点点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清风派各位先辈,陈某归位!”。想他一生行侠仗义,晚年为守江湖。虽死无憾。“风儿,以后靠你了”

陈万忠的呼吸越来越弱,仰望着百花村的天空。

明年不会再有蝉鸣了吧?

他的眼却始终没有闭上。

……

此时文华还在山洞中。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他感到心烦意乱,习武的时候静不下心来。突然,他听到一阵哭泣声,那是若烟的!他赶忙迎了出去。

“怎么回事?”他心中一紧。若烟梨花带雨“百花村出事了”,她哭眼擦泪对文华讲道“伍齐天来了,姑父叫我们离开这里”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文华一时不知所可,急忙提起剑。“我要回去,走,走!”文华连呼吸都乱了节奏。“若烟,怎么办?陈伯一个人会有危险的,我家人还在村中!”他晃了晃若烟,但若烟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低下头去。

若烟眼神黯淡,苦痛中夹杂着无助又有几分失望,她缓缓说到:“文华,你什么时候能够理智些?”那失望的语气使得空气都变得冰冷。

“如果你少些冲动,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如果你不自以为是,伍齐天会来这里吗?”若烟的话一下下抽打着易安。

“姑父让我们离开这里,再不要回来”她又重复了一遍。

过了半晌,文华的泪水在眼中转了三圈,他拉起若烟的手“我们走!”

此刻文华内心悲痛欲绝,若烟的话刺醒了他。他终于发现自己的任性、骄傲、冲动,是那么的厌恶。

对啊,都是自己惹的祸!伍齐天、秦双蛮那种人……文华不敢去想,他的胸中好像撕裂开来一样!这一次又是连累了别人!!他可能连最后一面都看不见!!!

……

***

长安城内,风行一路风尘仆仆到达这里。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上了当初在马王庄相遇的万溪。自从那天以后,万溪心境提高了不少,他被风行的一身正气陶染。二人都是豪爽利落之人。

故人相见,行酒千盏。这一晚两人喝的酩酊大醉。

在梦中,风行见到自己的恩师慈祥的对自己点了点头。

山东日照,孔子庙前,一位老者正对一个年轻人讲义诗词。

只见这位年轻人沉香木簪插发间,手上三尺竹简定住羸弱身形。身着锦衣迎风起,腕环金镯锁风流,虽无宝剑伴身旁,却有书意已盎然。

这位就是陈易安。

一阵风拂过,翻的身旁书页唰唰作响。易安不经意的一撇,书页正翻到《雁寄天涯又一秋》,他仔细看向那一句‘人逢秋叶飘零夜,月是相思万古同。’

易安愣了愣,想起家中亲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