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关于软肋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4字
  • 2022-05-02 13:28:00

周京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两人在卖场逛了一上午,临近中午终于把东西买齐了。

程微月看着眼前堆成小山的购物车,有几个山竹被委屈巴巴的挤在角落。

她有点不好意思:“我一个人用不完这么多东西。”

“先用着,不喜欢的就扔。”周京惟动作自然的摸了摸程微月的头发,语气温和:“喜欢逛超市,我们就常来,月月开心最重要。”

程微月脸皮薄:“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周京惟没有和她纠结这个问题,笑了笑,轻淡的说:“是我的意思。”

买单结束后,两人推着购物车,打算去地下停车库。

电梯里面有不少的人,周京惟将程微月护在角落,用购物车和自己的身体帮她挡开其他人。

他一贯散漫矜贵的样子,哪怕身处如此逼仄的电梯里,还是说不出的夺目。

程微月承认,她有点心动了。

具体是什么时候不清楚,但是的的确确,是心动了...

秦贺深夜接到赵寒沉的电话,今早便直接抵达了泾城。

景星集团的总裁办公室,秦贺浅浅品着茶,时不时抬手看一眼腕表,直到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他看见赵寒沉脸色不虞的走进来,后者不知怎的,眼角眉梢透露出一股子丧气。

秦贺最喜落井下石,见状桃花眼微微眯起。

他笑起来温润如玉,衬得眼角那颗泪痣越发活色生香,语调却是挪揄:“赵总这是情场失意,商场也失意啊。可不要到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才好。”

赵寒沉眼角跳了跳,表情愈发隐忍。

他咬了咬牙,笑容透着股寒气:“秦贺,我今天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再试探我。”

秦贺才不管他高不高兴,反正秦氏和景星的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连装都懒得装。

他双腿随意交叠,金刀阔马的坐在沙发上,笑了笑,道:“昨天周京惟在北城那么大的并购案上当场离席,搞得陈氏和李氏两家都非常不高兴,我还以为是京城这边出什么大事了,原来是你整出来的幺蛾子。”

赵寒沉不想提昨晚的事,他忍耐的闭了闭眼,道:“我找你来是想说市中心那个项目什么时候正式开始,董事会马上就要改选了,今年我一定要从赵明琛的手上把董事长的位子拿下。”

“你是真的...”秦贺欲言又止的笑笑,往赵寒沉心口捅刀子:“真的不怕那位程小姐恨你一辈子啊,你要拆的可是她的家。”

秦贺这个人,足够冷静,足够心狠,最知道怎么往人肺管子里戳。

赵寒沉是真的有一瞬间被他呛得喘不过气来。

他深吸一口气,俊美的面容寒凉,语气更冷:“那么你呢?如果换作是你,你难道会为了私人感情影响公事吗?”

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够为了所谓爱情,放弃原则和底线。

秦贺懒洋洋的笑了笑,用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轻轻道:“如果是我,我会在动手之前,就把我的软肋藏起来,我会切断她离开我的所有退路。”

“赵寒沉,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秦贺眼底的笑意敛起,变成了冷冽的狠,他声音放得更轻,像是某种晦涩的隐喻:“软肋要藏好。”

赵寒沉在一瞬的触动后,唇线抿得发白,他收敛表情在秦贺面前坐下:“这话有趣,谁教你的?”

秦贺挑了挑眉,一本正经的笑笑:“我爸。”

赵寒沉看了他一眼,语气莫测,意味深长:“你父亲的意思,可能和你所说的不怎么一样。”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宠妻无度,年轻时甚至为了他的妻子不惜和秦家上下反目。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做得出秦贺口中的狠辣之举。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了它意罢了。

秘书叶城带着董事会的代表从外面走进来,看见沉默的二人语气恭敬:“赵总,赵董事已经到了。”

站在叶城身侧的老年男人叫赵栋,是赵寒沉的父亲赵明琛的亲哥哥,虽然今年已经六十岁,但还是精神矍铄,一副精明且算计的模样。

他朝着赵寒沉和秦贺颔首,做足了笑面虎的姿态:“寒沉和秦先生都到了啊。”

秦贺更是装腔作调的好手,闻言笑意动人,语气热情:“赵董事好。”

赵寒沉对于眼前二人的虚情假意感到十分厌烦,没什么虚与委蛇的心思,淡淡道:“先谈正事吧。”

叶城见状后退几步,转身往外走去,临走的时候,轻轻带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会谈还算是顺利,两个小时不到便也就谈了个七七八八。

秦贺一直都是那副笑意宴宴的模样,直到他的私人手机响起。

他脸上的表情有一刻忪怔,接通以后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眼睫低垂下去,眉眼森然泛着冷意。

赵寒沉听见他说:“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

已经不单单是咬牙切齿了,那声音就好像从冰水里捞出,浇泼在寒冬腊月的地上。

他捏着手机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步伐之快,明眼人都能看出不寻常。

赵寒沉却很高兴。

毕竟能看见秦贺情绪失控,真是很稀奇。

什么软肋要藏好,不也没藏住吗?

不过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下午周京惟临时有了工作要出门。

程微月送他到门口,后者亲亲她的额头,用沙哑慵懒的声音说:“好好吃饭,知道吗?”

程微月红着脸乖巧点头,等到周京惟走了,便一个人缩在房间里,润色了一下自己的简历,在网上投了几家公司。

都是摄影类相关的工作。

直接的纪录片或者剧组运镜类的实习工作机会很少,竞争也大,也许还学不到什么东西。

程微月原本就不怎么擅长在剧组那种人群繁杂的地方工作,也不想太勉强自己。

她打算先熟练对于镜头的调度,之后再去应聘实习导演,这样也能比较得心应手。

周京惟之间说的关于文物的实习摄影,她也是真的很感兴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