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未来妻子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7字
  • 2022-04-15 06:00:06

十分钟前,程微月被医生推进去洗胃了。

所幸剂量不算大,不会有后遗症。

李蝶自责到不停的哭,林成捷和许洋站在对面,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因为做错事满脸的不安愧疚。

“微月如果有什么事怎么办?”李蝶哭得直抽抽:“我...我好害怕。”

“宝贝,这件事是我的错,你别怕,你朋友一定不会有事的。”许洋一看李蝶哭就心疼,连忙哄道。

“你能负什么责!微月现在人还在手术室里呢!都怪你,你没事乱调什么酒?”李蝶一听见他的声音不吝于火上浇油,简直是气得要命。

“我是想要拿给你喝的...”

许洋话音未落,李蝶手中那支属于程微月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李蝶低下头看,来电显示是周京惟。

她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

周京惟的嗓音清润慵懒,几分暗色:“微月,我有件关于你家的事,想要和你说。”

“周..周先生...”李蝶小声道。

那头的周京惟沉默了片刻,不动声色的声调:“请问,微月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李蝶不知为何,说不上来的恐惧和心虚。

她颤声道:“微月酒精中毒,现在在医院里。”

她说完这句话,能听见听筒里陡然加重的呼吸声。

“周先生...”

“地址。”

周京惟抄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大步走出了书房。

李蝶气弱的报了地址。

周京惟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站在李蝶对面的两人因为李蝶不寻常的语气态度对视一眼,林成捷几分好奇开口:“哪个贵人?能让你这个小辣椒安静下来。”

李蝶肩膀垮下来,道:“周京惟。”

许洋问道:“周京惟是谁啊?”

林成捷却是笑笑,语气颇耐人寻味:“你的这个朋友,还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她命好还是不好了。”

“你什么意思?”

“周京惟啊,那可是个狠人。”

林成捷笑笑,回忆着往昔,下了论断:“这么说吧,如果你想讨好赵寒沉怎么着还是有迹可循的,但是周京惟,他这个人很不好揣测,很难讨好。”

“可是微月说,周先生很有礼貌,很和善。”李蝶反驳。

林成捷嗤笑,举步往外走去,漫不经心的答:“不信算了,但是我可不想再看见那个圈子的人了,我先走了。”

灯光下,他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竟是透露出了几分萧索和孤寂来。

是啊,这样不平静的凉夜,总该是萧索的...

程微月觉得自己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透露出了一点光亮。

她睁开眼就看见了床头的点滴,流速很慢,里面的药水还是满的,很显然是刚刚换上去。

程微月刚想坐起来,就听见一道寡淡清冷的声音:“躺好。”

是周京惟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那种漫不经心又矜贵不已的声调,以至于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程微月不安的眨了眨眼睛,开口时,声音沙哑:“周先生。”

有脚步声渐近,周京惟的面容欺近她的时候,她尚且还在发呆。

他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两侧,弯下腰看她,很复杂的眸色:“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微月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昨晚的事情对于她而言,冲击实在是太大了,长久的昏睡,身体变得很迟钝。

但程微月还是很清楚的看见,从来自己没有见过的,关于周京惟的样子。

他的眼底是青灰,那双一贯神色淡淡的眸子此时眼角有血丝蜿蜒盘茕。

分明是那般随心所欲,百无禁忌的男人,此时一副又紧张又心疼的表情,清清楚楚的写着不该存在于他身上的情绪。

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程微月知道,他必然是忐忑又紧张的照顾了她整整一夜。

而周京惟睨着她怔忪的模样,知道她没有大碍,音质转冷:“为什么喝酒?你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珍重吗?”

程微月终于开口,沙哑的,艰涩的:“水...”

周京惟撑在床两侧的手不自觉收紧,他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了心口翻涌的忐忑害怕。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心有余悸。

他起身站直,让理智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过一早准备上的吸管杯,兑了点温水放到程微月嘴边。

她喝的有点急,唇边有水意。

周京惟用纸巾去擦,程微月下意识偏头去躲。

周京惟动作顿住,没有勉强,再度开口语调已经没了方才的压迫感,他轻声道:“对不起,刚刚不是故意凶你的,我只是很担心。”

程微月垂着眸开口,很抱歉的语调,“是我让大家担心了。”

周京惟的眼神复杂。

他帮她把病床调高,问她想要吃什么。

她说想喝粥。

周京惟放下水杯,说去给她买。

只是他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住脚步,侧过脸看向她。

他说:“微月,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伤害自己,你明白吗?”

程微月鼻尖一酸,竟是有了想哭的冲动。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伤害自己。

程微月轻轻咀嚼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

不值得,原本就是不值得...

周京惟去了医院附近买早餐,时间还很早,道路上车辆稀疏,整个城市还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

周京惟找到了一家粥店,打了两碗清粥。

那粥店的老板娘是个颇有些岁数的老婆婆,看着俊俏斯文的后生,笑着问:“小伙子,医院里的是你什么人呀?”

老婆婆家里有个刚上大学的孙女,她想着能介绍一下也是很好的。

这年头,这么好看的后生不多了啊。

周京惟金丝眼镜后的眸光笑意浅淡,他接过老人递来的粥,语气慵懒轻柔:“医院里是我未来的妻子,我还在追。”

老婆婆闻言一愣,虽有点遗憾,但是看着周京惟这么诚心的模样,还是很欣赏地说:“年轻人就是要这样!喜欢就去追,小伙子,我和你说哦,我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追我,追了整整两年呢。”

“您放心,我这个人耐心也好,不会半途而废的。”周京惟淡笑着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