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我们完了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1428字
  • 2022-04-16 06:02:09

“不用了,就和以前一样,我打车过来就好。”程微月讽刺的笑了笑,眼神寸寸冰冷生霜:“我们也确实应该好、好、谈、谈。”

赵寒沉隐约察觉了程微月的语气不对。

他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平生头一遭,在面对程微月时有了忐忑:“宁宁,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用这个口吻和我说话?”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通了。对了,你的那些好朋友,李昭和顾繁安那群人,我自从上次在玉衔见过以后,就没见过面。”程微月举起另一只手,看着阳光在指缝里穿过。

她收回手,淡淡道:“也叫上,全部都叫上。”

“宁宁,你究竟是怎么了?”

程微月没有回答,只是漠然道:“你把地址发过来。”

赵大公子和程微月谈了三个多月的恋爱,每每旁人问他,程微月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他总是会笑着说,程微月啊,温顺听话的女孩子,养在身边,省心。

可是如今,这个在电话那头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女孩子,似乎也同样是他的程微月。

怎么就...就不一样了。

赵寒沉将地址发过来,是程微月向他告白时的咖啡馆。

程微月看着信息,忍不住笑了。

也算是有始有终。

在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是同一个地方,同样的萧邦的钢琴曲,同样的香槟玫瑰。

只是她的心境已经不一样了。

赵寒沉坐在主位上,身边是李昭。

他是想要起身的,可触及程微月淡若无物的眼神,按捺着起身的冲动,僵硬的坐了回去。

程微月全然不管他的表情,自顾自的在他的对面坐下,给自己点了杯咖啡。

他拿出手机,给周京惟发了短信,说自己有点私事要处理,处理完了就回医院。

做完这些,她放下手机,平静的看着赵寒沉。

赵寒沉这才发现了程微月身上的病号服。

他脸色变了变,道:“微月,你怎么穿着病号服?你身体不舒服吗?”

李昭察觉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咳嗽了一声,打起圆场:“月月,沉哥说你想见我们,这不,我放下手头的事就过来了。”

程微月笑笑,语气淡淡的:“等人到齐了再说。”

赵寒沉额角的青筋跳的欢快,程微月对他视若无睹的姿态,让他不能不一阵心慌。

她还在因为自己那天将她扔在高速的事情生气吗?

“宁宁,”赵寒沉再度开口,嗓音沙哑:“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程微月心口有愤怒燃起,她讥诮挑眉,原本就张扬明艳的五官,在这一刻哪怕是素面朝天,也是攻击性满满,她说:“你指的哪件事?”

赵寒沉眉心皱得更紧。

连李昭这个活宝,都找不到什么话题来缓和跌到马里亚纳海沟的气氛了。

后面陆陆续续有人进来,程微月从始至终眼观鼻鼻观心,喝着杯子里的咖啡。

反而是赵寒沉的心情,一刻比一刻起伏不定。

顾繁安是最后到的,终于等到人到齐了,程微月才舍得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赵寒沉以为,程微月今天做的这些,不过就是为了撒气而已。

此时此刻,他低声下气地问:“够了吗?消气了吗?宁宁,你还要我怎样?”

在场的众人也都神色各异的看着程微月。

赵寒沉这么多年游戏人间,万花丛中过,这次好像是真的玩脱了。

而程微月漠然的看着赵寒沉略带恳切的表情,她一只手撑在桌沿处,拖着腮,突然冷冷笑了。

她说:“我和你在一起的那天,就是你这些朋友见证的。所以今天我们要分开了,也让诸位见证一下,毕竟我们泾城的风俗,凡事讲究全须全尾。”

她说:“赵寒沉,我玩腻了,分手吧。”

现场一片死寂。

就连在远处弹奏着钢琴的钢琴师,也被这边诡异的气氛感染,默默的停下了演奏。

顾繁安和李昭相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同样的讯号——“完了”。

至于这个完了的人是谁,两人也心有灵犀的看向了赵寒沉。

赵寒沉尤处在不可置信中,他的一双凤眼满是血丝,看着程微月的眼神在颤动,好半天才找回语言功能:“你在说什么?”

“我说,”程微月笑笑,眼中却是半点笑意都没有:“我们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