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去我家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8字
  • 2022-04-26 06:00:15

他看见程微月仰起脸对周京惟笑,那双眼睛亮亮的,带着不自知的依赖:“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怎么养,我回去告诉我妈妈。”

周京惟说可以,将手中的茶杯递给她:“先喝点水。”

那递过去的茶杯透着清浅的碧色,是一整块上好的成玉雕刻而成的。

葛景呈的父亲喜欢赏玩玉器,家中不乏优质玉器,可是如同眼前这块玉这么好的成色,也是很难得。

而这仅仅只是被当作了寻常的茶杯。

葛景呈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

他能给程微月什么样的生活呢?他其实什么也给不了。

他下意识把手伸进衣袋里,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礼盒,是他原本想要送给程微月的礼物。

现在看来,也是没有必要送出去了。

“时间不早了,要不要让你同学去休息?我看他脸上还有伤,在这里干坐着不利于伤口恢复。”

周京惟说得很是关切细致。

程微月觉得很有道理,连忙道:“那我送他去休息吧。”

周京惟低低笑了,语气斯文温吞:“月月知道房间在哪吗?我送他去。”

他顿了顿,看着程微月有些拘谨的脸色,声音放得更轻了些:“你在这里等我,好不好?”

事务所是周京惟最近回到泾城才刚开的,里面的陈设都很新,包括客房。

两个同样身量高挑的男人站在电梯里,显示屏上的数字往上跳动。

“今晚麻烦周先生了,房费我会给你的。”

葛景呈的声音低低的,打破了电梯里的死寂。

周京惟偏过头看他,清润优雅的眸子,弧线很深很漂亮,只是慵懒寡淡,没有什么人情味。

偏偏他笑得清浅,语气客套,从善如流:“你是微月的同学,不用这么客气。”

“周先生...”葛景呈眼角跳了跳,他握了握拳,主动开口,问得很直白:“你...你是不是喜欢程微月?”

“当然。”很简洁明了的答案。

葛景呈的脸色白了些,不甘心和无力感不知道是哪个更多一些。

伴随着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周京惟先一步走出去,在电子锁上输入了自己的指纹。

“临时密码是今天的日期。”周京惟说完,越过站在身后的葛景呈打算离开。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有权有势,我争不过。”葛景呈突然开口,止住了周京惟的步伐,他的喉间急促滚动,粗噶的嗓音:“但是微月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孩子,她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周京惟知道程微月不喜欢自己,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容许旁人在他面前这样挑衅?

这么多年了,他都不记得上次有人在自己面前出言不逊是什么时候。

周家公子生来尊贵,骨子里的暴戾狠辣比赵寒沉只多不少。

有些话,只有程微月可以说,旁人是不可以。

周京惟顿住脚步,笑容冷然,他没有回头,嗓音平静又漠然,透着点几乎听不出的轻蔑:“等你有资格和我坐在一张谈判桌上的时候,你再和我说这种话。”

葛景呈站在原地,心跳如擂。

什么是羞辱?

此时此刻大约就是。

他苍白着脸扯住自己的头发,沿着墙面一点点滑坐在地上......

程微月其实很困了,周京惟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缩在一旁的沙发上,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昏昏欲睡的模样。

周京惟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她,她勉强睁开眼睛看他,眼神透着潮湿感,无害又单纯的鹿。

“周京惟,你回来了...”

她并不知道她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周京惟扶在门扶手上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他垂眸,掩饰住过分暗沉的眸色,走到程微月面前。

他突然意识到,程微月是明亮的月亮,除了他,还有好多好多人觊觎。

可他周京惟心上的人,怎么容许旁人窥见哪怕一星半点。

而程微月无知无觉的抬起头看他,小手抠着沙发的棱角,问他:“我今天睡在哪里?”

周京惟叹了口气,蹲下身:“这样抬着头,脖子不酸吗?”

“不酸,还好...就是很困。”

“事务所没有空房间了,”周京惟将一旁的毛毯扯过来,盖在程微月身上:“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睡,好不好?”

程微月清醒了些:“去哪里?”

周京惟说:“去我家。”

程微月彻底清醒了,只是拒绝的话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周京惟已经补充道:“我最近在看景星那边关于市中心土地规划的招股书,招股书就在我家里,你要是不介意,明天等你睡醒了,我拿给你看。”

程微月纠结的结巴了:“拿...拿到这里给我看...可以吗?”

周京惟看着她怯生生的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眸色笑意淡淡的:“我明天要出差,没有时间来事务所。”

“我可以...可以自己过来。”

“微月,”周京惟手搭在沙发扶手上,若有若无的触碰到后者的指尖:“我是律师,我不会知法犯法。”

他将分寸拿捏的很好,步步紧逼但是不咄咄逼人,用的还是她不能拒绝的诱饵。

程微月默许了。

这是程微月第二次到周京惟的住处,香山王府的字样昭示着这里不菲的房价。

周京惟的别墅占据最好的地段,门口有一片很大的私人人工湖,人工湖上是错落有致的兰亭轩榭。

车子绕过人工湖和花园,停在的车库里。

车库里就只放了两辆车,一辆库里南,一辆超跑。

程微月下车,看了眼车库里空荡荡的七八个车位,随口道:“我还以为你会放很多车在车库里。”

“我对车没什么兴趣,”车子落锁的闷响声后,周京惟接着道:“少不更事的时候也玩过,后来那些车都送人了。”

他说完,看向身侧的程微月:“你喜欢?”

程微月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不喜欢。”

周京惟笑笑,放慢脚步迁就程微月的步速,似乎随口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程微月步伐有些慌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耳根红红的:“我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