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心慈手软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6字
  • 2022-04-05 10:44:18

赵寒沉甚至在想,他或许根本不该找秦贺做合作伙伴的。

这厮自己吃肉,连汤都不愿意留给别人。

好一手赶尽杀绝。

而秦贺笑容未减,轻轻叹了口气:“赵先生真是误会我了,合作自然是双赢的,我也不是趁火打劫的人。”

赵寒沉在心里冷笑,面若寒霜。

“这块新城建成之后,让秦氏集团控股19%,已经是我能给的极限。”他顿了顿,字字冰冷:“诚然,像秦氏集团这样的合作对象不好找,但也不是完全找不到。秦先生,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秦贺依然笑着,只是眼中的笑意已经淡了。

从一开始的11%到如今的19%,赵寒沉很显然已经被自己逼到了极限了。

想来如果不是资金链真的这么迫在眉睫,他也不至于被自己这样逼迫。

秦贺微微眯眸,桃花眼眸色清浅,他笑着起身,亲自为赵寒沉斟了一杯红酒:“赵先生,你可以放心,我不是那种逼人太甚的人。”

赵寒沉没应声,低头看了眼手表。

八点半。

夜色已经很深了。

两人从傍晚一直坐到如今,几番推诿拉扯,最终还是以他割地赔款写下句点。

赵寒沉接任景星到如今,秦贺是他见过最狠戾乐斗的男人。

他谈判时分寸不让,咬着对手的弱点又狠又准,不带半点犹豫,巴不得让对方流干最后一滴血。

而秦贺见赵寒沉不说话也不气恼,只是沉稳落座,客套道:“用过晚饭后,我亲自送赵先生回休息的住所。”

“倒也不必。”赵寒沉拒绝的生冷。

秦贺桃花眼弯成好看的弧度,薄唇微挑,用轻柔缓慢的语气说:“地主之谊,本是我该做的,赵先生既然拒绝了,我倒也不好强人所难。”

赵寒沉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两人各怀心思的用餐,一桌的珍馐琳琅,生生食不知味。

直到二楼传来高跟鞋叩击地面的脚步声,才打断了两人死气沉沉的氛围。

那是一个穿着月白旗袍的女子,丰腴诱人的身材,白皙妩媚的面容。

她手上是一把小小的团扇,微微扇动,便若有若无的遮住下半张脸。伴随她的走动,开叉的旗袍露出修长莹净大腿,时隐时现。

真是好一手勾引挑逗。

辛遇集团是演艺圈数一数二的大资本,而演艺圈从来都是美人成群的地方。

秦贺的目光落在女人的旗袍上,脸上的笑容未减半分,温雅的面容翩翩如月,眼角的泪痣是点睛之笔,异常动人。

他不说话,任由女人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赵寒沉颇为寻味的看着秦贺的表情。

要是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女人恐怕是要遭殃了。

“秦先生...”女人的声音放轻,勾引之意昭然:“我听说您来这里用饭,特意来找您的。”

秦贺桃花眼微敛,听不出情绪:“叫什么名字?”

女人大喜。

她一早就打听过了,秦贺最爱旗袍美人。

这几年来,秦氏集团都会在每年夏日时去各地搜集最上等的丝绸,召集最顶尖的服装设计师,设计无数繁复惊艳的旗袍。

那些旗袍都是私藏品,这几年大张旗鼓的生产设计,却愣是一件都没有流进市场。

今天这身打扮,算是蒙对了。

她声音放的越发轻柔,剪水秋瞳明眸善睐,嗓音像是在水里泡过:“秦先生,我叫顾烟,烟火的烟。”

秦贺朝着她勾了勾手指,无波澜的嗓音:“过来。”

顾烟面容嫣红,亦步亦趋的走到秦贺面前。

后者却突然收敛了笑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笑和不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差别太大。不笑时突然就变得极端不好接近,浑身散发着叫人恐惧的戾气。

他变脸太快,已经是叫人不寒而栗的程度。

一直到此时,顾烟才察觉形势不对,她正想开口,就听见秦贺温润雅致的嗓音响起,其中意味冷淡漠然:“穿成这样来找我,你是找死吗?”

轻飘飘的声调,却让顾烟腿软到不成样子。

她直接跌坐在了地上,美眸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落着泪,诚惶诚恐的看着秦贺:“我不是...秦先生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秦贺不说话,眼底却染上了阴郁。

赵寒沉在一旁看着美人落泪的样子,到底是起了一些恻隐之心。

他淡淡道:“那你还不快点滚出去。”

顾烟如闻天籁,忙不迭的说好,双手撑着地板,踉踉跄跄的就要起身往外走去:“我现在就离开,秦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她走出去没几步,就听见秦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冷淡到不像话:“站住。”

顾烟瞳孔紧缩,一张漂亮脸蛋白得像鬼:“秦先生...”

秦贺修长的手指捏着刀叉,轻轻切割着面前猩红的牛肉,看都没有看顾烟簌簌发抖的背影,“衣服脱了再走。”

顾烟难以置信的睁大眼,可是到底不敢说任何拒绝的话,咬着牙依从。

她还没有正式出道,如果被人发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她的星途就毁了。

赵寒沉看着顾烟只穿着内衣裤,佝着腰跑出去的狼狈背影,不由得轻笑着啧了声,道:“你倒是真的狠。”

秦贺抬起头看他,桃花眼温润雅致,笑起来像是最温柔的情人,他说:“赵先生说笑了,我这个人最心慈手软,连只鸡都不敢杀。”

赵寒沉唇角抽搐,被秦贺这阴晴不定的性格弄得很无语。

一顿晚饭,终究吃的不是很舒心。

赵寒沉率先离席,他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淡淡道:“期待秦先生来泾城,届时我一定好好尽尽地主之谊。”

秦贺笑笑,说:“当然。”

黑色宾利后座,赵寒沉神情微倦的捏着眉心。

窗外的街景在一点点往后移,北城的繁华不熟泾城,只是少了随处可见的大海斑斓,多了霓虹如星。

许久,他手中的动作顿住,拿出手机给程微月打了过去。

程微月性子柔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喜欢和她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