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缘起重逢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6字
  • 2022-04-18 13:18:12

程微月心头微微一颤,她看着坐在沙发里,身型高大英俊的男人,心头是说不出的慌促。

他应当是在生气的,可是他把情绪藏匿的太干净,她没有办法十分确定。

她昨晚撇下他,他应该很生气吧。

程微月怀着忐忑的心,一步步走向他。

她在他的身侧坐下,正欲说些什么,却下一刻,被轻轻带进怀里。

赵寒沉身上是蔚蓝的香水味,很好闻,配上他那张杀伤力十足的面容,简直就是荷尔蒙爆炸,行走的春、药。

没有女人可以在赵寒沉面前无动于衷,他真的太过蛊人。

但是程微月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没有心理准备,于是只剩错愕。

赵寒沉看着她的反应,凤眼里带上了一点笑意。

他喜欢的就是程微月这个和长相截然不同的性格。

太纯了,干净的不得了。

他是真的心情好了很多,于是眼角和唇角的弧度都是微微上扬的,很容易就给人多情的感觉。

恰如此时此刻,程微月听见他用沙哑磁性的声音问:“昨天去哪了?”

预料之中的怒气没有发生,程微月略微忪怔,半晌,才轻声道:“去外面打车了,然后...”

她没有来得及说完,很显然,赵寒沉并非真的想要问个根本。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皮半敛着,眼神晦暗,打断了她的话:“宁宁,下次不要做这种傻事了,知道吗?”

程微月有些喘不过气的难受,她眼眶酸疼,笑容透上了几分勉强:“寒沉,你也不要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好不好?”

赵寒沉低头去捏程微月的手,她的掌心有一颗红痣,虎口的位置。

他轻轻摩挲着,眼神轻柔:“好啊,都听你的,只要你乖乖的。”

程微月愣住了。

直到赵寒沉捧着她的脸,深深的注视着她。

他说:“微月,这是我第一次把一个女人留在我身边这么久,你应该明白我对你是不同的,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对吗?”

程微月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问,这份不同里,有爱吗?

可是她没有问。

答案彼此心知肚明。

她和赵寒沉之间的相恋,从来都是她的单向奔赴。

程微月永远都记得第一次见到赵寒沉的场景。

那是三年前,她刚刚考上京大艺术系,父亲程存正对于她高考的超常发挥非常满意,兴致高昂的办了场酒席。

程存正在京大教书多年,是德高望重的老师,女儿的升学宴兼自己的退休宴,现场来了很多人。

其中就包括赵寒沉。

没有人想到赵寒沉会来,包括他的父亲程存正自己。

毕竟景星集团的总裁,在泾城权贵之巅的男人,怎么会屈尊来参加这样的小宴会。

遥想当初京大的百年校庆,校长亲自出面,也都没有请动这尊大佛。

偏偏他来了。

正是因此,程存正当天的心情特别好。

程微月记得,父亲程存正酒意正酣,拉着自己的手走到了赵寒沉面前,说:“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你们快认识认识。”

那天赵寒沉穿了一套特别规整严肃的黑色西装,眼角眉梢带着风流俊气,妖孽的面容蛊惑人心到极点。

23岁的赵寒沉风华正茂,有纵马看尽长安花的少年疏狂。

他听见程存正的话,微微侧着头对自己笑,咬字轻慢,每一个字都好像踩在了程微月的心尖上。他说:“宁宁?”

他朝着自己伸出手:“初次见面,恭喜你考上京大。”

这是程微月中规中矩了十八年的人生中,第一次看见这么优质的男人。

他就像是带着毒的罂粟,让人明明知道危险,可是却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

于是一眼心动,避无可避。

她想,她此生都不会遇见比赵寒沉更叫她惊艳的人吧?

赵寒沉很喜欢逗程微月。

就好像此时此刻,他看着面前发呆的小姑娘,将一块薄荷糖塞进了她的口中。

程微月被口中薄荷糖的清凉味唤回神智,呆呆的看着他。

“晚上有什么打算?”他问的亲昵。

程微月觉得薄荷糖的甜就这么渗透进了四肢百骸里,冲走了昨夜的龃龉。

她看得出赵寒沉的意思,他是不打算追究昨晚的事了。

她抿着唇,杏眼弧度弯弯,笑得很动人:“听你的。”

“我要见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宁宁陪着我去?”他捏了捏程微月的脸颊。

程微月喜欢赵寒沉喊自己小名。

这会让她产生一种两人之间很亲密的错觉。

“当然好。”

————

周京惟坐在会客室里,条纹的深蓝西装,双腿随意交叠,他翻阅着面前的文件,眉目寡淡慵懒。

他的指尖是淡烟。

他抽不惯浓烈的香烟,平日里抽的都是细长的淡烟,焦油味少,更多的是烟草清淡的香气。

叶城站在门口,喊了声“赵先生好”,顿了顿,又说“程小姐好”。

周赵两家多年世交,他和赵寒沉也是从小就认识的关系。这个男人将自己的公事和私事分得很清楚,他是第一次听到他带着女人和自己商洽工作。

周京惟掀了掀眼皮,眸色多了探究,望向门外。

只是一眼而已,他整个人竟是被定住般,挪不开视线。

那个挽着赵寒沉的手臂,从始至终只看着赵寒沉,眼神纯净明媚的少女,分明就是昨晚他在玉衔的长廊里遇见的小姑娘。

她竟然是赵寒沉的女朋友。

周京惟的眉心几不可察的皱起。

而赵寒沉侧过脸看向自己身侧的程微月,淡淡道:“我让叶城送你去饭店,想吃什么自己先点起来,我和京惟半小时后到。”

程微月的目光这才落在了周京惟的身上。

该怎么形容眼前的男人。

慵懒,矜贵,高洁。

和赵寒沉的蛊惑人心,勾人心魄不同,男人生得距离感很重,叫人只是看一眼,都不敢有半点邪念。

是高岭之花,斯文又俊美,散发着禁欲感。

若只是论长相,眼前的男人给自己的惊艳感,和当初的赵寒沉不相上下。

若是再撇去自己的私心,甚至有更胜一筹的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