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蒙面之人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113字
  • 2022-03-11 08:00:26

夜黑风高,苍茫大地一片寂静。百花村已熄灭了灯火,只剩下天空上点点星辰璀璨。

一人站在高处看不清面容。

他故意用布遮住半张脸,一袭暗黑色斜纹胆布制成的长袍裹住身躯。双目如纹丝不动的身形一般直直盯着下方,整个百花村尽收眼底。

看着村中最后一点灯光熄灭,他动了。身轻如燕,又如鹰击长空,眨眼之间便现身在陈家后院的阁楼前。到院中便又定住身形,但耳朵却开始凝听四周,只要四下有声音响起,那么他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他观察了这所宅院整整一天,断定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阁楼之中。

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再没有其它声音。黑衣人推开门潜入楼中,平时一开便吱呀作响的木门此时竟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融入屋内的一片漆黑,开始打量周围环境:一层空空荡荡却仍不免被这人尖锐的目光扫量了片刻。

他转身登上了二楼,脚底木板松动发出嘎吱嘎吱极其细微的声响。神秘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一列列书架和铜箱木匣之上。仿佛如白昼时一般,他轻手轻脚快速打开每个箱匣,细看翻开的每一本书籍,丝毫不拖泥带水。

舒徐的呼吸声、窸窣的纸页声持续不断。

还是没有,那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陡然间他察觉到身后破风之声,嗖的放下书籍转身平地移出三尺开外。黑暗之中有一道目光向自己射来,极为犀利,他料到是陈万忠来了。

“回去告诉伍齐天,滚回塞外去,别再动歪心思了”说话间那身子又紧紧挡住黑衣人去路。

陈万忠现出面容淡淡说道:“人,可以回去。功夫,得留下。”

黑衣人一动不动,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目光紧盯着前方,右手缓缓攥了攥。他似乎在考虑,下一步该如何。

啪嗒一声,黑衣人手中的书籍掉落在地上。

他蓦然出手!左手成掌推向陈万忠面门,右手闪电般出击,直锤腋下。陈万忠站似金钟,挥手拨开那人左掌的虚招,凭空伸出左手抬腕下捉,一把拿住那人关节,挥开的右手又荡回来一招‘仙鹤归林’正中对方回档的曲池穴上。黑衣人顿感半身发麻,右手还被捉住,急忙抬腿使出绝技‘风气游龙’右脚一勾一点瞬间踢了出去,借机将右手抽出。

陈万忠没有想到此人武功不容小觑。神威乍现,立马举掌,当头拍下,呼呼的掌风带动桌角纸张沙沙作响。

这时,黑衣人却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如此掌势谁也不敢说硬接,偏偏这人举起右掌奋力相撞。

平地一声炸响,仿佛整座木楼都晃了三晃。黑衣人倒退到窗边,右手垂下,嘴角淌出鲜血。他借机艰难的撞开窗户,飞身逃走。

这时若烟等一众家人都提灯上楼,围在陈万忠身旁。“姑父,那人…”

陈万忠摆了摆手凝视着窗外心事重重:“终究还是来了”那人到此来,定是为了寻那武林贴!看来伍齐天是什么都知道了。

一众人问候过后当下散去。

陈万忠看着窗外月色许久,正欲下楼,身体突然向前倾去,好在被若烟和陈氏扶住。他低头看了看右手,掌心一颗三角印记呈紫黑色。有毒!自己还是大意了。果然,连伍齐天的手下都这么难缠,更不用说伍齐天本人了。

呆了半晌,陈万忠默默长叹“天意如此,谁主沉浮?”

“你们都去休息吧,我没什么大碍,今晚我在楼中想些事情”陈万忠回头说道。

江湖之中,少不了多少纷争,更少的是恒久的正义之心;多不了什么极恶之人,更多的是无极的内心欲望。

……

若烟提着食盒走在路上,脸色比之前黯淡了不少,也没有了往日的动人笑容。此刻的她忧心重重,近来发生的事使她隐约感觉到一场危机即将来临,尤其是昨夜姑父陈万忠与黑袍男子交手后站立不稳,百花村一向和平安宁的生活被打破。

她很怕身边的人再次离去。

顺着百花村的后山山路,一直向山腰走,有一山洞。文华躺在一块石头上,脑海中演绎着五子连星阵。这一段时间以来,文华每天练习武功之余都在研究破阵之法。

顾名思义,这套剑阵需五人连手结成,按五行站立,走横斜之位,相互配合,变化多端。文华连连皱眉,越熟悉这套阵法,越觉得自己根本不能破。以他现在的武功造诣,就算能够找到其中缺点,但是实际行动起来,很难周转其中。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陈万忠为何将他关在这里研究这套剑法。

一阵香风飘来,文华一下翻身跳起,因为这是若烟身上胭脂的香味。他神采奕奕的向洞外那人招了招手

“若烟,快来!”文华这人最耐不住寂寞,也亏得它能够安心在洞中这么长时间,性格就是如此,好在若烟能常来陪自己说说话。

若烟走到跟前,放下食盒,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伤好些了吗?”两人对视一笑,彼此都关心着对方。

文华将裤子撸到腿根,伸到若烟面前“你看,伤口完全愈合了”。那只被秦双蛮刺穿的大腿上多了五寸长的一条疤痕。文华拉着若烟赶紧坐下,打开食盒。“我早就饿了,还是你好,带的都是我爱吃的!”他看着若烟笑道。

若烟托腮微笑着向他说:“你快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文华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塞了一口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陈伯伯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我不能在这里一辈子吧,这剑阵我根本就破不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文华还在想着下山回去,却全然不知村中发生的事。若烟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陈万忠现在受伤,陈家被歹人盯上。现在文华回去,就他这火爆的脾气,指不定又做出什么事来。但是这么大的事,不应该瞒着他。若烟将昨晚黑衣人夜上陈府阁楼,与陈万忠大打出手的经过详细向文华说了。但是并没有说陈万忠受伤。

果不其然!文华一听,瞪大了眼睛,饭也不吃了。“来的是那帮人其中之一吧?”他想起绝龙顶上那批人。

若烟点头“应该是,不过姑父说那人身上穿的黑袍印有白色日月图案”

文华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若烟本以为在洞中面壁几天能消磨消磨他的任性,哪知文华还是如此。她赶忙站在文华身前,挡住去路。“你现在不能下山,你忘了姑父当初怎么和你说的?”

文华没有理她,拉起若烟的手直直的向前走去,无论她说什么。

“文华!”若烟一把甩开他的手。“你下山能怎样?现在姑父正忙于应对那帮人,你还要惹他生气吗?”若烟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文华显然此刻也被震到,停下脚步“可是…”他想说自己好歹能帮上一把,但一想确实,自己连伍齐天的弟子都打不过。文华低下了头,颓然坐倒。若烟也陪他坐了下来“你现在就该安分的在这,不要给他老人家添乱了。好好习武,没准过两天就能回去了”

若烟嘱咐了好一会,看文华静了下来,起身与他告别回去了。

陈万忠此时眉头紧锁,面前一张黑色硬帖摆在桌上。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这张贴便是武林帖,祥云剑未出世,它便可以号令武林。在此期间他用内力压迫掌心剧毒,但是并不理想,只能缓慢毒素的蔓延。陈万忠努力思索怎样才能避免这场江湖浩劫。

他站起身,最终的结果就是毁掉它,武林帖决不能落入伍齐天手中。

正当他决心毁掉武林帖之时,窗外有人说道“万物轮回,因果不断。天缘已生,万忠还识我否?”。

陈万忠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身体瞬间紧绷护在桌前。但听来人语气不似有恶意。他目光死死盯住窗户,沉声道了声请进。

一道身影飞身飘入楼中。

灯光之下,才看清来人面貌:面如红日,眼如金灯,百年前张道陵转世,千年后轩辕剑在身。来人正瞅着自己慈祥微笑。

陈万忠看到此人大喜:“道长在此,江湖有救亦!”此人正是道教仙人--归尘居士韩春江。陈万忠心想“有他出手,定可化解此次危机!”

“贫道路过,已知此地之事。武林帖天数不该被毁,当初年少因欠下你师父一段人情,故此前来了结这一段恩怨。”

陈万忠看到事情将有转机,连忙请他坐下,正欲开口,这道人又说道:“伍齐天我不能出手相制,百花村命中注定的结果我也更改不了。这武林帖与我有缘,我可代你保管,直到相遇正人侠士”

陈万忠听他说完,心中越来越凉。但是他也深知,眼前这位道人隐士多年,本就厌烦尘世间琐碎之事。不过幸亏他能保得武林帖齐全。

“道长可否再答应我一个请求”陈万忠想要请求韩春江寻一个合适的机会,将武林贴交于弟子风行手中。

归尘居士摆了摆手“上天自有安排”,再不答话。陈万忠深知事已至此没有更好的结果了,长叹一声,将武林帖送到韩春江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