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装不下去了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9字
  • 2022-04-08 20:23:35

电话响了很久,他正欲开口,却听见那头平淡的男声。

他说:“微月今天不小心接触了酒精,有些过敏,已经睡了。”

周京惟慵懒低沉的腔调太过特别,赵寒沉只是听了第一个字,就听出来了。

他握着手机的手指骨泛白,心脏像是被人攥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再怎么迟钝,现在也不可能没有察觉。

周京惟是何许人?

表面随性本质凉薄。

他怎么可能把一个女人带回自己的家里。

赵寒沉鼻息微重,陡然冷笑起来:“睡了?她为什么会睡在你这里?”

见周京惟不说话,他愈发愤怒:“周京惟,我问你把程微月带回你家是什么意思?说话!”

电话的那头,走廊灯光昏黄,周京惟已经关上了房门。

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垂着眉眼,一派镇定平静的姿态。

他说:“寒沉,我很早以前就和你说过,我爱微月。”

赵寒沉此刻的心情,已经不是倒吸一口冷气可以形容的。

他声音发颤,莫大的愤怒和激动灼烧着他的心脏,带来了说不出的灼热和痛苦。

“周京惟,我他妈把你当兄弟!”

赵寒沉一字一字咬牙切齿,他的眼底血丝密布,表情略有狰狞:“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你以前不是说,你身边的女人,无论我看上谁,你都会让给我吗?我不要别人,我就要程微月。”

周京惟每说一个字,就好像在赵寒沉的脸上扇了一耳光。

每一个耳光,都是他少年轻狂时的代价。

赵寒沉咬紧牙关,下颌线紧绷。

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他确实说过...

那时乔净雪结婚,他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确实曾对远在国外的周京惟说过:“这些女人不过都是替身而已,哪有什么喜欢,你要是看上了谁,我送给你。”

那时的周京惟是怎么说的。

他说:“我嫌脏。”

那如今呢?

“只有程微月不行!”

赵寒沉眼底攒着怒火,用比方才在秦贺面前还要冷冽百倍的嗓音说:“你以前不是说嫌脏吗?怎么,现在换成程微月就不嫌了?你用我用过的东西,你不嫌脏吗?周京惟!”

那头的周京惟很久都不说话。

就在赵寒沉以为他会愤怒时,他听见周京惟说:“微月是人不是物件,她对我的心思从头到尾都不知情,你想骂冲着我来,不要侮辱微月。”

“赵寒沉,就这一次,还有下次,我会让你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

真是可笑。

太可笑了。

他还有脸说让自己付出代价。

赵寒沉直接挂断了电话,看着前排已经战战兢兢的司机,寒声道:“回泾城,今晚就回!”

周京惟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依旧只是淡淡的垂着眸。

他对程微月的感情,已经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

在今天抱着她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偏离了方向。

既然被察觉不过就是早晚的事,那倒不如自己亲口承认。

反正旁人的眼光,他一点都不在意。

爱情原本就是博弈,他唯一在乎的,不过就是最后的赢家是谁......

程微月醒来时,月色才刚刚消沉落下,半掩的窗外,有晨曦的颜色。

这是在哪里?

她的思绪繁杂,其实有些乱了。

她正想四下环顾,突然听见身后有一道慵懒清淡的男声。

“醒了?”

程微月吓了一跳,转过身就看见周京惟坐在沙发上,金丝眼镜后的目光斯文温和,淡淡的落在自己身上。

他问她:“昨天没有吃晚饭饿了吗?我去给你做吃的。”

程微月呆呆的看着他,她抿了抿干涩的唇,声音带着刚睡醒的软糯:“这是哪里?”

“我家。”

“为什么把我...带到你家?”

“一定要一个理由吗?”周京惟眸色深深的看着她。

他一夜未眠,眼尾透着浅淡的红,只是这微微的疲倦感并不损他的俊雅,反而多了几分颓废之美。

程微月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太过复杂。

不知怎的,她有点不敢看他。

她刚想说不用,就听见周京惟用很温和的声音说:“微月,我自认不是好人,也从不会做没有目的或利益的事,当然也包括对你。你问我为什么要带你回家,我也愿意给你一个理由。”

“这个理由就是我很爱你,你意识不清,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在酒店里。”

程微月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她言语迟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竟是告白吗?

而周京惟起身走向她。

程微月下意识的身体僵硬,她原本想要起来,可是整个人却好像被施了定身术,好半晌才能动弹。

周京惟将好不容易坐起来的她轻轻按住。

程微月的所有情绪,都在周京惟的意料之内。

他走出这一步,必然是几番深思熟虑。

他的手指捏着程微月的肩膀,感觉到她在发抖。

“你在害怕吗?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周京惟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安抚的意味。

他冷白的肤色在略带昏沉的房间里,带着病态感。

许久,他看着程微月小鹿一样水润的眼睛,突然轻笑了声,低声说:“我只是...装不下去了。”

“我爱你,我不想骗你,也不想骗自己。”

程微月垂下眸,手指下意识抓着被单。她的声音很轻,很虚弱:“周京惟,我对赵寒沉是一见钟情,很爱很爱的那种,所以,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喜欢我?”

周京惟捏着程微月肩胛的手微微一紧,他的手腕原本冷白,如今更像是没了血色一样。

他笑意清浅,带着叹息:“真傻。”

程微月终于抬眸看向他,声音比方才坚定了许多:“喜欢一个人,怎么都不算傻。”

“嗯,”他眼底的笑意渐渐翻涌起来,还有许多复杂莫名的情绪:“对,喜欢一个人,怎么都不算傻。”

他顿了顿,嗓音趋向低哑:“那么微月,你怎么可以要求我不再喜欢你了?做人要推己及人,不能两套标准的,对不对?”

周京惟能言善辩,说话逻辑严丝合缝又慢条斯理,程微月哪里是他的对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