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别躲着我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5字
  • 2022-04-20 13:59:25

程微月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母亲赵若兰和父亲程存正的争执。

“哟!你现在傻眼了吧?还最得意的学生?人家转头就要拆你的家!”

“事情还没弄清楚,微月还没回来,我们等她回来再下论断...”

赵若兰冷笑,颇有几分含讽带刺:“你还要下什么论断?摆在眼前的事实还不够清楚吗?”

“别说了..”程存正气势渐弱:“寒沉和微月毕竟在谈恋爱,你这样子,微月很难做的!”

“有什么可难做的?她找的好男朋友现在都要拆家了!我告诉你,分手,立刻分手!”

赵若兰说到这里,语气越发坚决:“等微月回来了,我马上就叫她分手!”

程存正不说话了。

程微月站在门口停了很久,在周京惟身边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情绪又变得低落。

她推开门走进去,打破了赵若兰正要开口的嘲讽。

原本坐在太师椅上的程存正站了起来,语气紧张:“月月,你……你回来啦,你昨天晚上问过寒沉了吗?”

“爸,我昨天晚上...”程微月沉默了片刻,道:“我问过了。”

“他怎么说?是不是误会?”

一直到此刻,程存正其实还是不相信赵寒沉会这么手段决绝,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可是程微月摇了摇头,声音淡淡的,隐约透着倦怠:“不是误会。”

程存正和赵若兰面面相觑。

赵若兰反而一改方才的冲动,平静了下来。

她拉过程微月的手握在手心,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说:“月月,你回房间好好休息,爸爸妈妈知道了,这些事爸爸妈妈会自己处理的,你别操心。”

程存正也同样连连点头,道:“是的,我和你妈会处理的,你别担心,你开开心心的上学就好。”

程微月回握住赵若兰的手,扬起一抹笑:“爸、妈,你们年纪大了,凡事不要太操心,给我一点时间,我来想办法,还有一件事……我和赵寒沉分手了。”

这一次,夫妇二人都说不出话了。

赵若兰看着程微月苍白的脸色,慢慢红了眼眶。

自己的女儿自己心疼,这孩子这几年是这么中邪似的喜欢着赵寒沉,赵若兰都是全部看在眼里的。

虽然一直觉得赵寒沉不是良人,可现在分手了,她真怕她受不了。

赵若兰将程微月抱紧怀里,拍着她的背,道:“月月,咱不难过。”

程微月摇了摇头,说:“妈,我不难过。”

她顿了顿,声音却决然:“你说得对,他不适合我。”

赵若兰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第一次谈恋爱就遇到这种男人,她心疼得不得了。

程存正站在一旁,看着母女二人,终究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往着屋里走去。

这件事对于他的打击,同样也不小。

程微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她拿出手机,回了李蝶消息,之后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刷手机。

直到周京惟的信息跳出来,他说:“微月,我在你家外面,医生给你开的药落在我车上了。”

程微月一愣,连忙起身,蹬着拖鞋就往外走去。

夜风很凉,有不知名的昆虫在隐蔽的角落鸣叫,白天的喧嚣和烟火散去,程微月甚至能感受到胡同里面湿润的青苔散发出的青草气。

她远远的就看见了周京惟。

他站在那辆黑色大众旁,风衣剪裁利落干净,侧脸的线条斯文又不失凌厉感。

他在打电话,手机屏幕散发着蓝盈盈的光,衬得他越发多了几分温润。

程微月脚步顿住,有一些模糊零碎的记忆涌上了让心头。

她突然意识到,她其实早在景星那天之前,就见过周京惟了。

那是玉衔的走廊,长身玉立的男人侧对着自己,也是同样的姿态,慵懒,随性,整个人仿佛被供奉在高高在上的佛龛里。

原来那么早以前,就见过了。

程微月有点发怔。

直到周京惟的目光不经意落在自己身上。

他将电话挂断,不紧不慢的朝着自己走来。

有风吹起他的衣摆,衣袂翩翩,清雅疏冷。

他就这么一步一步,从灯火明朗的胡同口,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声音慵懒清润,带着点笑意:“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

程微月没有回答,只是轻声说:“谢谢你帮我送药过来。”

周京惟说不用谢。

他看了眼程微月身上单薄的睡衣,没有说什么,脱下风衣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我不冷...”

回应她的是衣领处微微的收拢,周京惟温柔又强势的将她裹在风衣里,声色清淡:“秋天本来就容易感冒,你才刚刚出院,不要让自己又生病了,好吗?”

程微月嗅到周京惟衣服上雪松和佛手柑冷清清苦的香气。

他骨子里是个很强势的人。

似乎到了他们那个身份地位,骨子里都强势。

只是他愿意迁就自己,愿意尊重自己。

周京惟见程微月默认了,声音放的轻柔了些,他说:“药还在车上,我去给你拿过来。”

程微月点了点头。

周京惟折返回来时,手中多了一个粉色的袋子,里面装着医院开来的药,还有一盒巧克力。

“上次你说你喜欢吃甜的,”周京惟顿了顿,目光落在程微月头顶的一个小发旋上。

他觉得那发旋实在很可爱,声音多了分笑意:“我在事务所里意外看见的巧克力,不介意可以尝尝。”

程微月接过,低着头不敢看他。

周京惟似乎是叹了口气,他喊她的名字:“微月。”

小姑娘低着头嗯了声。

“我以后不会不经过你的允许唐突你,你别躲着我,好吗?”

“....”

“微月?”

程微月终于抬起头看他了,只不过脸很红,她说:“我知道了……我要回家了。”

周京惟说好,顿了顿,他又问她:“我可以陪着你一起走进去吗?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待会到家了,你也好把外套还给我,对不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