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绝世武功
  • 古楼烟雨
  • 或人之等
  • 3634字
  • 2022-03-07 18:00:10

文华与吴笑迁剑拔弩张,正要动手。

一道青影瞬间来到两人中间,来人正是风行。风行心思缜密,他料到文华学武不久,定然不会是这吴笑迁的对手,若出现差池自己如何向文兴与师父交代?

风行一推文华,沉声道:“下去!”

文华逞起强来:“兄长,我得教训……”话未说完,只见风行双眉倒竖,脸色铁青,立目喝到:“你给我下去!”文华头一次见到风行此般生气,再不敢说一言,低头走向亭外。

吴笑迁哪里肯放过文华,冲着文华连连冷笑:“胆小鬼,把剑留下”文华只是身形一顿,却没有回头,绷着脸径直走向若烟。吴笑迁又要开口,风行已如金钟般,立在他身前。一言不发,不言自威。

吴笑迁上下打量风行“你又是何人?”

风行身形挺拔,青衣随风飘扬。“我是他师兄,你有何不满,尽对我来!”风行目光炯炯,姿态磊落,站于台上潇洒非凡。

“好,好!”吴笑迁虽见风行仪表堂堂,自知其要强过文华数倍,不过却全然没有在意。“你说你是他师兄,那就报上师门名号吧”

风行低眉瞬息,随后抬眼讽道:“你我之间切磋武艺,与师门何干?”

两人数语之间,已将矛盾挤在一团再难解开。吴笑迁存心捉弄是非,此刻更是已然心怀怒意,当下不再说些什么。只见他面色阴冷,脸上笑容逐渐凝固,突然间探手抓向风行。

来招毫无征兆且势如闪电,然而风行眉眼间舒放自如,将身侧过,一只手同样奇快无比,将吴笑迁手腕扣住。吴笑迁心中大惊,他万没料到风行竟有此般身手,当下也不敢再大意,左掌平推,左脚右移,右脚弹出,这一掌一腿同时发出逼向风行。吴笑迁虽自大轻狂,但一身武艺却也精妙。风行不得撒开手,两人身形互转,掌风如剑破空不绝,转眼交手二十多个回合。

台下众人皆知吴笑迁来历,所以见到风行与之交手非但未落下风,反而稳如泰山,更有一丝取胜之势,不禁瞠目。都在暗中猜测风行来路。

但两人孰强孰弱,唯有两人自己知晓。

吴笑迁自恃高超武艺与风行你来我往,内心却不免暗衬“这厮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惊人掌法,若要胜之,绝非易事!”但他素来争强好胜,几乎是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怎能输于这无名小辈。一时间发起狂来,拳掌如疾风骤雨般洒出。

反观风行,一脸风轻云淡。自身习武十余载,第一次与人较量反而留情三分。此次与若烟文华同来,他一心遵循兄长之道,左右兼容。但风行本性热血,眼见文华一再受辱,已然忍不住吴笑迁那一系行为,所以拔首而出。

面对吴笑迁凶狠招数,风行心意已定,手脚开阖间浑身一震,衣袂仿佛随风扬起,脚下石砖尽数开裂。

雪山派掌法至阴致寒,吴笑迁自提一口气双掌飘然而至,目露寒光冷声说道“今日可饶不得你!”风行有意挫他,哈哈一笑“来得好!”随后双掌如龙横出,气势磅礴。双掌接在一处,吴笑迁不觉面色一灰,风行掌力之刚强,自己平生从未遇过!

两掌交接瞬间,吴笑迁便如风吹落叶倒向亭外。

在场众人全都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风行扭身向一旁谭天抱拳,告了一声“失礼了!”瞥了一眼倒地的吴笑迁,应该无甚大碍,风行提衣便走。

这时身后一声怒喊“竖子,站住!”风行回首,一位坐在椅子上白发老者倏地起身,飞上前来。老者满脸怒意,虽距风行遥尺间距离却仍旧抬手指点“如此地方,尔竟敢出手伤人,你家长辈没有教你体统二字?!”

老者怒发狂眉,风行已然知道他就是吴笑迁的伯父雪山派掌门人吴飞谷了。

风行不卑不亢,端庄磊落,朗口说道:“风某行事,自比‘体统’还饶三分。我即便有错,自有家师管教,而你作为那人长辈,却教的一个糟糕侄子!”

吴飞谷本就护短至极,原本就傲视天下的他,竟被宵小耻笑,此刻也顾不得长幼之分。一甩肩上白袍,亮出了兵刃,怒极反笑:“好,好~!今日我就替你师门教训教训你,且留下这一条臂膀吧!”

谭天唯恐事情越闹越大,正欲开口阻拦。

风行环扫在场众人,见无一人有公道之言。便放开了手脚,此人若起得性情,天下无双!风行遂一时兴起,举起手豪气干云“哈哈!风行臂膀在此,欲得者速速来取!”

一道寒光流星般闪过,吴飞谷弯刀急转,第二刀向闪身的风行砍去。到底是一派掌门、江湖头一流高手!吴飞谷刀法、功力势不可挡。风行低下头,堪堪躲过,头上发巾却被利刃削下半截。

未等再战,亭外文华大喊“接着!”一把黑剑落入风行掌中。

清风灌入凉亭,风行手持宝剑长发飞扬,丝毫不失潇洒。手中也不再迟疑,拔剑便刺。

刀剑相击,杀气盖过酷暑。亭外众人已然看的呆了。

谭天心知若再不阻拦,两人必有一伤。在自家地界,若是吴飞谷伤了,碧剑山庄与雪山派从此再难来往。他一方面又爱惜风行之才,唯恐他受伤。所以提声大喝:“两位住手!”

风行与吴飞谷同时跳开。吴飞谷瞪着眼珠观瞧风行,面有异色:“你用的清风剑法?!陈万忠是你什么人?!”

风行持剑在手,只是不语。心中不免后悔起来,师父临行前特意嘱咐自己莫要暴露师门。

谭天走到两人中间,脸色沉重“两位在此大打出手,未免也太不给我谭某面子了吧?!今日碧剑山庄亮剑,本意是趁此机会结交天下英雄,并非有卖弄、炫耀之意。此处也非他人耀武扬威之地!”

谭天作为东道主,一番话说出,铿锵有力。他对风行道:“风贤侄且下去如何?”

风行敛住神情,再次抱拳,挺身走出凉亭。

吴飞谷自知理亏,又想到风行定与陈万忠有些关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谭天笑脸劝道:“吴老怪!何必与年轻人如此认真。来,你我同去饮酒。”他向众人抱拳“呵呵,方才只是个小小误会,诸位来者皆是客人,谭某庄上略备酒菜,各位来此可须得尽兴而归!”

谭天不亏是在江湖行走数十年,说的一口漂亮话,已将压抑气氛缓和无几。吴飞谷见侄子并未受到多重内伤,便也罢手,随谭天落座。

风行回到亭外,大方坐下。

文华历经此事再看向兄长,内心不免触动,眼角渐渐泛酸。若烟也是满心敬意。

风行两只手各自拉住文华与若烟。三人相顾一笑,只觉胸中深情能蔽过烈日,舒颜亲睦胜似清风。便也觉得,天下间虽大,却没有什么地方去不得的!

人生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一天的时间瞬息即逝,风行三人观完山庄盛会,也该返程了。

天蓝如碧,杨柳尽显十里柔情。谭天站在庄前与众人一一辞别。

风行跨步上前施礼:“这几日多有叨扰,谭庄主切勿见怪。风某三人告辞了!”

谭天粗壮小臂摆了一摆,轻拍风行肩头,短须微颤,笑容满面,眼中对风行尽是欣赏之意“哪里话!贤侄一身本领,谭天好不嫉妒陈万忠那厮!回去告诉你师父,谭某万分期待与其相会。”

风行文华若烟同时向谭天抱拳,而后转身沿着山道向山下走去。

看着几人背影迎风而去,谭天想起三十年前的自己,不禁感慨。他回头看了看身旁弟子曲心画,随口问道:“你比此子如何?”

藏衣青年持剑良久,缓缓开口:“五年之内,我不如他。十年之后,或许能与其一决高下!”

谭天听到此语垂下眼帘,摇头转身向回走“你道是光凭武艺便能战胜一人么?风行武艺不及吴飞谷,却能与之斗得如此激烈……”

曲心画瞳孔紧缩,眼中闪过一抹狂热,飞身向风行一行人追了去。

身后的谭天笑了笑心中万分感慨,今后的江湖是这些年轻人的了。

风行三人走到山下,文华指向前方向风行说道“那个老匹夫和他的好侄子!”

若烟和风行顺着他手指方向瞧去,正是吴飞谷与吴笑迁。叔侄二人也看见了风行一行人,吴笑迁面露凶色,与文华比了一个挑衅手势,吴飞谷扭过头拂袖而去。

这一对叔侄!若烟连连摇头“同在九州之上,有人早已心胸似海,有人仍旧是非不分!”

文华听后笑道:“这句话说的好!”

言语间曲心画已追了上来。他与风行目光对视许久,忽而笑道:“总一天我习得一手绝世武功,你我之间终有一决!”

文华刚想昂首说些什么,但被若烟拉住。

在碧剑山庄之内,风行就觉出此人不凡,如今相对正合心意“绝世武功么?哈哈,好!我等着。”

曲心画不再多言,回身离去。

三人不到半天时间,走到了涪水江岸旁。此时早有一舟在此等候多时,舟上绿衣少女跳了下来。

若烟撞了撞文华肩膀,斜视他道“人家这是找你的”文华呆立住,不知所措。

未等文华开口,谭芳已到近前:“三位且坐那船过江吧!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谭芳的朋友了!”……

“如此多谢了!”风行率先登船,随后若烟跟上。只留下文华,文华学着风行的样子豪气道:“谭小姐不必客气,今后谭小姐也是我文某的朋友!”

谭芳掩嘴偷笑,想那天自己落水,岸上百十人,无一人援手,唯有文华奋不顾身。不觉间红了双颊……

等三人上了船,船家抛锚摆桨,船慢慢飘向对岸,谭芳挥手大喊“再见了,文华!”

峡谷悠长,只听阵阵回应“再见了,谭小姐……”

文华并不知道那谭芳对自己的情意。这呆子正捧着手中宝剑,到不是因为这剑有多锋利名贵,而是因为此剑与若烟那剑同出一炉,天生一对。

文华瞧向若烟,但见若烟柳眉紧紧缠在一处,朱唇泛青,眼梢暗淡。他不禁问“若烟,你好像不怎么开心”若烟轻叹一声:“天下名剑之多,为何我偏偏找不到祥云剑的下落”

文华听后安慰她道:“我当什么事情,此事包到我身上!”若烟眼眶微红、眼角湿润,柔声问道:“真的?”

“那还有假?!莫说是一把祥云剑,便是天下所有名剑,只要你喜欢,我全为你拿来!”青年说出此话时,尽显风流!

三人牵马缓行,回首看向碧剑山庄,隔江而望,天高水长,园青庄绿。遥望见山庄横墙,那把巨剑虽看不到却也浮现在眼前。

这本是江湖的沧海一粟,却将江湖本色显出十之五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