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他的蓄意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9字
  • 2022-04-18 11:39:01

车门被关上,周京惟将她越发往怀里抱了抱。

他用手帕擦掉她脸上的泪水,语气沙哑又温柔,带着叹息:“受委屈了。”

程微月好不容易才止住哭泣。

她的眼神变得很安静,里面的水雾尚未散去,她看着他衣服上的水迹,几分不安:“对不起...”

“微月,你确实该说对不起,但不是因为刚才。”

周京惟金丝眼镜后的眸色深暗,是隐而不发的复杂情绪,“每个人都该被允许为了消逝的情感而放肆发泄,但是如我之前说的那样,这不能以伤害你的身体作为代价。”

程微月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眼前的周京惟,和刚才无声容忍她所有情绪的男人,判若两人。

“昨天是酒精过敏住院,今天是不遵医嘱,不打招呼就离开,已经两次了。微月,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看着我提心吊胆的样子,你觉得很好玩吗?”

“玩够了吗?”

他的嗓音从始至终很平静,甚至是温柔倦怠的,到了最后才有一丝真切的急怒流露。

程微月无话可说。

而不远处,原本被关上的餐厅大门,此时又一次从里面被推开。

赵寒沉的身影出现在了周京惟的视线中,四目相对,赵寒沉眼眶猩红,全然没有了平素里风流恣意的模样。

他正快步朝着这边走过来。

周京惟突然收敛了清淡的压迫感,他笑了笑,他捏住了程微月的下巴,吐字慢条斯理:“月月,赵寒沉追出来了,你想不想报复他一下?”

程微月并不能理解周京惟口中的报复,她刚刚哭得太狠了,此刻还在抽抽噎噎的打着嗝,红着肿得老高的眼皮顺着他的话问:“怎么报复?”

“我只问你想不想。”

程微月手握成拳,咬了咬牙,说:“想...”

话落的那一瞬间,周京惟的唇覆了过来。

他的唇温度偏凉。

带着清冽的气息,杂糅着他身上雪松和乌木的冷淡气味。

分明应该是禁欲感很重的。

可是他的吻侵略感强烈到了极点,搜刮着她原本就稀薄的空气。

程微月除了第一秒的震惊之后,大脑基本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

她脑袋发懵,做不出反应。而周京惟掌心轻轻捏着她的后颈,抬眸看向不远处的赵寒沉。

后者已经停下脚步,面色铁青到难以置信。

周京惟收回视线。

他将程微月压在车门上,另一只手从她身后探过,将车窗打上去。

这是他蓄意为之。

程微月刚刚大哭过,整个人几乎是没有力气的。

她的手捏着周京惟的衣领,没有任何作用的推着男人结实的胸膛。

周京惟短暂了放过了她一秒,薄唇吐出两个字,是对驾驶座上眼睛都不敢抬的司机说的。

“开车。”

带着点未褪去的喑哑。

之后唇又重新覆过来。

他的眼尾红得不像话,整张脸都染上了妖冶的颜色。

压抑太久的爆发,是难以自控的。

于是原本想要浅尝辄止,不知怎么就演变到了如今地步。

不怕被笑话,此时此刻,他真的好想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车子经过一个红绿灯停下,周京惟终于放开了脸已经通红的程微月。

他气息也不稳,稍微平复了一下,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吐息落在她的脸上:“对于赵寒沉这样的男人而言,这是最大的报复。”

程微月睁大了眼睛,惊叹于周京惟的解释,半晌,才憋出了一句:“那你也不该...不该...”

周京惟笑笑,指腹擦过程微月嫣红的面容:“没有什么该不该的,月月,人这一生会经历很多人和事,你长大了就会发现,赵寒沉不适合你,你需要的是成熟稳重,可以无条件站在你身边的人。”

他顿了顿,注视着程微月的眸子,一字一顿:“我就可以,只有我可以。”

程微月掌心发麻,她没有想过周京惟会这样急切。

“我才刚刚分手...我不想考虑这些。”

“你分手和我追求你这两者并不冲突,更不是不能共存的状态。”

周京惟没给她逃避的机会,他拿出手帕,不动声色的替她擦着手心的汗:“至于你和赵寒沉之间的种种,也不过是你人生的偏航错轨,早就该得到拨乱反正的机会。”

“月月,这个世界很精彩,你还年轻,刚刚结束一段感情,不想那么快接受我很正常。只是我想告诉你,我会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他叹了口气,微微笑了,一字一顿:“你会愿意的。”

程微月面色漫上了红,一半是因为那个让她喘不过气的吻,还有一半是因为周京惟此时的坚定确然。

其实是触动的。

面对周京惟这样的男人,他用这般认真笃定的语气告白,程微月没有办法心无波澜。

她的语言变得很匮乏,于是转头看着窗外试图转移注意力。

风景在车窗上后移,一阵阵都是虚晃的剪影。

也许是因为方才那一吻的尴尬,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期间周京惟接了一通电话,大约是工作上的事,他语气慵懒低沉,程微月没有办法用他的语气中分辨出他是喜是怒。

程微月突然发觉,他对自己说话时,是真的很温柔。

不是那种刻意装扮的温柔,而是由心而发的真切热忱。

程微月眨了眨眼睛,窗外的景致更加看不真切了。

车子在中心医院停下,周京惟将西装外套披在程微月身上,问她中午想不想吃蜂蜜炖栗子。

程微月很意外周京惟会知道这道菜。

她说想吃,顿了顿,很乖的跟在他身后,也不肯靠近,声音低低的说谢谢。

周京惟笑笑,没有勉强她靠近自己。

她大概是有点被自己吓到了。

周京惟装作不知道,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走在她的前面。

走到电梯时,他先一步按了电梯按钮,看向身后的程微月。

“我帮你约了一个身体检查,等等就做。”他的嗓音清淡随意,很平和。

程微月说好,走进电梯后,垂下眸,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