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伤心失望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4字
  • 2022-04-08 13:28:44

在看见周京惟捏住赵寒沉的衣领后,她才慌张的走过去,染上哭腔的嗓音异常惹人心疼。

她颤声道:“周京惟,你别动寒沉!”

程微月通红的眼眶让他心头一刺,有说不出的心疼涌起。

周京惟唇线微抿,却还是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桎梏。

而赵寒沉缓慢的整理着衣领,凤眸低垂,落在程微月苍白的脸上,他手臂捏着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一带,倾身过去,声音低沉冷肃的掠过她的耳畔,吐字轻冷:“和周京惟说再见。”

其实是略带命令的口吻,只是语调缱绻,多了让人窒息的缠腻感。

大厅里的气氛死寂又难堪,程微月的唇在发抖,她握紧了拳,勉强平稳住自己的语气,低声开口:“周先生,再见。”

她还是没有违抗他,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很乖。

赵寒沉很满意,眼神柔和了一些。

“路上小心,”周京惟闲散的笑笑,表情未变。

他从一旁拿过一个纸袋子,递给程微月:“你昨天让我买的东西,路上吃点,不要空腹。”

程微月不记得她昨天有让周京惟买过东西,犹疑着伸出手接过,带着不安的眸色清润又干净:“谢谢。”

周京惟说不用谢,亲自将两人送到了门口。

除了方才那一瞬的失控,他所有都情绪都收敛到滴水不漏。

如果只是单单看他的表情,其实很难想到他心中的真实情绪。

多可怕的男人。

赵寒沉的目光落在了二楼的主卧,他不知是想到什么,眼神冷冽下来。

他率先弯腰进了黑色宾利,程微月跟在他的身后,朝着给自开车门的司机道谢。

一直到车尾消失在视线里,周京惟才从容自若地往回走。

他重新坐回了餐桌上,吃了几个桌上尚有余温的小笼包,冷白修长的手指捏着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把周家老宅的主卧重新装潢,设计图纸就按我之前发给你的那份。”

“周先生,现在开始装修的话,要到明年春天才能竣工。”

助理在电话那头犹豫开口:“再过几个月入冬,就是老爷的生日了,要不要过段时间再...”

“不用。”周京惟笑笑,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明年春天刚刚好。”

他将电话挂断,随意放在一旁,指尖按着额角打转。

不知怎的,程微月刚刚眼眶通红的模样突然纤毫毕现的映入他的脑海,他的心情说不出的繁杂和痛惜。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只是他低估了自己对程微月心软的程度。

周京惟少年时是不打算成家的,他随性散漫惯了,那些世俗的教条框架并不能束缚他,他平生所求也不过是自得其乐。

本性凉薄的人,其实是不能对这个人世间有什么缱绻温柔的。

可是昨天晚上,他看着程微月的睡颜,却模模糊糊的想着,倘若往后余生,她能就这样在家中等着他,这世间的万家灯火能有一盏是为他而点燃的,似乎也是很好的。

可同样的,如果未来的这个人不是程微月,那么他宁可这万家灯火无一盏为他而亮。

他大概是偏执的,若不能得到最好的,那么宁可什么也不要。

所以他急不可待,已经不能再忍受程微月留在赵寒沉身边一天。不惜亲自出手,撕开他们之间的龃龉。

他太了解赵寒沉了,了解这个男人有多凉薄多疑。他和程微月之间本就不算稳固的感情,是经不得这样的揣测和摧残的。

想到这里,周京惟轻轻笑了。

他的小月亮是信佛的,佛家是怎么说的?

佛家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毁人姻缘下地狱。

呵...

他细细想来,好像也不亏...

程微月后背靠着车门,低着头捏着手中的纸袋。

她现在才看清,纸袋里都是小月饼。各式各样的口味,造型精美又好看。

她看了几眼,心情更复杂了。

而赵寒沉一路都没有说话,就好像火山爆发前的平静。

程微月维持着一个坐姿坐了很久,腿有些发酸。

她将纸袋放在一旁,终于鼓足勇气一点点挪到了赵寒沉的身边。

男人侧脸的线条利落分明,过分妖孽风流的眉眼,张扬精致到极点,眸光流转都是蛊惑人心的味道。

程微月轻轻捏住他的衣摆,声音软生生的:“寒沉...我不知道周京惟...喜欢...喜欢我,我以后...”

“你很得意吧?”程微月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寒沉突然看向她,凤眼冷冽,眸色暗沉。

他打断她的话,断然讥诮:“周京惟这样清心寡欲的人,为了你不惜和我反目,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魅力?”

程微月脑子嗡嗡的,屈辱和错愕不知是哪个更多一些,她的心往下沉,哑声开口:“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话落,下巴被人捏住,赵寒沉的指尖力道很重,留下了红色的指痕。

他开口,又轻又冷:“程微月,你如果敢背叛我,我不会放过你。”

他知道程微月是无辜的,可是此时此刻,似乎只有她这般委曲求全的忍受着自己的发难,他才能感到安心。

安心程微月没有对周京惟动心,依旧深爱自己,依旧可以为了自己咽下委屈。

周京惟这样的男人,倘若是作为情敌,无论哪个男人遇到了,大抵也不会比自己更冷静。

程微月吃疼皱眉,看着赵寒沉冷冰冰的眸色,满腔的失望:“你就是这么想我的,觉得我水性杨花见异思迁是吗?”

她的音量一点点拔高,赵寒沉眼中划过错愕。

他从来没有见过程微月这么生气的模样,一时间来不及反应,连捏着她下巴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松开。

而程微月的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落下,砸在赵寒沉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背上。

“宁宁,你别哭...”赵寒沉终于慌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别哭....”

可程微月的声音哽咽,听起来伤心极了:“赵寒沉,我从18岁那年第一眼看见你,就义无反顾的喜欢你。我为了等你回应等了三年,整整三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