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放下一切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3字
  • 2022-04-30 20:10:31

程微月没有说话,用缄默反抗着。

赵寒沉的脸色灰败了下去,他突然将红酒瓶放到了程微月唇边,捏着她的下颌迫使她开口。

“我不要...赵寒沉,你疯了吗?”程微月用手推搡着赵寒沉的胸膛,想要反抗他手中的桎梏。

只是男女之间的力气原本就悬殊,更不要说赵寒沉根本没有惜力。

“月月,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乖吗?就是喝醉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会反抗,会乖乖的回答我的所有问题。”

赵寒沉的声音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这瓶酒度数很低,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不会让你出事。”

程微月感觉到有几滴酒液滴在了口腔里。

赵寒沉确实很有分寸,他将量控制得相当精准。

精准得让人发指。

程微月感觉到下颌的禁锢突然松开了。

赵寒沉将车窗打下去,直接将一整瓶红酒全部扔在了外面。

他从衣袋里拿出香烟盒,点燃了一支,一言不发的抽着。

他知道的,要不了多久,程微月就会醉了。

醉了好。

醉了就乖了。

直到寂静的夜中,有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响起,渐渐逼近。

直升机在不远处渐渐下降,出现在了赵寒沉的视线中。

那是周家的直升机。

赵寒沉扯着唇角,笑得冰冷。

周京惟可真是做得出来。

放下外市那么大的案子,不惜动用周家的势力,一分钟都不肯耽误。

他从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这个朋友是个痴心的?

直升机停下后,赵寒沉看见周京惟从里面走出来。

他身上穿着长款深色西装,看打扮是直接从某个正式场合赶过来的。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平素一贯漫不经心的人,此时眉眼间沾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郁。

恰如他此时此刻周身的底色,冰冷、阴郁、狠戾、偏执。

赵寒沉听见副驾驶座的程微月的嘤咛,声音像是猫,挠过心口,留下又细又长的伤痕。

看着好像是不足挂齿的,可是却能天长日久,再也无法愈合。

多残忍。

周京惟金丝眼镜后的眸光沉沉,他冷白修长的指尖点了点赵寒沉的车窗,语调冷静:“把车门打开。”

赵寒沉挑了挑眉,照做了。

周京惟一言不发的拉开车门,一直紧绷的弦不敢稍微松懈。

他看着程微月醺然安静的样子,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用温柔到仿佛怕吓到她的声音说:“月月,我抱你回家好不好?”

程微月的脑子其实已经不怎么清楚了,她闻到了周京惟身上温暖慵懒的木调冷香,驱赶走了她鼻尖辛辣的烟味。

她自发自觉的朝着周京惟怀里缩,语气很委屈:“哥哥,宁宁不舒服...”

“哥哥在,哥哥带宁宁回家,好不好?”周京惟嗓音放得很轻,微微弯着腰,轻轻拍着程微月的后背。

许久,程微月在他怀中揉揉眼睛,软声软气的说好。

赵寒沉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在此之前,他还能自欺欺人地说,程微月是为了报复他才和周京惟在一起的。可是此时此刻,他骗不了自己了。

程微月分明就很依赖周京惟。

抑或者说,是信赖。

而无论是信赖还是依赖,都很显然,和自己无关。

赵寒沉在这一刻突然意识到,程微月可能回不来了。

她可能是真的想要彻底放弃他了。

喉间一滞,有血腥味涌上来。

他死死闭上眼,不愿再看,只是哑声道:“她没事,只是一点点应激过敏。”

他顿了顿,嗤笑了声,又说:“周京惟,我真是小瞧你了。”

周京惟没有理会,他将程微月抱在怀里,声色淡淡:“微月的东西我会让我助理来取,赵寒沉,再有下一次,别怪我不顾赵周两家多年的交情。”

赵周两家的交情?

赵寒沉发自肺腑的冷笑出声。

原来他周京惟也知道,赵周两家是有交情的。

可是他哪有哪怕一星半点把这份所谓的交情放在心上?

倘若有,怎么会这么急不可待的就要把程微月留在身边。

可是他只是冷冷笑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有些话不必说,彼此早就心知肚明。

周京惟在周家的私人助理叫陈奕安,此时已经让司机开着车抵达了现场。

陈奕安关了车门下来,快步走到周京惟面前,语气急切,气息还有些不稳:“少爷,要不要我帮您抱着程小姐?”

回应他的是周京惟一个略带冷意的眼风。

陈奕安很委屈,他也就是好心,随便问问啊...

布加迪威龙的车型偏长,深沉的黑色,压迫感明显。

和周京惟平日里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赵寒沉却只是平静的看着,半晌,唇角的笑意加深,愈发寒凉。

也对,这才是周家未来家主该有的样子。

车上,周京惟将薄醉的程微月抱在怀里,后者捏着他的衬衣不肯放,他便微微弯腰将她整个人拢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哄着,说不怕。

如果周京惟愿意,他很容易就能让人安心,程微月感受到他的气息和温暖,没一会儿就入睡了,一直到抵达香山王府,都没有再醒来。

夜里的风很凉,许是深秋作祟。

周京惟抱着程微月下了车,陈奕安跟在后面,手里拿着厚厚一摞文件。

此番周京惟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不惜惊动周家那边,向周秉权开口要人帮忙,也要在第一时间找到程微月,其重视程度不言而喻。

周秉权倒是没有多加阻拦,只是让陈奕安带着这些东西过来让周京惟签字。

他早就想让周京惟把他那家事务所给关了,回到周家来好好接管家族事业。

周家是靠着一些不怎么磊落光彩的产业发家的,后来世世代代的周家孩子从政,也不过是想把这些不磊落光彩的历史一点点抹除干净。

到了周秉权这一代,虽然已经洗白的差不多了,但是对于周京惟当律师这件事,周家上下还是颇有微词。

周秉权不在乎这个程微月是谁,他只知道他现在掌握住了一个很好的把柄,也许可以让周京惟顺着他的心意而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