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暴风雨时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1字
  • 2022-04-07 11:19:26

周京惟能言善辩,说话逻辑严丝合缝又慢条斯理,程微月哪里是他的对手。

她的脸色涨得通红,好半晌才松开咬着的唇瓣,带着决然:“但是我有男朋友,你喜欢我不会有结果的。”

周京惟被她这个执拗且一根筋的样子逗笑了,他松开她的肩胛,看见程微月忙不迭的滑进被褥里,只露出一双天生就湿漉媚气的眼睛。

他好心提醒她:“微月,你睡的是我的床。”

程微月只觉得所有的血都涌到了头顶上,她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害羞又生气。

就好像小兔子被逼急露出的爪子,没什么杀伤力的。

又实在是生动极了。

她是不讨厌自己的,听到这是他的床,她甚至还会害羞。

她不能接受的,仅仅是自己的告白。

她只是不爱自己而已。

“周京惟!”

“我在。”

“你出去,我要起床。”

周京惟说好。

他很绅士的起身,动作克制且有礼,就好像刚刚那个按着她的肩膀,一定要她听他的告白的人不是他一样。

程微月听见关门声,她从床上坐起来,看见放在床尾的裙子。

簇新的蓝色裙子,连吊牌都没有摘。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还穿周京惟给她的裙子。她等等就要告诉赵寒沉,他的朋友对自己告白了。

可是...

程微月低头看着整齐放在床边鞋子失神。

可是她要怎么开口?

程微月愁肠百结,大约是凝神思考的缘故,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很多模糊的片段。

昨天她醉了以后,是周京惟带她去的医院。

她喝醉了,喊他哥哥...

程微月想,也许她也有错。

赵寒沉抵达香山王府时,周京惟正在一楼准备早餐。

桌上放着小笼包,还有豆浆油条。

都是周京惟今天一早让助理去京大附近买的,这家早餐店学生多,他猜测应该是程微月爱吃的口味。

此时,他听见脚步声抬眸,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赵寒沉。

迎光之下,周京惟金丝眼镜下的眸色看不分明,只是语气依旧是慵懒散漫的:“赶了一晚上的路吧?时间还早,你和微月一起吃个早饭再走。”

赵寒沉额角的青筋在飞快的跳动。

他长腿一迈,快步走到周京惟面前,手按在白底灰纹的大理石桌面上,声音是紧绷的弦:“昨晚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有脸说让我吃早饭?”

“知道我为什么会带着微月出来吗?”

“你不要在这里给我扯开话题!”赵寒沉妖孽的面容沉的滴水,一双凤眼满目冷冽。

周京惟只是自顾自的往下说:“乔净雪去京大找微月了,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让她上台交流,如果我不在场,你知道微月会经历什么吗?”

“你在说什么...净雪...”赵寒沉之时间忘了发难,脸色泛白的喃喃。

周京惟没管他骤变的脸色,淡淡开口:“是谁给她的底气,让她能够这般肆无忌惮?赵寒沉,是你给的。”

“你既然不能给微月一心一意的幸福,倒不如干脆一点,直接放手。”

周京惟后面的话,赵寒沉基本没有去听。

他急促开口:“你想对净雪做什么?”

“这不是你该管的。”周京惟毫无情绪的看了他一眼,语气漠然。

“你别伤害净雪!”赵寒沉脸色透上了一点恳求:“净雪在周家本就不好过,你如果再对她做什么,她要怎么立足?”

“这根本不是我关心的,更不是赵大公子你该关心的。”

“周京惟!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你放过净雪,我就当昨晚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赵寒沉绕过长桌,走到了周京惟面前:“你为了一个女人和我闹掰,对你没有好处!京惟,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说不要,就真的不要了吗?”

周京惟将桌上的小笼包用保温罩罩住,眸色压低,透露着警告:“你确定等等要在微月的面前争论这些吗?”

赵寒沉顿时深吸一口气,肺腑涨得疼痛难忍。

他用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周京惟,冷笑连连:“既然如此,你别再想看见程微月!”

“你的意思是,我如果不追究乔净雪,你就依旧让微月来见我吗?”周京惟嗤笑,有几分嘲讽。

赵寒沉脸色微变。

短时间的利弊权衡之下,他很快就做出决定,“如果你能答应,我可以不阻止你接近微月。”

很长久的沉默。

赵寒沉难堪的看着周京惟暗沉难辨的眸色,脸色铁青的开口:“你不说话什么意思?”

“我以为我已经是没有底线了,现在看来,你赵寒沉才是不遑多让。”

周京惟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赵寒沉产生了强烈的屈辱感。

他当然知道,知道刚刚的话有多混帐。

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乔净雪被伤害。

至于程微月,她那么爱自己,周京惟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让她心动的,不是吗?

乔净雪是他少年无权无势时,永远不能弥补的错误。

他不能再让她因为自己受到一点点伤害了...

两人沉默着,直到楼梯处传来了脚步声。

程微月走到楼下,才看见一身西装正装的赵寒沉。

他看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冷沉。

程微月慌乱的走向他:“寒沉...我...”

“闭嘴!”赵寒沉正好一腔怒气无处发泄,程微月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他的语气冷冽:“我并不想知道昨天我在北城工作时,你在周京惟的床上睡得有多安心。”

而他的话音刚落下,衣领就被周京惟死死抓紧。

周京惟一直都还算平淡的情绪一直到了此时才算翻涌,他沉着声一字一顿:“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

“岂敢?”赵寒沉语气同样冰冷:“周律师这么好的手段,谁敢和你作对?”

而站在远处的程微月在赵寒沉刚才那句“闭嘴”以后,就煞白着脸一言不发。

她整个人在发抖,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