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爱你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5字
  • 2022-04-21 06:00:07

他说的每句话都很在理。

程微月没办法反驳,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不能让我爸爸妈妈看见。”

周京惟斯文笑笑,很好说话的样子:“好。”

泾城这些年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一日千里,周京惟其实也很少见到汀兰胡同这样素净的地方了。

它不像是泾城的市中心,反而很像是江南的水乡。

经过一片小小的天然湖泊时,周京惟赞叹道:“这里确实很漂亮,像是水墨画。”

程微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月光倒映在清澈的湖面上,洒下银辉。

她的眼神多了一点怀念:“我小时候,妈妈会来这里洗衣服。”

月明星稀,一段路不长不短,也不过就够几句寒暄而已。

程微月在家门口的拐角处停下脚步,将身上的外套还给周京惟:“送到这里就好了。”

周京惟没说什么,接过程微月递过来的外套拿在手里。

程微月看向他,“那我先回家了。”

周京惟说好。

只是程微月走出去没几步,突然听见周京惟在她的身后喊她的名字。

慵懒消沉的嗓音,透着点低柔的蛊惑,他喊她:“月月。”

程微月转过头看向他。

周京惟站在狭长的小径,昏黄的路灯洒在他的身上。

他开口,声音像是陈放的古画,像是陈年的旧酒,像是程微月年幼时曾见过的泛着檀香味的经书,都是时光淬炼后才能留下的圭臬。

他说:“晚安,还有....”

“我爱你。”

他眉眼浸润了月光,这般清雅的人,用认真到不带一丝掺假的声音说:“月月,一见钟情说来俗套,但是绝不是骗你的,我很爱你,我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上心,现在的我可能做的不够好,但是将来的我不会让你失望。”

程微月在赵寒沉的身边,曾见过无数世家子弟试图收服一个女人的手段。

有用钱砸的、有用权势步步征服的、有靠甜言蜜语蛊惑的,也有像赵寒沉一样,靠着一张脸,就让无数女子飞蛾扑火的。

那个圈子,好像已经不相信真心了。

没有一个人是像周京惟这样的。

他说爱。

一字一句,都是爱。

程微月触动着,同样也不安着。

她没有回答,转身消失在了转角处。

周京惟看见她睡衣的衣摆,上面有月亮的印花,一晃而过,镌刻在他的视线中,记到心里。

他笑笑,不知为何,心情很好。

一步步往回走时,周京惟闻到了风衣沾染上的关于程微月的香气。

很甜、很暖。

很想私藏。

他走到胡同口,刚刚发动了车子,就接到了赵悉默的电话。

“京惟,你在哪里?”赵悉默压低着声音,语气颇为焦急。

周京惟将车开上高速,才漫不经心的答:“有事?”

“你今天干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你还敢问我有没有事?”

赵悉默叹了口气,声音压得更低了:“你做什么一定要刺激赵寒沉,那厮脾气本来就不好,发起火来跟个炮仗似的,你何苦来哉?”

周京惟听了,不仅没有触动,反而有心情调侃他:“听你这语气,看来是炸到你这里了。”

“你还在我这里说风凉话!你们这是城门失火,遭殃的是我啊!”

赵悉默捏了捏眉心,语气烦躁:“你晚上要是没有什么事,你就来玉衔一趟吧,赵寒沉吵着嚷着要见你,你不过来我真怕他把我这里拆了。”

周京惟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点了点,语气淡淡的:“知道了,我现在过来。”

赵悉默松了口气,安慰道:“你们今天晚上把话说开了就好,这么多年的情分到底是在的,我们可都是一起长大的啊,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影响我们的感情,你说对吧?”

周京惟没应声,车子下了高速,往玉衔的方向开过去。

他看了眼远处惯常堵车的十字路口,路况难得的良好,他说:“我快到了。”

赵悉默闻言,从休息室走出去:“成,我现在去楼上找寒沉,你到时候直接上来。”

周京惟说好,语气略带几分不经心的散漫。

赵悉默刚想说什么,周京惟已经把电话挂了。

他也习惯了这厮的行事作风,无可奈何的往一边的电梯走去。

应侍生在电梯处等着,看着赵悉默走过来,才问道:“赵总,我们在楼下等周先生吗?”

赵悉默点头,嘱咐道:“等京惟到楼下了,你送他上来。”

电梯门关上,赵悉默刷卡上去,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其实他和赵寒沉之间的关系很复杂,百年前二人的家族相交甚密,甚至是有几分沾亲带故的关系的。

如今隔了几代,这关系虽然已经淡了,可是毕竟还有这么多年一起长大的情谊在,虽然谈不上和周京惟之间的深情厚谊,但是也确实不好撕破脸皮。

周京惟和赵寒沉要是真的闹掰了,他还真是不好做人。

赵悉默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包厢时,一推开门,就被迎面而来的刺鼻酒气熏了个眼泪狂飙。

“你们是把酒用来拖地了吗?怎么这么....冲...”赵悉默说到了后面,看见赵寒沉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灌酒的样子,气势弱了下去。

他低头一看,地上碎裂开一地的酒瓶,也确实是把酒用来拖地了。

赵寒沉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赵悉默,还在继续喝酒。

他的领带被散乱拉扯,领口的纽扣扯开,一副风流颓唐的模样。

许久,他抬起头看赵悉默,那双凤眼里面是层层叠叠的血丝,触目惊心。

“寒沉...”赵悉默叹了口气,喊他。

赵寒沉没理,他没看见想见的人,狠戾的收回视线,猛的灌下一杯酒,他喝酒的动作太利落,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喝法。

偏偏那么多人坐在赵寒沉的旁边,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去劝阻。

李昭坐得离赵寒沉最近,也看见赵悉默了,打着圆场朝着他挥了挥手,道:“默哥。”

赵悉默笑笑,潇洒干脆的在李昭和赵寒沉的对面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