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识抬举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9字
  • 2022-04-18 10:35:31

怎知上一刻还软绵绵的,看起来呆呆的小姑娘义正言辞的摇了摇头,道:“不可以哦,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能...不能在别人家住。”

周京惟的眼中多了一丝可惜。

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他这般想着,刚刚涌上心头的旖念淡下去。

他方才确实是有邪念的,可总不能因为一点点心动,就让自己落到被人指摘的境地。

周京惟的性格底色是冷静。刚才的一时冲动,现如今已经不留痕迹。

他扶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语气不见半分异常,低沉温和:“附近有一家酒店,我送你过去。”

程微月已经睡着了,她的小脸歪在车窗上,睡意沉沉。

她长得很漂亮,那种迫人的美和娇怯的性格混合在一起,是能叫人过目不忘的程度。

周京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问问她的名字。

可是转念想到她那时在玉衔去的包厢,又觉得不用问了。

泾城的圈子就这么大,早晚都会遇到。

泾城价格最高昂的豪华五星级酒店,周京惟抱着已经睡熟的程微月走进去,前台穿着工作制服的女人连忙走上前,道:“周先生。”

周京惟点点头,很是清淡的笑意,眼底一片沉静。

他在这里的顶楼,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总统套房。

房间里是中式的装修风格,漆红色的木质地板古朴,空气中燎着沉香的气味。

燎沉香,消溽暑。

如此雨水暑热相交织的天气,似乎很适合点一些这样清心静气的香。

他将程微月放在主卧的床上,少女的皮肤很白,在深色的床榻里,就像是最干净的月光落进深渊之中,色差浓烈。

周京惟的眼神流露暗沉,他的手悬在程微月的脸上,隔着咫尺距离,将落未落。

他眸色沉静,只是如果细看,里面掺杂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晦暗。

半晌,似乎连呼吸都染上焦灼。

周京惟缓缓收回手,往外走去。

他的步伐平静,从头至尾都没有回头......

玉衔的包厢里,赵寒沉看着窗外的大雨,眉目阴沉的喝着酒。

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丧失了打趣喝酒的兴趣,一个个安静如鸡的坐着,乖的就像小学生开家长会。

李昭觉得这一晚上也不算事,大家都是出来玩,想着寻开心的,闹成这样....

他轻咳了一声,表情尴尬,带着几分试探:“沉哥,小姑娘家家的,不懂事也正常,毕竟还小,你以后好好教。”

赵寒沉“砰”的一声把酒杯掼在桌上,冷笑连连:“教?我还敢教她?她真是反了天了!这样让我下不来台!”

这话李昭没法接,默默的替赵寒沉把酒杯倒满,声音颇为小心翼翼:“沉哥,你消消火...”

这火赵寒沉一时半会没法消,他扯着唇角嘲讽:“她有骨气,这么大的雨,说跑就跑!”

李昭总算是听出了话外之音,“沉哥,我替你去楼下找找吧,这么大的雨,月月肯定打不到车的。”

赵寒沉没应,又喝了一杯酒,李昭知道这件事算是被自己猜中了。

他二话不说往外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一把扯过自家死党,“安子,和哥一起去找找。”

顾繁安翻着白眼,穿着衣领烙有口红印的衬衣,不急不徐的往外走去。

而赵寒沉只是看着落地窗上泼墨一般的大雨,眉心越皱越紧。

而酒店的大堂门口,周京惟的到来惊动了酒店经理。

后者等在电梯门口,看见他从专用电梯里走出来,连忙上前一步,毕恭毕敬地问:“周先生,今天不留宿吗?”

周京惟脚步微微顿住,他想到了小姑娘糥红的脸,大抵猜到她是醉了。

“明天早上,给我房间的客人准备解酒茶,还有,早餐清淡一些。”

经理一愣,之后连忙道:“周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竭诚服务。”

周京惟微微颔首。他看着门外倾盆大雨,金丝眼镜后的眸光深暗,沾染了一些暗沉。

他真的很好奇,这个小姑娘的男朋友是谁,能放心她大晚上独自一人在玉衔那种地方打车。

库里南的引擎发动,消失在夜色中...

李昭和顾繁安淋成了落汤鸡,灰头土脸的回到包厢。

赵寒沉的目光紧紧锁定两人,唇线抿的发直,他不甘心的问:“人呢?”

“沉哥,”李昭叹了口气,言辞颇为恳切:“我们两个就差没有把玉衔翻过来了,真的没有看见月月。”

很长一段时间,赵寒沉都没有说话。

他不知是在想什么,妖孽风流的面容低垂,修长白净的手捏着眉心。

包厢里的水晶灯流光溢彩,有破碎如霜雪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

李昭一边擦头发,一边偷偷观察赵寒沉的表情。

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没说清楚,以至于赵大公子没半点反应。

可是下一刻,赵寒沉突然起身,拿起一旁的黑色风衣外套,长腿一迈,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他的动作太大,李昭手上的毛巾都掉到了地上。一旁的顾繁安对李昭这种没出息的反应嗤之以鼻,拿起一杯白酒饮尽,从肺腑开始灼热起来。

赵寒沉想,程微月可能是专门来克他的。

他交过这么多女朋友,就数程微月最不听话,最不识好歹。

他已经对她那么好了,她怎么还是这么不识抬举?

要不是看她长得...

赵寒沉下颌线紧绷,眼神阴沉到不像话。

玉衔的外面,雨已经大到了模糊视线的程度。

赵寒沉绕着整个玉衔外面的闹市找了一遍,同样一无所获。

他全身的衣服都打湿了,初秋的凉意不紧不慢的往肌肤肌理渗透,宛如凌迟。

他铁青着一张俊脸,给程微月打电话。

那头是关机。

赵寒沉所有的耐心全部告罄。

他急躁不安的走回玉衔大堂,余光却看见市中心的巨幕投屏上,出现了周氏集团旗下的游戏公司的广告。

代言人是当红小花乔净雪。

广告里,乔净雪穿着飘逸的红色古装,那张艳丽漂亮的脸杀伤力惊人,尤其是那双杏眼,眼波流转,都是风情。

赵寒沉很长久的注视着,之后面无表情的往电梯方向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