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不还手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8字
  • 2022-04-24 09:14:31

他随手开了一瓶桌上的洋酒,一口气灌了半瓶,酒精的作用来得凶猛,几分薄醉,他终于有底气开口:“寒沉,你要是想喝,我陪你喝,你别这样不说话。”

赵寒沉的眼神凉凉的扫过来,他手中喝酒的动作顿了顿,道:“你就是来说这个的?怎么?怕我喝醉了发酒疯?”

“你这话说的,你想喝醉就喝呗,我这里别的没有,酒还是管够的。”赵悉默叹了口气,声音低下去,真心实意的劝说道:“寒沉,为了一个女人闹成这样,没必要的。”

他和赵寒沉认识的时间太久了,已经看出了此刻他情绪不正常。

也对,看着自己的前女友和自己的好朋友接吻,谁都没办法觉得好受。

“别和我扯这些,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兄弟,你就把周京惟给我叫过来!”

赵寒沉眯着眸,长腿一迈跨上矮桌,一只手捏住了赵悉默的衣摆,道:“你明明早就知道了周京惟的心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赵悉默确实心虚,但是还是解释道:“我也就比你早了半天,寒沉,你和京惟都是我的朋友,我也很难做,我也很为难。”

他握住赵寒沉的手,语气真诚:“我已经帮你劝京惟过来了,你们好好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要点体面,不要弄得太难看,好吗?”

“是谁先不要体面的?是老子先不要的吗?”赵寒沉的语气变得愈发激动,他面色涨红,眼眶猩红的吼道:“周京惟真他妈不是东西,这世上这么多女的,他为什么非得看上程微月!”

周京惟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的就是这句话。

他的指尖夹着烟,香烟燃了半截,置身逆光处,一点猩红的火光。

为什么?

情之一字哪有为什么,左右不过是他鬼迷心窍,痴心妄想,不想悔改。

他将香烟拿到唇边,深吸了一口,语气清冷平淡:“把悉默放开。”

赵悉默和赵寒沉齐齐看向了门口的男人。

周京惟在众人复杂的视线中,从容自若的走了进去。

赵寒沉在看见周京惟后,那些本就已经隐忍不住的愤怒仿佛被燃料点燃,彻底难收难管。

他松开赵悉默,疾步朝着周京惟走去。

“你他妈的!”他说着话,直接一拳挥了上去。

周京惟没有躲,被打的直接偏过了头。

他面无表情的用舌尖抵了抵腮帮,尝到了清淡的血腥味。

在场的众人除了李昭、顾繁安和赵悉默,其他人根本不敢管。

而唯三个敢管的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的没有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赵家和周家之间那么多年的商业合作,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比亲情还要紧密的纽带。

如果在此之前,还会有人揣测程微月在赵寒沉心中的分量几何,那么现在,已经彻底有了答案了。

赵大少爷这么多年实在是太顺风顺水了,现如今的情势,全然是爱而不自知。

一旦彻底回过神,该有多恨。

而周京惟缓缓转过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赵寒沉垂在一旁的手在发抖,他咬牙切齿地开口:“你他妈还是个人?”

“如果不解气,你可以再打,我不还手。”他的嗓音平淡又干净,一点点起伏都没有。

赵寒沉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当真是没意思得紧。

他额角的青筋跳了跳,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话落,又是同一拳,落在了同一边侧脸上。

拳头到肉的闷响,让人头皮发麻。

这一次,赵悉默终于反应过来,在赵寒沉又一次想举起手打向周京惟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臂:“寒沉,这么多人都在,别太过了。”

“你他妈的给我放手!我今天一定要出了这口气。”

周京惟舌尖尝到了血腥气。

他抬手揩了揩唇角,毫不意外摸到了血,冷白的肤色,唇角血渍醒目。

他稍微擦了擦。

“悉默,你把赵寒沉放开,”周京惟看着赵寒沉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清隽斯文的面容冷静如初,用平铺直叙的口吻淡淡道:“今天这口气,我让他出。”

可赵寒沉恢复了一些理智。

他不能完全和周京惟撕破脸,周家在政坛上世代根深蒂固的倾轧,在泾城的势力不可小觑。

周京惟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早晚都是要回到周家的,如果闹翻了,恐怕是不好。

他深吸一口气,倒吸入肺腑的空气让他的胸腔像针扎一样疼。

他手臂上的力道渐渐松懈下来,冷冰冰的嗓音:“放开,我不打他了,我嫌累。”

赵悉默松了口气,松开赵寒沉的胳膊后,忙不迭的走向周京惟。

他压低声音道:“京惟,我带你去旁边处理一下。”

这样的伤,要是不处理坐在这里一晚上,怕是徒增许多笑料。

玉衔有专门的医生处理各种突发情况,周京惟坐在赵悉默的私人办公室里,让医生处理好了唇角的伤口。

不少的血,腮帮刮擦了一片皮肉。

赵悉默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毕竟看着周京惟当时那个样子,就好像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的感觉。

以至于当赵悉默看见医生放在托盘里那一整块染了血的纱布时,感同身受的摸了摸脸。

这该有多疼。

而周京惟从始至终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只是平静的任由医生处理着。

“血已经止住了,皮外伤,睡前擦点这个活血化瘀的药,明天淤青就能散,这周饮食清淡一些,不能抽烟喝酒。”

医生嘱咐完,见周京惟淡淡点了点头,才看向一旁的赵悉默,道:“赵总,我先出去了。”

等到人走了,赵悉默眉心才皱起。

他看着周京惟唇角的血痂,几分不解:“你怎么不还手?哪怕不还手,你好歹躲一下啊!”

周京惟是什么人啊?

他这样看似散漫清雅的人,骨子里比谁都锱铢必较,有谁能从他这里讨到好处?

如果说是什么对赵寒沉良心不安,赵悉默是不会信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