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睡在一起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4字
  • 2022-05-01 11:04:06

周秉权不在乎这个程微月是谁,他只知道他现在掌握住了一个很好的把柄,也许可以让周京惟顺着他的心意而动。

陈奕安一直跟到门口,才适时开口:“少爷,我已经让私人医生往您这边赶了,您不用担心程小姐,会有人帮她做身体检查的。老爷那边....那边让我把这些文件带给你过目。”

大约是大家族的通病,周家血缘亲情同样淡薄。

在过于庞大和骇人的利益面前,那些所谓的手足亲情薄如蝉翼,不过是笑话。

但是周京惟对周秉权还是尊敬的,闻言淡淡的说:“知道了。”

陈奕安松了口气。

他还真是没怎么想好,要是眼前这位祖宗不答应自己该怎么办。

私人医生过来给程微月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周京惟一直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被摘下来,露出消沉慵懒的眉眼,透着点说不出的凌厉和压迫感。

他正在用一块绸布细细擦拭着眼镜,动作很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眸中的情绪克制而隐匿。

他看起来很镇定。

医生给程微月做完身体检查,其中资历最高的一位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少爷,您的朋友没有什么事。”

他才终于缓缓抬起眉眼。

直到此时众人才发现他的神情透着点戾气,眼睑血色蔓延到眼角,颜色渐渐加深。

他的眼睛形状很漂亮,深而窄的双眼皮,眼尾的弧度优美,缓缓收敛成一线,此番这般染上红,有些说不出的破碎美感。

他开口,声音平淡:“都出去。”

众人没敢耽搁,默契的离开。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周京惟才缓缓走到了床的另一侧。

他躺在程微月的身侧,安静的看着她很久很久,眼眶越来越红。

许久,他试探着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时,指尖还在发抖。

程微月睡的无知无觉,而周京惟将脸埋在她的肩膀,呼吸分明在颤抖。

不是不害怕的,只是在没有确认程微月一切都安全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让自己的情绪有一丝丝的偏差错漏。

周京惟从小就被教育要学会伪装,学会隐藏情绪,他也一直都做得收放自如,这么多年,这样的惊惧慌乱,是第一次有。

他想,人这一生总不可能永远顺风顺水的,他过得太顺,程微月是上天给他的难题。

而他还没有解出谜底,就已经丢盔卸甲,为了她乱了方寸。

是报应吧?报应他从前不相信真心,如今才会栽得这么重,这么狠。

这般说起来,好像也是应该的。

他心甘情愿......

程微月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睡在那间熟悉的房间里了,少女心满满的装潢,空气中有甜腻腻的助眠香薰的气味。

她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记得直升机停泊,之后又一个模糊的身影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将自己抱在了怀里。

现在这个身影慢慢具象化,变成了周京惟的模样。

他明明在外市出差,却为了自己打乱计划,仓促回来。

程微月心有不安,掀开被子往外走去。

她走到了一楼,空气中有咖啡苦涩的香气。

周京惟坐在沙发上,手里是一张报纸。

他将报纸随意一折放在一旁,看向自己,语气听不出情绪,温淡自持:“睡得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微月摇了摇头,坐在他的右手边的沙发上。

周京惟笑笑,看着她拘谨不安的样子,起身走到她面前。

程微月手捏着衣摆,眼神流露出几分紧张来:“周京惟...”

“嗯。”他似是轻笑,倒是温柔,应了她。

只是话落,他微微弯下腰,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程微月闻到冷清的木调香气,掺着点清泠泠的雪松。

她蓦然抬起头,鼻尖擦过周京惟的下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她的歉意吞没在后者的唇齿间。

周京惟捏着她的下巴,吻得很温柔。

程微月只有一瞬想要推开他,之后肩膀便松懈下来,无声的接受了。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

周京惟的吻技明显比上一次好了很多,也许在这方面,男人都有本能。

周京惟感觉到了程微月的配合,他低垂着眉眼,看着自己怀里闭着眼睛,明媚烂漫的少女。

真的好乖。

乖得他都下不去手了。

周京惟松开她的下巴,看着程微月嫣红的唇色。

他眼神暗了暗,手轻轻搭在她的腰上,嗓音染上了点喑哑,分外性感:“今天有课吗?”

大四课已经不多了,更不要说如今已经快要结课了。

程微月不敢看周京惟,眼神胡乱瞟着,哝声哝气地说没有课。

周京惟笑笑,摸摸她的耳垂,看着耳垂上面染上绯色,才用懒倦斯文的声音说:“女朋友,我家没有女孩子的生活用品,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们去超市,你自己挑好不好?”

‘女朋友’三个字和方才那一个吻联结成烙印,清晰的告知程微月,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哪怕这其中种种,和正常的相爱顺序产生了偏差。

她说好,终于抬头看向周京惟。

“先吃点早餐,我们再出门。”周京惟摸了摸她的发梢。

程微月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握住了他的手臂。

她的指尖温度有些凉,缠在他的手臂上。

周京惟的手臂肌理线条流畅漂亮,手感偏硬,能感觉得出是长期健身的结果。

周京惟先是看了眼程微月的手,抬起头,笑意清浅地看着她:“怎么了?”

程微月的眼睫颤得不像话,却故作冷静,说:“我们要睡在一起吗?”

周京惟脸上的笑意淡了些,他慢条斯理的挑了挑眉:“如果我说要呢?”

程微月只是咬着红的充血的唇,许久松开,上面留下了两派浅浅的牙印,她说:“我知道了。”

倒是真的识趣,知道有求于他,连拒绝都不敢。

周京惟气笑了。

“程微月,”他冷声喊她的名字,命令的口吻:“抬起头看我。”

程微月依言而行,眼睫毛抖得更厉害了。

周京惟看着她这个样子,气消了大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