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独一无二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3字
  • 2022-03-19 11:37:22

也正是因此,她发了一会呆,才垂下眸子,回应赵寒沉的话:“好。”

真是乖得不得了。

赵寒沉很满意,摸了摸她的头发,夸她:“宁宁真乖,去吧。”

程微月这才离开。

坐在沙发上的周京惟看着眼前这一幕,眸色压下来,都是暗沉。

他是律师,对于人的性格和内心真实想法,有着超越常人的观察能力。

他看的出来,她过得并不开心。

赵寒沉没有好好照顾她,对吗?

这个念头是毒药,心口有泼了硫酸一般的疼痛感。

有那么一瞬间,周京惟想要叫住程微月。

他想问她:“是不是不开心?”

可是太逾矩,也太突兀。

她甚至不认识自己。

他低头,不动声色的用指骨按着额角。

赵寒沉已经在他的对面坐下,他的笑容意气风发,挑着眉朝周京惟笑:“她叫程微月,是我女朋友。”

微月....

微月....

名字真好听。

周京惟动作顿住,缓缓放下,在抬头时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一系列小动作,终于掩饰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他没有回答赵寒沉,只是将手中的文件扔在了赵寒沉面前。

赵寒沉没有察觉异样,对于周京惟的沉默不语,也不觉得意外。

他知道,周京惟一贯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

因此,他只是耸耸肩,便捞过桌上的文件,翻看起来。

赵寒沉看着前面的内容,表情还是和缓的,一直到翻到最后一页,他的表情多了探究和兴味:“这个风险评估为什么这么高?京惟,你不会是要宰我吧?”

周京惟依旧是那副慵懒清冷的模样。他挑了挑唇角,淡淡道:“你嫌贵,可以找别人。”

找周京惟做法律顾问,一件案子费用原本便直逼九位数。这样一拖延耽搁,真是每分每秒都在烧钱。

“别啊,换成别人哪里放心,这块地景星是一定要改造的,而且还不能有一点点差池。不然,我这个总裁,怕是要坐不稳了。”

赵寒沉说到这里摇着头,似真似假的叹气,凤眼掺杂了一些挪揄笑意:“我如果是你,我也不回去接管周家,自己赚钱自己花,怎么都比伺候那些老头子强得多。”

周京惟笑而不语,气氛还算和络。

等到聊得差不多了,赵寒沉从西装口袋里拿出香烟:“来一根?”

周京惟看了眼烟盒上繁复的图案,收回视线,“这款烟太烈了,抽多了对肺不好。”

赵寒沉笑意更深,他弯下腰,从桌子的夹层下掏出一包烟,扔到了周京惟面前:“知道你抽不惯,特意给你备了你平时抽的。”

白色的纸壳,上面是烟草叶子的素描。

两人默契的点燃了烟。

赵寒沉将烟灰点在烟灰缸里,重新坐回沙发,又深吸了一口,道:“你回国以后,回过周家吗?周伯伯很挂念你,你堂弟也是。”

周京惟缓缓吐出烟雾,隔着轻烟薄雾,他的面容带着说不出的矜贵散漫。

他缓缓道:“你想问我堂弟,还是我堂弟的妻子?”

周京惟的堂弟周斯珩,娶了乔家独女乔净雪。

那是赵寒沉的初恋。

赵寒沉拿着烟的手一僵,又若无其事的递到了唇边,自嘲笑笑:“京惟,人艰不拆。”

竟是有那么几分无奈的意思。

周京惟不能不想到方才站在会客室门口的程微月。

她看起来那么单纯,那么执拗的喜欢着眼前的男人。

指尖的香烟燃到了尽头,周京惟用手捻灭,痛感让他冷静了许多。

他语气沉沉,带着警告的意味:“赵寒沉,人要学会知足。”

赵寒沉难得听见周京惟这么说话。

眼前的男人一贯漫不经心,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是今天,似乎是有些生气了。

赵寒沉愣住,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门口的叶城察觉两人之间气氛不对,连忙打圆场:“赵总,周先生,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二位可以去一品居用晚饭了。”

赵寒沉笑笑,道:“是了,一品居这两年上了几个新菜色,微月很爱吃,你待会儿也尝尝。”

周京惟对吃什么不甚在意,可是赵寒沉口中那句“微月很爱吃”,让他心中的弦被轻轻拨动。

他散漫笑笑,伸手扶了扶镜框:“那就一起过去吧。”

赵寒沉见他态度转圜,自然是乐见其成,笑道:“成,我开车。”

一品居的豪华包厢里,程微月点了几样自己爱吃的港式茶点,赵寒沉爱吃辣,又点了几道辣菜。

菜都上了,程微月推算那两人的公事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才打电话给赵寒沉。

程微月的电话打来时,赵寒沉正在开车。他只是瞥了一眼一旁的手机,就对坐在副驾驶座的周京惟说:“微月打过来的,帮我接一下。”

手机屏幕散发着蓝莹莹的光,上面显示着“微月”二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周京惟的目光在那串数字在多停留了一下,才将电话接通,按了免提。

程微月说话是江南女子的腔调,吴侬软语,轻声细语的。

她说:“寒沉,你的朋友喜欢吃什么呀?我们两个爱吃的,我都点了,就差你朋友的了。”

赵寒沉笑着道:“我哪知他爱吃什么,你直接问他呗,手机在他手里。”

程微月想起放在办公室里消沉慵懒,诗意斯文的男人。

她很少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不要说,是这般惊艳人心的男人。

周京惟感觉到她的局促,体贴的主动开口:“程小姐你好,我是赵寒沉的发小,鄙姓周,周京惟。”

程微月连忙道:“周...周先生你好,我叫程微月,路程的程,微小的微,月亮的月。我父亲说,我出生是六月十五,照理说应该是满月,但是月亮却意外没有很圆,所以叫微月,我父亲还说...”

她顿了顿,大约是觉得自己啰嗦,沉默下去。

周京惟温声道:“还说什么?”

程微月这才不好意思的总结:“父亲说,六月十五的小月亮,独一无二。”

小姑娘是紧张,所以恨不得把生辰八字都告诉自己,生怕怠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