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只是替身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9字
  • 2022-04-14 06:00:08

“你男朋友是赵寒沉?”

“是...”程微月皱眉,不解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捷哥,你别吓着人家月月。”有人看他情绪不对,在一旁打圆场。

林成捷闻言冷笑了一声,凉凉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吓她了?”

林成捷从前是泾城最顶尖的那批世家子弟,后来林家被赵家兼并,一落千丈,他的圈子也从赵寒沉那个圈子落到了如今这样。

而这隐秘的过往,在场的人并不能很知情,只是隐约知道林成捷从前的身份是很显赫的。

“月月是我带过来的,你要是吓她,我不会放过你。”李蝶冷飕飕的说。

程微月见状连忙道:“捷哥,你别误会,李蝶她只是关心我,我看得出你没有恶意,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是吗?”

林成捷笑笑,打量着程微月:“你还算是个识趣的。”

程微月笑意淡淡。

“我只是看你呆呆傻傻的,怕你被骗,你知道赵寒沉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吗?”

林成捷扯了扯唇角,没给程微月缓冲的机会,他笑得讥讽:“因为你的眼睛长得像乔净雪。”

程微月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的眼睫颤了颤,看向林成捷,语气艰涩:“你在胡说?”

“呵...”林成捷冷笑,看着程微月素白干净的小脸,道:“我认识赵寒沉很多年了,乔净雪是他的初恋,初恋懂吗?他后来找的每个女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乔净雪的影子。”

“刚刚你坐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眼睛和乔净雪一样,都是杏眼。虽然我觉得你们长得天差地别,但是赵寒沉那厮怎么看的谁能知道?”

林成捷“啧”了声,弯腰凑近程微月,淡淡的嘲弄:“小姑娘,年纪轻轻不要想不开,去给别人当替身。”

替身。

替、身。

程微月在心里轻轻重复这两个字,脑子胀痛的不得了。

怎么可以这么痛?

她死死咬着舌尖,用舌尖尖锐的痛楚来冲淡大脑无休无止的钝痛。

林成捷见程微月不说话,以为她不相信,冷笑:“你自己打电话,问问赵寒沉。”

程微月的手机从下午就一直是关机的,她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只是依旧不知痛的咬着舌尖,一言不发。

她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李蝶已经听得气坏了,从程微月衣兜里拿出手机开机,恶声恶气地说:“我来打!他妈的什么玩意!”

林成捷看着程微月一脸的黯淡绝望,原本还想说出口的话被咽下去。

他从桌上抽了两张纸巾放在程微月的面前:“想哭就哭出来。”

程微月不想哭。

原来人绝望到一种地步,是不会哭的。

李蝶刚把手机打开,叶城的消息就跳了出来。

李蝶看完,语气不自然:“微月,赵寒沉急性肠胃炎住院了...”

程微月这才被唤回几分情绪,她目光寡淡的落在短信界面上,只是没看几眼,父亲程存正的电话拨了进来。

程存正不是那种会没事大晚上给自己打电话的人,程微月平复了一下心情,接通电话。

“爸...”

“微月!我刚刚收到通知,汀兰胡同要拆迁了,拆迁方是景星集团。”

程存正语气急切:“寒沉那孩子和你说过这件事吗?怎么这么突然?”

“房子怎么能说拆就拆?我们家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

“微月,这么大的事。寒沉究竟是怎么和你说的?”

程微月攥着手机的手在发抖。

真可笑。

可笑极了。

她究竟算什么?

她这几年的一切付出和痴缠,原来都不过是她傻。

是她傻得彻头彻尾。

程微月用最后的力气对程存正说:“爸,我明天和你说,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等到程存正挂了电话,程微月因为失力,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她浑身都在发冷。

“微月,你没事吧?”李蝶看着她难看的脸色,一阵不安。

唇齿间有血腥气,程微月咽下,喉间发苦。

她冷冷的笑:“我没事。”

“那……叶城的短信,你打算怎么回?”

“没什么好回的,”程微月语气冷清到了极点:“急性肠胃炎又不会死。”

许洋端着酒杯回来时,就发现现场的气氛诡异的死寂。

他将手中的两杯饮品放在桌上,瞅着众人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我就这走了一会儿,你们怎么都这个脸色?”

只有林成捷扯着唇角,笑意淡漠。

他看了眼程微月苍白骇人的脸色,一阵说不出的躁郁心烦。

他刚刚说了一大堆话,口干舌燥的,此时看着眼前的两杯饮品,想都不想,拿起一杯仰头往喉间灌。

啧,这特么也太甜了。

林成捷嫌弃的皱起眉头,将手中的杯子放下。

李蝶用吃人一样的眼光看着他回到位置上,才握住程微月的手,忐忑不安的说:“月月,你不要这么说话,我会很担心的……”

程微月这样与人为善的人,平素没见她和谁红过脸。可是她却用这么冷漠的口吻提及赵寒沉,李蝶不能不担心。

程微月不说话,只是整个人突然隐隐约约开始发抖。

她越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越觉得恶心,止不住颤抖。

她额头渗出大颗大颗的汗,唇色干燥泛白,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

李蝶真的吓坏了,急忙道:“月月,你怎么了?你...你要不先喝口果汁缓缓?”

程微月勉强扯出一抹笑,哑声道:“好。”

她说着话,便拿起桌上的橙汁。

只是入口带着点辛辣的酒气,她脸色越发难看:“有酒...”

“哎!我忘了,一杯是纯果汁,还有一杯加了白兰地!”许洋的语气懊恼得都快哭了:“蝶蝶,我忘了这茬了!”

李蝶真想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但是程微月的呼吸急促,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竟是脸色殷红的晕厥了过去。

林成捷脸色一变,直接越过众人快步走向程微月。

他将她横抱起,看着六神无主的李蝶,道:“导航去最近的医院。”

...

走道上是消毒水刺鼻的气味,李蝶靠着墙站着,手中还紧紧捏着程微月的手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