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拔刀相助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096字
  • 2022-03-08 17:56:01

自打从碧剑山庄回来,文华逢人便洋洋得意,与人说个不停。

此时他正蹲在村中一颗大槐树下,一群不大点的小孩将他围在正中间。

文华将那把宝剑‘锦’捧在掌中,一边吹牛皮一边哈哈大笑,唾沫横飞。

他拍掉一个小孩伸出来的手,瞪眼吓唬道:“小孩儿可碰不得,这把剑削铁如泥,你这小手碰它一下就得与你那胳膊分家啦!”

被他吓唬的小孩流着鼻涕挠了挠头:“真的这么厉害吗?文华,你这宝贝花了几个铜板?”

文华翻着白眼说道:“什么几个铜板!这可是咱凭本事挣来的!”说道此处他又得意起来,嘴角扬起老高:“那碧剑山庄成千上万的人,凭什么我单单得了这把宝剑?!就那个碧剑山庄的庄主名叫谭天,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嘿!真是慧眼识真人,一下子就看中我了,非要送给我。为啥?还不是因为咱本领高强!”……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帮虎头虎脑的孩子们,有的甚至还流着哈喇子。“等将来你文华哥在江湖上扬名立了万,你们就等着吃香喝辣的吧!”

若烟手叉着腰,看着文华正讲到精彩之处,真是哭笑不得。她眼珠一转,冲文华喊到:“文华!文华!”举着剑向文华招手:“师父叫你呢!”

文华在树下应了一声,转过头对手下那帮‘小弟们’说道:“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在和你们讲那碧剑山庄的故事”

有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指着若烟问道:“若烟姐姐的那把剑跟你的长的好像,也是碧剑山庄的么?”

文华点了点头:“嗯,你若烟姐的本领也是很大的!”

“你不是说那宝剑仅此一把么?”

文华站起身,走向若烟,口中含糊“仅此两把,仅此两把…”却脚底生风,走的飞快。

碧剑山庄一行虽然短短一个月时间,但对于文华风行若烟三人来说,却是涨了不少见识。文华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但是从心底却暗自较上了劲。那一行,不论是谭天、古北庭、吴飞谷那些江湖中最顶流的高手,还是谭芳、吴笑迁、曲心画那些平辈的年轻人,都使文华认清了自己与之的差距。

从前那个做事随随便便的自己,已经开始悄然改变。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文华心中仿佛竖起了三尺剑。对于武功一途,格外用心。

***

百花村后面群峰布列,大大小小的山头不计其数。到了夏天更是青山绿水,曲径通幽,山花荆榛,林木葱茏。

正所谓:行走时常闻潺潺水声,休息时总有鸟语花香。古树下常有仙草相伴,团簇中偶有灵药潜藏。进山的猎人满载而归,出山的樵夫欣喜而还。

若烟文华闲来无事时总结伴而行进山采药,二人行走在山水之间说说笑笑。

软草脚下踏,清泉石上流,身旁佳人相伴,耳畔微风徐徐,使人心旷神怡。文华想到去年时与若烟相遇的光景。那一次两人虎口脱险,哪有此刻轻松心情。

“若烟,你说咱两再遇见老虎怎么办?”

“还是别遇到的好,你忘了上次有多狼狈了?”

二人回想起那时情形不禁捧腹大笑。

“这边走,姑姑说寻些薄荷制作锦囊驱蚊,我们去找找。”两人不知不觉走进山谷,采了些薄荷还有金银花。

走着走着文华停下了身。

“这深山之中怎么会有人啼哭?”文华奇怪地问道

若烟侧耳细听,果然隐隐约约听到了女子和孩童的哭声,凄惨悲恸。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文华一时奇怪,诺大深山中怎会有如此悲惨哭声。

“哎,走到红豆山不能再往前走了”若烟一把拉住文华,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红豆山再往北,群山叠着群山一眼望不到边际,尤其陈万忠说过,最近冀州不太安宁,出了不少怪事,至于是什么怪事他到没有细细的讲,只是嘱咐他们不要到处乱跑。

偏偏那吵杂声与哭喊声钻向文华耳中,越发凄厉,绝不是少数人在哭。这哭声!本是青山绿水,却好似进入国破家亡幻境;只见夕阳未落,怎奈听得百鬼夜行哀嚎。

两人此刻都有些害怕。

文华牢牢抓住若烟的手向前走去“或许是村里人遇到什么麻烦,都到此了,还是近前看看”。

文华若烟顺着声音走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前方人影。

到了近前一看,只见在山路上十余名女子夹杂着几名儿童边走边哭,衣衫褴褛,落魄潦倒。八名黑衣壮汉在两旁,人手一柄鬼头大刀,寒光闪闪,怒骂不停。

“别哭了,再哭老子先在这解决了你”几条大汉面目狰狞,厉声喊道。

文华脾气暴躁,心想: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强盗截人越货!他全然忘了若烟还在身旁,当下飞身上前拦住去路。

“站住!你们是何人?做此勾当!”文华反手提剑,目光炯炯。

黑衣人也没想到此处竟有外人,先是一愣,随即一换眼色,不由分说,举刀便砍。

若烟本欲先拦住文华,怎知他一下跳将出去。眼见文华与人交上了手,不容细想,随身赶到,拔剑相助。

一时间黑白两剑上下翻飞就同八柄大刀战在一处,两人在陈万忠门下习剑两年有余,面对凌厉寒刃,丝毫不落下风!

文华更是一腔热血。他举剑挡住两柄刀,腰向右转,右臂内旋,剑锋由左前向右弧形快速抽回,用了一招‘秋色入秦’平空划在这两人胸口,刺啦一声,将那两人胸前划了两道伤口。大喝一声,举剑虚空一刺,右脚同时抬起,踢到一人肋处,那人凌空飞出去一丈多远。

剩下五人看情况不妙,拉起倒地的三个伤者转身就跑。

文华甩衣襟就要去追他们,被若烟拉住。“算啦,别追了,先问问她们怎么回事”深山中如此多女人孩子被歹人强迫行走好不奇怪。事情也许并没有如此简单。

当下有一个大胆妇女说道“我们本是浙江商团,跟家北上行商,哪知海上遇到强盗,男人们下落不知。海贼把我们送到这些黑衣人手里”

文华听罢,怒火中烧。他最恨恃强凌弱、欺男霸女之人,眯着眼胸口一起一伏,脸色通红。

“好了,现在平安无事,你们快走吧,不然那些人回来,你们恐怕又将遭到毒手。”若烟指着出山的道路对她们说道。此事太过蹊跷,如果说是土匪的话,他们怎么会在罕无人烟又道路不通的深山幽谷中扎寨?

这时文华皱眉说道:“若烟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我看看他们去了哪里”

怕啥来啥,若烟一把拉住他。她深知此刻已危险重重,怎能放心文华孤身一人前去。

“没事,我如今学武也算小有成就,他们奈何不了我”文华出手打败三人,觉得自己定能来去自如。口中虽说去去就回,心里想的却是勇闯龙谭虎穴,一举降服那帮恶人。

一个人就怕被骄傲蒙蔽双眼,全然不计后果的文华定然会因此遭遇不少挫折。

“呵呵,你们谁都走不了”背后一人幽幽说道。

文华转身一看,先吸了口冷气!只见这人身穿绿袍,面无血色,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正盯着自己与若烟。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刚刚逃走的那五个黑衣人。

未等文华搭话,那人已欺身来到跟前,形如鬼魅,平地像是刮起一阵阴风。文华拔剑便刺,可是回风剑法有余怎奈气力不足,游斗不到二十余合。那人身形一转,一手拍开文华的剑,另一只手成爪状一探,快如闪电,瞬间捏住文华右肩。文华来不及反应,“喀吧”一声已卸掉文华肩膀。一股巨大的痛感如万箭穿心,文华胳膊一抖再也拿不住剑,当啷一声,人与剑皆砸在地上。

事情发生眨眼之间,若烟还没来得及上前,那人又瞬间而至,宽大的袖袍挥了两挥,若烟的剑已然到了他的掌中。那人举手又抓向若烟,若烟纵身两拳生风左右开弓打了出去,绿衣人呵呵一笑歪头扭身躲开,提起一掌看似无力拍出,若烟感到胸前炸裂一般,再运不得一丝气力,嘴角淌出一股鲜血。

文华撑起单臂欲起身,绿袍人回过头来,将手中那把白剑抽出,抬手向下,扎在文华腿根上,将他钉在地上。

众人被眼前的场景吓的呆住了,满地的鲜血。那人还是瞅着文华发笑,只是脸色极其阴冷,眼神毫无神色。

那人扭了扭脖子问道:“你们两个看起来有些身手,谁派你们来的?”

文华满头大汗,疼的声音颤抖,但心底却没有一丝畏惧“爷爷来此,不用谁派!”

沉默了一会,绿衣人不想再问。对手下一招手“男的杀掉,女的一同带走”

在他眼里杀一个人如吃饭一般轻松。

这时若烟提剑挡在身前,平时温柔如水的女子,此刻冷若冰霜,眼中尽是坚韧不屈。她缓缓开口,字字铿锵:“要杀他,先杀我!”

短短六个字进入文华耳中,文华瞪大眼睫毛微颤。在他心中这六个字胜却千言万语。

那人转过头来看着两人,兴起一丝趣味。“哦?那就一起带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