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万事有我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1字
  • 2022-05-07 11:53:21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程微月看着显示屏上不断跳动的数字,那数字从一跳到了七,电梯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有护士推着病床走进来,看见里面的二人,连忙道:“两位麻烦旁边让一让,病床有点大。”

为首的护士长抬头看了一眼,被眼前的郎才女貌吸引了一下目光,恍了下神才开口:“这位先生,麻烦你把这位小姐往里面带点,我怕等等病床撞到她。”

程微月刚想依言而行,周京惟已经动作自然的把她搂进怀里,他低着头看刚到自己胸口的程微月,柔声道:“听话,配合医生工作。”

周京惟身上的气味很好闻,那种禁欲冷清的气质,冷感又迷人。

程微月凑的太近,几乎被这样的香味包围,无措得头顶在冒烟。

这床上的病人和他们是同一层楼的,临走的时候,护士长转过头看向姿态亲密的两人,笑着对周京惟说:“你女朋友长得真好看。”

周京惟说她不是。

护士长尴尬的咳嗽了声。

周京惟笑笑,斯斯文文的扶了扶眼镜:“但以后会是的。”

程微月垂在一旁的手紧了紧,掌心又出汗了。

两人回到病房,周京惟主动离开,让外面的女医生进去给程微月做身体检查。

他站在过道上,身量颇高,形象出众,兰芝玉树又斯文矜贵的气质,惹得路过的女孩子都回头多看了几眼。

女医生进去没多久,有小护士进去给程微月拔吊针。

病房里,女医生在一旁写病历,小护士想起站在门外的周京惟,忍不住道:“小姐姐,你男朋友对你是真的好,他昨天在这这里守了你一晚上。”

程微月原本想说,周京惟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可听见小护士的后半句话,一时间心绪复杂,不知该说什么了。

而小护士见她不说话,接着道:“你是不知道,昨天我同事给你打吊针,第一针戳歪了,你男朋友直接让护士长亲自过来给你打针,他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看着他的表情,可心疼了。”

程微月想不出周京惟露出心疼的表情是什么画面,她只是看着自己的手背,仔细去看,上面的确有两个针眼。

小护士离开很久,程微月还是看着手背上的针孔。

后知后觉涌上心头的,是酸涩又委屈的感觉。

原来被在意是这样的感觉。

她从前沉浸在一厢情愿的爱中,所感受的那些所谓的“爱”的证据,原来是这么的不值一提。

程微月并没有对周京惟动心,可是却没有办法不对这样的感情动心……

周京惟站了没多久,医生和护士陆续从里面出来。

医生说程微月没什么大碍,如果顺利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

他松了口气,往病房里面走去。

中午周京惟让人送饭过来,两个人,只送了一份饭。

周京惟将饭放在小桌子上,摆好餐具,让程微月过来吃。

程微月瞅了眼色泽诱人的糖醋排骨和蜂蜜炖栗子,忍住了馋虫,说:“我不饿。”

“过来,”周京惟顿了顿,语气放得温和:“吃完了我送你回家,你一晚上没有回家,你父母会担心的。”

程微月犹豫了一下,坐在椅子上时,还是忍不住问:“你...我吃了你吃什么?”

“我不饿。”他将筷子递给程微月,示意她接着。

栗子炖得绵软可口,排骨外酥里嫩。

程微月就着饭吃了一大半,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道:“我吃饱了。”

周京惟没说什么,拿过了程微月吃好的筷子和饭盒。

程微月以为他是要收拾起来了,怎料下一刻,周京惟动作平静的夹起一块糖醋排骨。

他学着程微月刚刚的样子,用米饭在排骨外面裹了一层,放进口中,颇为中肯的点评道:“这个吃法,确实让味道变好了一点。”

“这筷子上有我的口水...”程微月表情纠结的看着周京惟:“脏...”

周京惟没回应。

他吃饭的动作很优雅好看,大约是从小养成的用餐礼仪。

程微月一边用纸巾擦着唇角的酱渍,一边若有所思:周京惟吃饭的样子是真的赏心悦目。

而周京惟慢条斯理的把程微月剩下的饭都吃完了,眉眼间掺了点淡淡的笑意看着她,他喊她的名字:“微月...”

程微月以为他是没吃饱,不安道:“我吃的有点多,你是不是不够吃?”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周京惟顿了顿,笑意加深,雅致入骨的眉眼,姿态说不出的蛊惑:“我这个人有点小洁癖,但是你用过的东西,我都不会、也永远不可能嫌弃。”

程微月支支吾吾的别开了视线。

周京惟没有给她缅怀失恋的时间,他直白又露骨的表达着爱意,追求着她。

程微月想,至少此时此刻在周京惟的身边,她几乎不怎么会想到赵寒沉了。

她的心被他搅动得很乱,分不出心思去缅怀破灭的恋情。

下午,周京惟亲自开车,送程微月到了汀兰胡同的胡同口。

他替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没有立即离开,反而微微弯下腰,看向坐在里面的程微月。

“你们家这块地的事情,如果有任何法律上的需要,可以联系我。”周京惟顿了顿,笑意斯文又温和:“月月,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很难拒绝你。”

他要等她主动来找他。

诱捕一只小鹿不能一味的追逐,偶尔的时候,也要让小鹿学会主动走向他。

程微月也知道这不是可以推辞的事。

这个房子是父亲程存正一辈子最在乎的东西,为人子女者,自然要想方设法的保住。

程微月捏着安全带,认真开口:“我知道了。”

周京惟替她解开安全带的落锁,低声安抚:“别怕,万事有我。”

程微月心跳微紧,轻声说了谢谢。

她是真的很感激他

周京惟笑笑,算是承了她这一句谢谢。

他目送着程微月离开,打电话给了自己的下属:“把景星集团关于市中心那块地的最新招股书发到我邮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