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深陷泥潭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371字
  • 2022-03-09 08:00:30

穿过红豆山往北,崇山峻岭,在山谷中行走半个时辰左右,面前耸立一座巍峨高山。四周迷雾缭绕,鸟兽绝迹,风吹进体内尽是寒意,将汗毛炸起,四下寂静无声,静的使人胆颤!若烟搀扶着文华,文华腿部流出的汩汩鲜血染红了若烟的兰紫色罗衣,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守在文华若烟两旁。文华怒目圆睁盯着那绿衣人的背影,又暗中思索着使若烟脱身之计。

山脚下一块石碑,绛红的大字“绝龙顶”,旁边还刻着一行小字“进山如下地狱,神仙亦不能行”

“哑—嗄—”突然一声鸣叫响彻山谷,随后一大片乌鸦飞起密密麻麻向后山盖去。被押着的一行人早已吓得魂不守舍,孩童哭的嗓子沙哑,女人们更是一声不敢再发。

上山一路尽是枯骨遍野,两侧血迹斑斑,断臂残肢随处可见,幽幽哀嚎声声入耳,真是如人间地狱一般!

到了山腰处,有人迎接。绿衣人指了指若烟和文华:“把她们都带下去,这两个人送到殿上,我去见师父”。说完转身离去。

若烟被人带到一座大殿前,还未进殿,阵阵阴风吹面,阴冷之意席卷全身。若烟抱紧身侧的文华,被人押了进去。殿内红雾罩罩,周围数十盏灯,火光同时摇曳不停。

“你感觉怎么样,疼吗”若烟皱眉看着文华的伤口心疼的问道。

文华面色惨白安慰她:“没事,你放心,一会儿我挡住他们,你趁机逃下山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大门打开。

当头一人与其说走进来不如说是蹦进来的,身高仅有三尺,却头大如斗,一双圆眼,眼皮外翻。这人摇头晃脑跳到若烟近前发出一阵猥琐的奸笑“师父,这小娘子做血酒可惜了,不如让弟子把她制成傀儡服侍您老人家吧”

再看后边,只见四个人抬着一张木床,上面卧着一个老者。这老者与那绿衣人神色截然不同。面色发红,却红的吓人。披头散发,皱纹横生,奇怪的是头上没有一丝白发。他眼中发着绿光,眼神却比那绿衣人更要可怕,张着嘴,口里满是鲜红。

老者没有理那三尺侏儒,而是直勾勾瞅着若烟二人“双蛮,他们是何人?”

“还未问出来历,但看他们用剑使出的路数不是三脚猫功夫。”绿衣人恭敬地说道。他空洞的双眼像是有一丝光彩“不过他们手中的剑,像是锻自碧剑山庄。”

“哈哈哈,有人自己送上门来可是第一遭,难道有老家伙知道了俺的踪迹,要对我动手了?”老者边说边拿起杯子往口中倒了下去,那不是酒,像是血——人血。

“小儿,我且问你,你可知我是谁?”那人歪着头盯着文华面带笑容,头发根根如铁丝一般挂在脸上。

文华一身钢胆,正义之心不曾畏惧一分。“我管你是谁?多是些丧尽天良的妖魔,总不过是逃进深山的恶鬼!”

“有种!”散发老者怪叫了几声“老三,给他吃些苦头!”

“是”那矮小之人听命后缓缓走来,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响声。随即从嘴里吐出一条蜈蚣,抓起文华的胳膊用力一拧,将文华按倒在地,文华腿部顿时鲜血如注,随后引那蜈蚣上前吸食。文华奋力扑腾起身,身体摇摇摆摆挥出一拳。

那人一闪躲开,再要上前,若烟一下扑在文华身上,急的掉出眼泪。

“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有意的”若烟再也忍不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被眼前的一幕幕惊呆了。抱着文华,浑身发抖。

“嘿嘿,小娘子还不知道咱是谁吧?小爷我绰号鬼童子!”鬼童子指了指绿衣人“那是咱大师兄秦双蛮”他又指了指散发的老者“这是……咱师父!”鬼童子说了一半没有说出那老者的名号。“小丫头别怪我啊,咱这人没有坏心,只是好取个乐子。别人越伤心、越难过、越痛苦,咱越开心、越高兴、越欢喜!”他说罢将手中蜈蚣放出,一条棕红色细线飞到文华腿上。

一瞬间,那条蜈蚣已附在文华伤口处,百足扒着伤口往里探。文华抖若筛糠,颤抖的手抬起,却被鬼童子一脚踩在地上,若烟上前也被他踢到在地。鬼童子看到此处,捧腹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饭桶……哈哈哈哈……废物……哈哈哈……”

他忽然止住笑声,沉下脸看向文华。只见文华脸色铁青,双目眈眈,刀削般的鼻子皱了皱,裂开的唇角微微扬起“呵呵,鬼童子?不过如此!”

还未等鬼童子动手,那老者懒洋洋呲牙说道“就按你说的,老三,男的杀掉,女的制作傀儡,留我享用”老者似乎没有了耐心,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想来我的名号还没响彻中原啊!”

在这些人眼里,杀人就像是开口说一句话一般简单,一条人命根本不值一提,也可能根本就不屑一提,秦双蛮如此、鬼童子也是如此、那老者想来更是如此。

大殿之中忽明忽暗,血腥味顺着风透过身体,更多的是阴气森森。极阴,极寒,极其阴寒。

若烟与文华依偎在一处,两张苍白的脸绝不符合当下的年纪。若烟抖着的手紧紧握住文华,不知是泪水还是文华的血水将她垂下的发丝粘在脸上。一个下午的经历将她所认知的‘坏人’彻底颠覆,若烟低眉看着文华,脑海中嗡嗡鸣想,瞳孔渐渐散开、神情渐渐愣住。

文华生平第一次的挫败,毫无还手之力,一塌糊涂。

但听到他们要下毒手,文华双手拍地大喊,声音嘶哑“呸,有种你放了她!”他顾不得许多“我乃清风派门下!”他艰难爬起身“一决生死,敢否?!”

‘清风派’三个字好像一柄无形之剑,刹那间将大殿之间的空气斩的四散!秦双蛮与鬼童子同时扭头看向伍齐天,伍齐天就是那散发老者,他们二人的师父。

伍齐天心中狂喜,他很想大笑一阵,但他暂时压住了这股激动之情。自关外重返中原,他躲躲藏藏不敢抛头露面,他害怕清风派,准确的说,他害怕以清风派为首的中原武林。同时他又暗中寻找清风派,因为只要在暗中找到清风派,他便可以偷偷解决掉所有问题,甚至可以借此称霸武林,就算称霸武林会有些困难,但他再也不用如丧家之犬般躲在这荒山野岭之中。

一张脸阴沉恐怖,煞气冲霄,随即又变一脸温和。伍齐天没有了之前的戏谑之色,却故作镇定“唔,你果真是清风派?陈万忠是你……”

“正是某家恩师!”

文华愤然而视,却不知这一句话将在江湖引起多大的波澜。

他见伍齐天似乎对此有些忌惮,便强撑起一口气,怒骂起来“今天你们与你文华爷爷算是结上梁子了!今后只要有爷爷一口气在,迟早踏平这绝龙顶!我师父就在山下离此处不远……”若烟此时站起身摇了摇文华胳膊。因为文华一时激奋,全然忘记了清风派的第一条门规,那便是不许对外人讲自己是清风派弟子。

伍齐天听着,恨不得从那木床上跳下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立刻变了一副温和近人的脸色,然而却掩盖不了内心的奸诈狡猾。厅上突然响起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原来是陈兄之徒,刚才老朽多多冒犯,见怪见怪。”

身后大徒弟秦双蛮、老三鬼童子、若烟,就连文华也被这突然地变化惊的无言。

伍齐天呲着牙,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哎呀!两位少侠何不早报家门!”伍齐天一边装作懊恼一边命手下人将若烟文华搭到他的木床之上。他下了木床,摇着头悔恨不已:“实不相瞒,老朽不才正是雪山派的掌门吴飞谷!只因门中出了败类,叛逃雪山来此处为非作歹,烧杀抢掠,老身从西北一直追查到此处。方才两位被我那不懂事的弟子误认为做坏事的帮凶,所以才闹出这场误会!”

伍齐天开始胡诌百咧,当下是稳住两人心绪,好套出陈万忠那家伙的下落。可是不巧,在他说出第一句话时,便被文华若烟寻出漏洞。

两人在碧剑山庄是见过吴飞谷的。

文华听罢,五官都皱在了一处,看不出是想笑还是想哭、高兴还是生气,他喘着气指向伍齐天“你,你说什么?你叫吴……”未等文华说完,若烟已捂住他的嘴,将他挽住。

若烟深吸了口起,拢了拢发梢,强颜欢笑赶忙说道:“前辈既然与家师相识,就放我二人下山吧,回去晚了家人定然担心。”若烟急中生智,不如将错就错,既然他说他是吴飞谷,就先当他是吴飞谷,当下先逃出此处再说。

伍齐天连忙点头“好好!老三,快将小兄弟的伤口包扎一下。”他趁着给文华包扎伤口的时间,又对若烟说道:“姑娘,此事怪我鲁莽了,等会我亲自送你二人下山,当面向陈兄致歉!”

若烟听后一笑“前辈客气了,既然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我师兄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再说师父他出了远门,此时还没回来呢”

伍齐天听到这,稍微暗想了一会。现在虽知陈万忠在此处,但还不知详细状况,还不能贸然前去!想罢,他谄笑道:“姑娘说的对,今日拜访确是不便,吴某改日定亲自拜访!老三,送她二人下山,不得再无理了!”

鬼童子看看了师父并没有反悔之意,一时也摸不到头脑。

伍齐天暗中用了一个眼色。

鬼童子一拍他的大脑袋“啊?啊是!二位跟我走吧”他领着文华若烟向山下走去。

望着若烟文华二人下山,秦双蛮不解问道“师父为何要放了他们?莫非……”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想不到陈万忠躲在这里,哼,我找你找的好苦!”伍齐天那一脸温和的笑容瞬间即散,渐渐地凝固成一股杀伐之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