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是失心疯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1字
  • 2022-04-27 00:16:09

她今天把头发高高扎了个马尾,杏眼圆圆的,眼角撩人的往上勾,白里透红的一张脸,青春又明媚。

她看见自己了,周京惟知道。

程微月走到了黑色大众面前,停下了脚步。

小姑娘眼神很乖,这样乖觉的眼神透过玻璃窗落在自己脸上。

周京惟心软了又软,他将车窗打下去。

程微月看见周京惟的面容,有些倦怠,不减美色惑人。

斯文雅致的男人在雾气沉沉的清晨,对她说:“月月,早上好。”

程微月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她犹豫了一下,问他:“周京惟,你一大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

他说的很清淡,不带什么暧昧和情愫,坦率得就像在谈论今天得天气好不好。

程微月做不到和周京惟一样的坦率。

她低下头,避重就轻的回答:“我要去晨跑了...再不去就超时了...”

晨跑是有时间限制的,必须在20分钟内跑完1500米。

周京惟身上穿着西装,确实很不适合晨跑这样的事。

他捏着眉心笑了笑,道:“那再见,月月。”

程微月说原本想说再见的,抬起头看见周京惟唇角边上若有若无的红痕,语调噎住:“你脸上的伤....”

周京惟说不要紧,顿了顿笑意清润:“不是要去晨跑吗?”

程微月咬了咬唇,又盯着那伤看了半晌,才低声说再见。

周京惟在程微月转身离开的那刻从车上下来。

他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一直到程微月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才笑着摇头。

像是自嘲。

他真是失心疯了。

虚掷这么多的时间,只为了早晨这么无关紧要的几句寒暄。偏偏他还十分满足,满心雀跃,心动不已。

周京惟开着车离开京大校区时,路过了学校的操场。

这个点操场上还没有什么人,周京惟将车停在林荫道旁,看着操场上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啧...怎么连跑步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真要命....

原来可以栽的这么彻底。

第一节是汉语言文学课,程微月晨跑完了就过去了,给自己的三个室友占了座。

孙莱去买了四个煎饼,捂在挎包里带到教室,一人一个。

“李蝶的不要辣。”

“欣欣的加辣加醋。”

“月月的双倍香菜。”

孙莱一个一个分过去。

这样偏冷的天气,能在大早上吃到香喷喷热乎乎的早饭,简直不能更幸福。

四个人吃完早饭,授课的教授也到了。

程微月很喜欢汉语言课,如今快要实习了,上完这两周的课,就要彻底结课了,还真有点不舍得。

课上白发苍苍的教授在讲中国古典文献。

李蝶听的快要睡过去了,孙莱和陈易欣相约王者峡谷,只剩下程微月还在兢兢业业的记笔记。

这课喜欢的人觉得丰富多彩,不喜欢的人觉得晦涩难懂,真是听都不想听。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刚刚下课,就有男生来找李蝶。

“蝶哥,今晚要不要一起聚餐呀?”

李蝶嫌弃的扫了一眼眼前的男生:“葛景呈,你们体育生很闲吗?动不动就聚餐?”

葛景呈看了看坐在李蝶旁边,正在认真整理笔记的程微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寸头,眼神躲闪:“我听你男朋友说...说程同学失恋了,我们班男生想给她组个局,让她散散心。”

被点名的程微月诧异的抬起头,看向葛景呈:“我...我不用...谢谢你们。”

这话就是落实了失恋了!

葛景呈不仅没有气馁,反而更加热情了:“程同学,你不用不好意思的,我们都是一个班的,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而且这三年的同学聚会,你一次都没参加,现在也该补上一个了!”

后半句话成功让程微月心虚了。

她从前哪有时间参加什么同学聚会,一点时间都用在苦心研究怎么接近赵寒沉,怎么让赵寒沉喜欢自己上了。

她犹豫了一下,放下笔:“好的,我会去的。”

同学聚会的时间定在了京大门口的清吧,晚上会有民谣歌手驻唱,环境安静又有格调,很适合年轻人聚会。

程微月不喜欢让别人等,一早就乖乖坐在了那里。

葛景呈带着自己的好哥们进来的时候,程微月正站在舞台下,看着台上驻唱的青年。

她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露出的脚踝又白又细,头发是素黑的卷发,垂到了腰际,背影很干净,很温柔,和她明艳动人的五官不怎么相符。

确实,因为程微月的性格原因,很多时候她五官的攻击性都显得不太明显。

“程微月真漂亮。”

有男生惊叹。

葛景呈咳嗽了声,一米八的大高个,脸有点红,道:“没事在这说什么废话?”

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走向程微月。

“程同学,你怎么一个人啊?”

程微月听见声音,解释道:“我室友她们等等就到了,我下午没课,所以快了一点。”

葛景呈点头,点了好久,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点傻,没话找话:“这个人在唱什么啊?还挺好听的。”

“南山南。”

葛景呈轻轻重复着这个歌名。

而台上的歌手唱着:“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见到你。”

葛景呈小麦色的皮肤都掩盖不住脸上的红。

和很多男孩子一样,他对程微月也是一见钟情。

她真的太好看了。

两人站在台下听歌,其实气氛是很和络的。

直到有人吆喝葛景呈过去喝酒。

“景呈,过来喝酒啊!”

程微月也回过神,对犹豫的葛景呈笑笑,道:“我们一起过去。”

“好...好...”

陆陆续续众人都到了,李蝶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气场两米八的走过来,一只手挽着穿着白色洋裙的陈易欣,一只手勾着孙莱的脖子。

真像个左拥右抱的女流氓。

人到齐了,气氛也就被推到了顶峰,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不知道开了多少瓶酒。

只有程微月坐在角落喝着柠檬汁,一口一口抿着,笑眯眯的看着一群男生和李蝶在划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