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有本事弄死我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2字
  • 2022-04-29 15:53:33

话已至此,李蝶看得出程微月是真的铁了心要走,事情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劝不动干脆就不劝了。

李蝶将程微月的手握紧了些:“那我送你出校门,行李这么多,你一个人也不好拿。”

程微月没拒绝。

两个小姑娘把行李搬下寝室,刚刚拖到了路边,就有一辆跑车在两人面前停下。

车窗被打下去,程微月看见赵寒沉坐在驾驶座上,冷沉清郁的一张脸,凤眼的弧度风流如初,只是多了几分不该属于他的消沉。

他哑声:“微月,我有话想和你说。”

程微月的脸色白了白,捏着手中的行李箱,手指发紧。

她不想和赵寒沉说话,事到如今,她根本不想多看见他哪怕一眼。

而李蝶见状先一步开口,语气不善:“赵寒沉,你和微月都已经分手了,你还来找她干什么?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赵寒沉这辈子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日子还是头一遭,他对着程微月做小伏低也就罢了,这女的算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和他说话!

他微微眯了眯眸,眸色寒冽阴沉,落在李蝶的身上:“不想在泾城待不下去的话,就给我滚!”

他话说完才觉得不妥,可程微月已经用一种错愕又略带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微月,我不是……”

程微月打断他的话,语气带着讽刺:“赵先生何必迁怒别人,我家的房子都拆了还不够吗?”

赵寒沉扶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他妖孽的面容有纠结和痛苦流露,目眦欲裂:“你现在一定要这么和我说话吗?微月,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

程微月很庆幸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里的人不怎么多,没有太多人能看见令她如此难堪的一幕。

她没有回应赵寒沉,而是对一旁愤愤不平的李蝶说:“蝶蝶,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回寝室休息吧,我不想让你也不开心。”

“你一个人怎么处理?不是说好了我帮你把行李送到校门口吗?”李蝶着急的说。

赵寒沉这才注意到程微月脚边的行李箱,他的眉心重重一跳,颇有几分不敢置信的看向程微月:“你要搬去哪里?”

而程微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疏离到极点:“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没有任何义务告诉你我的行程。”

赵寒沉气得几乎呕血,他终于忍不住,拉开车门走了出来。

他身量高,又是久居上位,压迫感很重。

他走到程微月面前,手指着程微月手中的行李箱,指尖隐约有点发抖,他说:“你要搬去哪里?程微月,你一个女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吗?你要拉着行李箱去哪里?”

程微月觉得赵寒沉这个样子颇为好笑。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逼问自己?

她不想理会,越过赵寒沉就想离开,后者却突然在她的身后幽幽道:“是周京惟吗?”

偌大的泾城,也只有周京惟能做到如此地步。

程微月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顿住一瞬的脚步泄露了真相。

赵寒沉感受到了莫大的愤怒。

那种积压在胸口的,仿佛烈焰灼烧的愤怒。

他想撕烂目光所及的一切,他真的有一瞬间想要掐死程微月。

情绪上头的时候,理智被彻底抛诸脑后,程微月感觉到有重力来拉扯自己的手臂,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赵寒沉塞进了副驾驶座。

她的额头磕到了车门的边缘,砰的一声闷响。

而赵寒沉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抢走了她的手机并且按了关机。

一旁是李蝶的声音,愤怒且难以置信:“赵寒沉,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治病!”

她拍着车门,急切道:“你把微月给我放下来!”

赵寒沉冷笑了一声,连安全带都没心思系,直接一脚油门飚了出去。

李蝶站在原地,看着脚边的行李箱急的不行,思虑再三,她拨通了周京惟的电话:“周先生吗?我是李蝶...”

程微月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快的车。

赵寒沉一路狂飙出去,表盘的指针跳到了300,她脸色难看不已,声音颤抖:“停下来...赵寒沉,停下来!”

可是赵寒沉仿佛魔怔了一般,不但没有停,反而变本加厉的加速。

车子开到了郊区,日头正盛,是下午两点,一天中太阳最毒辣的时候。

赵寒沉将车子落了锁,停在了长满芦苇的芦苇荡之中。

芦苇很高,车子完全隐没在了里面,哪怕有人路过,也很难看见。

赵寒沉拿出烟盒,抖着手点了一根烟。

许久,他平复了心情,冲着程微月压低眉眼,笑得邪佞。

他的语气戾气逼人,咬牙切齿:“程微月,你和周京惟早就好上了吧?当时我去外地出差你在他家住,你们就有一腿了,是吗?”

哪怕程微月已经知道赵寒沉这个人骨子里的劣根性,知道他的自私凉薄,还是被他的话重重伤到了。

她笑了,笑着笑着,面容泛起了不自然的红。

半晌,她止了笑,面色平静的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喜欢你。赵寒沉,你从头到尾,没有哪里有一点点值得我喜欢。”

赵寒沉手中的烟重重一抖,有猩红的火星落在手背上。

程微月感觉到耳边有劲风掠过,眼前一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赵寒沉掐着脖子,死死抵在车座上。

后者的眼眶红得不像话,一双眼睛里面血丝弥漫,怒意昭然:“我真他妈想弄死你!”

话落,他的手一寸寸收紧。

程微月额角的青筋浮现,脸色涨红,有缺氧的感觉涌上胸口。

程微月看着他狠戾狰狞的面容,许久,轻声开口:“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弄不死我,我还是要去...周京惟身边。”

明明她的语气断断续续的,软软的,可杀伤力惊人得不可思议。

赵寒沉只觉得心脏被人死死攥紧,利刃刺过,难言的痛。

心如死灰。

一定就是这样的感觉。

他的手一点点失去力气,下一刻,程微月感觉到有一滴眼泪砸在了她的脖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