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还是分开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9字
  • 2022-04-09 10:46:00

“旁人怎么看我笑话我不在乎,我从小死心眼,想着等你回头就好,如果你回头了,第一个看见的人终归是我。”

程微月笑得惨然:“后来我也的确如愿了,你知道你答应和我在一起那天我有多开心吗?”

“所以很多事我可以容忍。”程微月的眼泪越掉越凶,鼻尖通红,语气嘲弄:“因为我觉得你心里有我就好。那些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可你回报我的是什么?怀疑?猜忌?”

赵寒沉已经慌了。

他看着程微月不停滴落的泪水,心疼的情绪后知后觉的浮现。

他抬手去替她擦眼泪,略有薄茧的指腹擦过她的面容,嗓音低低哑哑:“我只是太生气了,微月,你别怪我,我就是气昏头了。”

程微月已经平复了情绪,她躲开他的手,淡淡说:“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程微月是什么样的人?

温软、听话、单纯、漂亮又没有攻击性。

她是所有男人都会喜欢的女人。

对于赵寒沉这样的世家子弟而言,她很省心,适合被当成金丝雀,穿着绫罗绸缎养在他为她准备的别墅里,乖乖的等着他归来。

他之前答应和她在一起,看中了他这一点,听话又省心谁不喜欢?甚至因为这点,他还对她多了许多怜惜,一直没有碰她。

她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这么咄咄逼人过。

而现在,她在用分手威胁自己吗?

从来没有女人敢这么威胁赵大公子。

赵寒沉方才的愧疚和耐心被一点点消磨,有不耐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

“我不同意!”他深吸一口气,勉强按捺住了烦躁,嗓音温柔的哄:“微月,说什么胡话呢?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对你还不够好吗?嗯?”

回应他的,是程微月冗长的沉默。

前排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出,听见程微月再度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赵寒沉,你有一瞬间想过娶我吗?”

这一次,赵寒沉眉心紧拧。

他说微月,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不喜欢。

程微月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凉薄。

她说她要下车,重复着说了好几遍,一遍比一遍坚定强烈。

赵寒沉的脸色彻底阴沉。

他不喜欢程微月这个样子,非常不喜欢。

他一只手扣着她的腰往怀里带,发了狠的重重亲吻下去。

程微月平静的看着他,不做一点点回应。

赵寒沉原本只是想要让程微月闭嘴的,可是慢慢的,整个感官却浸在她柔软甘甜的滋味里不能自拔。

他吻得沉溺不自知,一只手轻轻抚上了程微月的面容,姿态缱绻。

直到下唇传来痛感。

赵寒沉错愕的松开她,摸到自己唇上的血。

程微月咬得很重,见血的程度。

赵寒沉脸色铁青的看着她,笑得瘆人:“程微月,我真是惯坏你了。”

程微月只是抬眸看向他,眼神湿润又平静:“赵先生,我要下车。”

车子已经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司机壮着胆子开口:“程小姐,这里不能停车。”

赵寒沉一瞬不瞬的看着程微月精致疏离的面容。

他突然冷笑起来,一字一顿的从牙关里迸出:“没听见程小姐的话吗?停车!”

程小姐三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司机硬着头皮把车停下。

赵寒沉看见程微月眼眶里的水汽。

唇上的痛感还清晰,可是他却有些说不上来的心软,哑声道:“你如果后悔了,我不追究...”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程微月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车门被砰的一声关上,赵寒沉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他阴沉冷冽的看向前方,程微月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

她的背挺得很直,当真是硬气的不得了。

“赵总...我要不要跟在程小姐的后面?”司机问的小心翼翼。

赵寒沉摸着流血的下唇,指尖摸到鲜红的血色。

他看着自己染血的指尖,眼中的火气越烧越旺,怒不可遏:“跟什么跟!受不住了她自己会来找我!”

司机没敢搭话,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黑色宾利几乎是和程微月擦身而过。

程微月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脚步一点点放缓,说不出的酸疼从脚踝流窜到全身。

事到如今,她竟不知道自己是悲哀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

程微月走了一个小时,才从高速上走下来。

入秋的时节,她愣是出了一身汗。

她随手拦下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向师傅报了京大。

师傅看着程微月一脸的汗,替她开了点车窗,语气颇关切:“小姑娘,这个季节最容易着凉了,你吹吹自然风,觉得不热了就关上。”

程微月说谢谢,问司机要了几张纸巾擦汗。

京大离这里不远,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程微月径直往寝室走,打开寝室门就听见李蝶在和男友许洋煲电话粥。

另外两个姑娘上午有课,并不在寝室里。

“那你想什么时候见我呀?”

“我当然是有时间的,这个周末好不好?”

程微月轻轻关上门,走到自己的床位坐下。

李蝶看见她回来了,瞬间没有了和男朋友打电话的心思,随便敷衍了几句挂断,朝着程微月走去。

她看着程微月绢白的小脸,关心道:“微月,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程微月摸了摸自己的面容,神情略有恍惚,她随意笑笑,又恢复了平素好声好气的模样:“我的脸色很难看吗?”

她问程微月吃过早饭了吗?

后者轻轻摇头。

李蝶看得出她有心事,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道:“快十点了,月月,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程微月看着李蝶满脸的担心,没有拒绝。

两人走到了平常经常去的包子铺。

这个点其实已经有点偏晚了,店里的客人不多。

老板拿了两屉小笼包放在程微月面前,笑着道:“今天最后两屉了,你们两个要是再来晚一点,可是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李蝶笑着道:“老板生意越来越好了。”

“可不是,今天早上还有人开着豪车过来买包子呢,说是他老板想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