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给你时间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9字
  • 2022-04-30 13:16:07

他的手一点点失去力气,下一刻,程微月感觉到有一滴眼泪砸在了她的脖子上……

冰凉的触感令人不适,她毫不犹豫的想去擦,赵寒沉已经死死抱住了她,他整个人几乎都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他开口,声音少有的微弱,像是哀求:“月月,不要去找周京惟,不要去找他...”

可是程微月只觉得,这一幕真是可笑的要命。

她也确实是笑了。

赵寒沉看见她的笑眼,只觉得她那双好看的杏眼像是小刀子一样,正在往自己的身上一刀一刀剜。

而程微月因为刚刚缺氧的缘故,吐息有点重。她开口时,声音不稳且冷冰冰的:“赵寒沉,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知道分手是什么意思吗?”

赵寒沉身体一僵,用手臂撑着,略微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猩红的凤眼看着她,那样复杂浓烈的情绪,就好像做错事的人不是他,而是程微月。

程微月自顾自往下说:“分手的意思就是,我的往后余生,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的话落,一旁赵寒沉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尖锐、清晰,好像是凌迟的丧钟。

赵寒沉咬着牙抄过自己的手机拿在手上,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时,露出一抹冷笑,将屏幕亮给了程微月看。

他浓眉微挑,欣赏着程微月微愣的脸色,唇角弧度加深,略带凉薄的姿态:“月月,你说,周京惟是不是已经知道你被我带走了?他人在外市,山高皇帝远,远水救不了近火。你猜猜,他会不会很着急?”

程微月的情绪一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了起伏,只不过都是怒气。

“赵寒沉,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卑躬屈膝的在你身边当了这么久的替身,还不够吗?你还要羞辱我到什么地步?”

她的尖刺太锐利,赵寒沉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尽管努力镇定情绪,手背上的青筋却暴起:“月月,我可以解释,一切我都可以解释。”

“只要你说你不会和周京惟在一起,我就送你回学校,好不好?我知道你委屈,我给你时间冷静,你可以暂时不和我在一起,只要你不要拿周京惟来气我,我都不在乎。”

‘不在乎’三个字,说的确凿坚定。

程微月冷漠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手机铃声还在坚持不懈的响动着。

赵寒沉看着程微月油盐不进的反应,生了几分怒气,带着嘲弄和破釜沉舟的开口:“我给你一个底线吧,你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就是不能是周京惟!你想通了,我随时欢迎你回来,微月,你没必要为了报复我做到这种程度,对吗?不要让我们回不了头了。”

程微月没有见过比赵寒沉还要自私凉薄的人,他真的冷情到了骨子里。

“如果我偏要呢?”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话落,程微月突然用力推了赵寒沉一下,后者没有防备,被她直接推到了一旁。

赵寒沉捏着驾驶座的靠背才勉强稳住身形。

他错愕的看着程微月,声音带着难以置信的惊痛:“你就这么讨厌我吗?程微月,你忘记你说过的话了吗?你说你会永远爱我!”

许久,程微月终于侧过脸看他,她在不停响起的手机铃声中,一字一句用心回答:“讨厌、忘了、不爱了。”

这世间的爱,浓烈时浓烈,真的狠心要收回,又是何其的凉薄。

赵寒沉却依旧觉得程微月不过是在闹脾气,她心里肯定有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终于安静了。

赵寒沉见状笑得讥诮,“周京惟说的好听,事实上耐心也不过就是如此,他能为你做的也没有多少。”

程微月觉得很累,她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

这个自私自利又孩子气,肆意挥霍旁人的爱还不屑一顾,永远学不会尊重二字的赵寒沉。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坐在车内,赵寒沉不肯放她走,仿佛只要这么困住她,就能让一切回到他所希冀的轨道上一样。

程微月头靠着车窗不去看赵寒沉的脸,她干脆什么都不说了,有些话说了是没有作用的,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天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暗了下去。

赵寒沉没有开车灯,于是这样的黑暗很快就涌进了车内,吞噬着身处其中的人。

程微月有点低血糖,加之夜色,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她突然听见赵寒沉很惊喜的声音,他说:“月月,外面有萤火虫,我去给你抓萤火虫好不好?”

程微月连眼都没抬,声音古井无波:“赵寒沉,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前者沉默了片刻,突然低低笑了,笑得森森迫人,他话语冷沉:“月月,你究竟要我怎么样?嗯?软不吃,硬不吃,你要我怎么讨好你,你才能好好和我说句话?”

程微月沉默不语。

好好说话吗?

只有和自己在乎的人说话,才是有意义的。

除此以外,不过是浪费唇舌。

她用半条命换来的大彻大悟,但凡回头看一眼,都是她该死。

程微月听见车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如梦初醒的睁开眼,刚想拉开车门,就听见赵寒沉说:“你敢走出去一步试试。”

他说完,动作利落的关上了车门,反锁。

再度回来,他的手中多了一瓶红酒。

车子又被重新落锁,赵寒沉将车内的灯光打开,看着程微月惊疑不定的脸,笑意沾染了戾气:“月月别怕,我知道你酒精过敏,这酒不是给你喝的。”

他说着话,徒手将红酒的木塞拔了出来,猛的灌了一口酒到肺腑里。

程微月闻到了酒精的气味。

她的指甲嵌进肉里:“赵寒沉,你放我离开吧。”

“离开去哪呢?去周京惟身边吗?”赵寒沉眸色晦暗的逼视她。

程微月说不出什么假话,她不是一个擅长说谎话的人。

于是她默认了。

“为什么?”赵寒沉死死地盯着她:“你为什么选择了周京惟,你说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