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该有真心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0字
  • 2022-04-23 10:22:27

今天可真是太反常了。

“为什么要躲?”

赵悉默愣住了:“你为什么不躲?”

“赵寒沉心里有气,就算不从我这里发泄出来,也会去找微月,与其这样,我宁可他找我。”

“就算这样,你就能确定他一定不会找程微月了?他今天是打击太大了缓不过来,但是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他赵寒沉对程微月有多在意!”

赵悉默扶着额角,自己把自己说的头疼了。

这一天天的,都是些什么破事!

而周京惟眉眼沾了点偏执和戾气,暗沉沉的,叫人不敢细看,他沉默良久,突然幽幽道:“我不会让他和微月有任何一丝死灰复燃的机会。”

赵悉默本来还想问问,是怎么个不给机会。可是触及周京惟冷沉莫测的眼神,把话咽了回去。

两人回到包厢时,周京惟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慵懒而漫不经心的姿态。

他坐在赵寒沉的对面,在后者强忍怒气的表情中,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赵寒沉唇抿的发白,才终于忍住了一拳挥在了周京惟脸上的冲动。

后半场在李昭和赵悉默的共同努力下,气氛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有人拉着赵寒沉打桥牌,他也不拒绝,打赢了就拉过一旁水灵灵的清纯女大学生,在众目睽睽下来了个深吻。

赵寒沉本就长了张招蜂引蝶的脸,这样的举动不仅没有让那女学生不适,反而令其心头荡漾,一张脸红扑扑的,含羞带怯的看着他。

赵寒沉觉得自己多少有点犯贱,这样的时刻,他竟然想到了程微月那天一把推开自己,头也不回的样子。

他眼神带了点狠意,掩盖住了,捏着女学生的下巴吻得更狠。

旁边有人哄笑起来,都是男人,看到这样的场面谁不热血沸腾。

只有周京惟端着斯文俊美的皮囊,浅浅抿了口清茶,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赵寒沉后面输了几组牌,周京惟便也跟着他输,两人广使善财,哄得一群大少爷心满意足的下了牌桌。

等到坐到了众人陆续离开,周京惟看见瘫软在沙发上的赵寒沉,道:“李昭他们都喝酒了,我和悉默送你回去。”

赵寒沉笑笑,深吸一口气,说:“好啊。”

赵悉默和周京惟一人搭一边,撑着赵寒沉往外走去。

进了电梯,赵寒沉看着周京惟侧脸上的伤,大着舌头道:“京惟,对不住啊!”

周京惟没说话。

赵寒沉眯了眯眸,声音清晰了些许,“我这些天忙的很,年前和风骋集团的合作,还卡在审批上。”

风骋是做珠宝发家的,这次和景星一拍即合,两家集团一起开发了一个影视大ip,都有朝着文化产业发展的意思。

剧本已经拍完了,就等着上架发行,可是因为尺度问题,如今卡在了审批上过不去。

周家在影视圈里比赵家有话语权的多,拿周氏集团给景星背书,算是无价的好事。

大家都是聪明人,明白赵寒沉是什么意思。

周京惟没有犹豫,答应的很干脆:“我会解决。”

赵寒沉唇角的笑容压低了点,有些发冷。

他敛了情绪,不说话了。

赵悉默在一旁看的瞠目结舌,周京惟为了这个程微月,还真是尽心尽力。

怎么说呢?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其实不该有这样的真心的。

这已经不是奢侈品了,这简直是旷古绝今的稀世珍宝。

不该有的。

路上是周京惟开的车,赵悉默这辈子第一次坐这么普通的车,很不习惯的摸了摸身下的座垫,颇意外的口吻:“这垫子还是真的不错。”

周京惟散漫笑笑,没回答。

而赵寒沉坐在副驾驶座,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赵悉默见状压低声音,轻轻问周京惟:“为了程微月,这么委屈自己?”

这还没有追到手,就已经是方方面面的迁就了。

周京惟也一丁点不避讳,那双覆盖在金丝眼镜后面,形状好看的眸子眯了眯,声音清清淡淡的:“不委屈,我只要看着她,我心里就开心。”

“你...”赵悉默顿了顿,确认了一遍赵寒沉是真的睡着了,才接着试探:“你不会告诉我,你不仅动心了,你还认真了吧?”

车子在寂静的夜色中平静的行驶着,周京惟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随意点着,慵懒又矜贵,他说:“周太太只能是程微月。”

赵悉默倒抽一口冷气,不说话了。

话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路上都没有人再说话。

两人将赵寒沉送到了住所,走的时候随手关了灯。

没有人知道,在关门的一瞬间,原本醉态昏沉的赵寒沉缓缓睁开了眼。

他眼底掺着轻薄的讽笑,寒冰一样。

周太太?

他周京惟可真是敢想!

他就不信了,周家那些人会由着他胡来。

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看似随意,百无禁忌,可事实上都是戴着镣铐跳舞。

与他们而言,婚姻早就已经不是婚姻了,而是一种资源重组手段。

周京惟怎么可能娶程微月?

不可能的...

绝无可能。

他用手扶着炸裂疼痛的额头,浓眉皱起来,妖孽的面容流露出少有的脆弱痛苦。

他好像又看见程微月了。

那是三年前,熙熙攘攘的中心闹市。

他从新包养的女明星的公寓下来,后者对他依依不舍,愣是不依不饶的拉着他走到小区门口,说什么要吃街对面的煎包。

赵寒沉在心情好的时候,是愿意陪着美人做一些这种消遣又无趣的事情的。

美人当然没有吃煎包,坐在早餐店矫揉造作的喝着橙汁,一脸羞涩的看着自己。

亦或者,美人也没有在看自己,她在看的是自己可以给她的美好前程。

他一点都不在乎,这世道就是这样,他承了美人的情,回去的路上将她压在小区拐角的昏暗角落,吻得难舍难分。

临结束时,美人同他说着“饿了”一类的话,羞涩和浪荡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漫不经心的渡到了美人口中,问她:“哪里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