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浪子没有回头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7字
  • 2022-04-11 06:00:10

“下午去买一套京大旁边的商品房,买100平的。”

将近八位数的赔礼道歉,算是诚意满满了吧。

叶秘书信心满满的想。

程微月下午吃了褪黑素,睡了一觉。

醒来时寝室略有昏暗,陈易欣和孙莱也都已经回来了。

陈易欣看见程微月坐起来了,这才关了台灯,把寝室的电灯打开。

程微月揉了揉眼睛,抱歉的看着陈易欣:“我睡过头了,害得你们回寝室都不能说话。”

“没事没事,”陈易欣摆手,关切地问:“月月,你想吃点什么呀?我和孙莱去食堂给你打。”

一旁的李蝶不客气道:“给我也打一份。”

孙莱笑着说好。

程微月心里暖暖的,笑着说:“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她从床上下来,只随便穿了双拖鞋。

她的手机放在下面充电,开了勿扰模式,此时她将电源线拔下,看见界面上显示着十几通未接电话。

是叶城打来的。

程微月将未接来电记录删除,正想要装作视而不见,叶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程微月咬咬牙,还是接了:“有什么事?”

“程小姐,你总算接了,我在你们寝室楼下,你方便下来一趟吗?”

程微月眉心一跳,快步走到阳台,低头往下看去。

一辆加长林肯醒目的停在了寝室楼下,吸引了无数好奇的目光。

程微月握着手机的手指发紧,一阵说不上来的疲惫感:“叶秘书,我晚上有事,请你现在离开好吗?”

这拒绝的,简直是利落干脆。

叶城愣了老半天,才道:“程小姐,赵总他在您最喜欢的一品居订了晚饭,您要是不过去吃,他会不高兴的。”

程微月眉心皱起,一贯温软的姑娘,此刻周身气场有点发冷:“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停在我寝室楼下,我也会不高兴。”

她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叶城碰了个硬钉子,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活真不是人做的。

平时看不出来,今天才发现,这程小姐的脾气可是真的大。

而寝室里,李蝶看见程微月情绪不对,推开阳台的门走到她身边。

“微月...”李蝶担心的看着她,柔声道:“发生了什么?”

李蝶说到这里,见程微月不说话,顺着程微月的目光看过去,赫然看见一辆张扬昂贵的加长林肯停在了寝室楼下。

她顿时明白了。

这学校人多眼杂的,微月要是上了车,指不定要传出点什么绯闻来。

“蝶蝶,我...我今天不想下去吃饭了。”程微月脸色泛白,她勉强扯出一抹笑,道:“你们三个去吃吧,我就不去了。”

“成,不去就不去,但是不能不吃饭。”李蝶热心道:“我到食堂拍照给你,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打包。”

程微月没拒绝李蝶的好意,说了谢谢以后目送三人离开,一个人站在阳台发呆。

赵寒沉似乎永远都是这样,他高高在上,平生从未为谁低过头。

也对,天之骄子,怎么可能低头?

程微月突然想到了去年冬天,她还没和赵寒沉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去过灵安寺。

灵安寺建的高耸,很多人都选择驱车到半山腰再走上去。

她没有这么做,怕心不够诚,是自己一步一步低头鞠躬走上去的。

细细回想,这段感情里低头的人一直是她啊。

犹记得那天她替自己求了一道姻缘符,方丈将姻缘符放到她手心时,她满心都是赵寒沉一个人。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求的是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方丈说姻缘符要放在请香的香炉里放满一年,受香火虔诚供奉,必定能求来一段好姻缘。

好姻缘吗?

程微月觉得自己也许被骗了。

原来情之一字,最不能强求。

她想着想着,自嘲的笑了笑。

也不知道今年的冬天,究竟要不要去还愿。

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程微月啊,你要赌输了,浪子没有回头。”

叶城在楼下站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程微月下来。

他重新把电话打过去,程微月已经关机了。

眼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叶城心惊胆颤的给赵寒沉拨了过去。

“赵总...”

那头的赵寒沉坐在总裁办公室,听见叶城的声音,语气不怎么耐烦:“你们到哪了?”

叶城咽了口口水,稳住声音,道:“我还在京大,程小姐...程小姐不愿意下来。”

赵寒沉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此时听见这话,直接气得站了起来。

大约是气急攻心,他的胃部绞动着痛。

他掌心扣着桌子的边沿,额角冷汗滴下来。

他冷白的一张脸,脸色难看的吓人,勉强按捺住翻天覆地的痛楚,深吸一口气,语气冷彻入骨:“她真是好得很!”

叶城想说,赵总你这语气听起来怎么都不像是好得很。

话到嘴边思虑再三,还是宽慰道:“赵总,您消消气...”

赵寒沉没应,他捏着桌子边沿的手紧了又紧,俊美的面容染上了几分痛苦。

再度开口,他的声音沙哑:“帮我叫医生过来。”

叶城一听顿时不敢耽搁,一边上车一边道:“赵总,我马上带人过来。”

程微月看见叶城上车离开才终于松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几天,她真的一点都不想见到赵寒沉....

陈易欣拎着盒饭提前往寝室走,李蝶和孙莱在食堂旁边的奶茶店买奶茶,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

她走到寝室附近的时候,听见一道低醇慵懒的男声。

“同学,请等一下。”

她顿住脚步,看见一旁行道树下停着一辆款式普通的黑色大众,驾驶座的车窗半摇下来,露出男人清贵疏雅的面容。

他戴着金丝眼镜,气质极端的斯文内敛,打开车门走下来,对着自己颔首微笑。

这样的气质,是时光淬炼才能留下的,和大学里莽撞热血的少年人完全不同。

陈易欣不争气的兴奋了一下。

她捏紧了手中的盒饭,结结巴巴道:“这位先生,您...您是在叫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