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秦贺先生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07字
  • 2022-04-04 06:00:12

李蝶听着周京惟沉稳清淡的嗓音,轻易就和那时在开学典礼上的矜贵男人联系在了一起。

好皮囊总是更容易叫人卸下防备,李蝶戒心放下,仅存的不安也被消除。

“那微月就麻烦你了,谢谢周先生。”

周京惟说不麻烦,挂断电话的时候,原本醺然昏睡的程微月半睁着眼睛看着他。

她望着自己,笑得有点傻气。

周京惟双手克制的搭在座椅的边缘,弯着腰,眸色低垂的问她:“笑什么?”

程微月不说话,还是在笑。

周京惟便很有耐心的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平静温和看着她。

直到小姑娘纤细的指尖擦过他的镜框,落在眼角的边缘。

她的指尖暖暖的,指腹柔软。

周京惟听见她说:“哥哥,你的眼睫毛好长。”

周京惟感觉自己像被小猫抓了,不痛不痒,可是说不出的勾人。

他的眸光沉了沉,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程微月作乱的小手拨开,起身关了车门。

就差一点。

离他的理智被拨乱,就差一点点……

路上倒是安稳,程微月一路都在睡觉,中间翻了个身,身上的毯子滑下去。

她侧躺着,白色裙子安稳的贴着身体的曲线,秾纤合度。

周京惟余光看见了,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

之后一路上,他再也没有往她那边多看一眼。

周京惟在泾城有很多套住所,前几天他刚搬到了事务所旁边的香山王府。

外观古典精致的别墅,里面的装修却是冷色调的简约装饰。透着一股子冷清气。

周京惟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可里面的陈设和刚刚装潢时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他将程微月放在沙发上,见她似乎有点醒了,便问她要不要喝水。

程微月很乖的点头,说想喝。

周京惟去一旁给她倒了一杯水。

程微月捏着杯子一口气喝完,舒服的呼了一口气,放下杯子又开始睡了。

周京惟看她似乎真的困得不行,抱起她往楼上走。

他喜静,平素待人接物从容慵懒,实则性情生僻疏冷,私域意识很重。

他从不带人回家,这套别墅里只有二楼的主卧有一张床。

主卧里燃着沉香,他抱着程微月走进去,随手打开了里面的灯。

房间顿时明亮起来,周京惟将程微月放在柔软的床榻上,替她盖好被子。

大约是因为床上睡的更舒适,程微月眉眼舒展着,姿态很安然。

周京惟坐在一旁沙发上,看着她的睡颜,良久的一言不发。

期间赵悉默打了通电话过来,周京惟去阳台上接,后者问他程微月怎样了。

夜晚有微风拂过,带着不知名的花香馥郁。

周京惟背倚着栏杆,姿态散漫随性:“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

赵悉默很是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万一出了什么事,就成了我的巧克力的罪过了。”

“你想将功赎过的话,帮我个忙。”

赵悉默来兴趣了,“哟,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得上忙的?”

“帮我买个月饼。”

“什么...你居然用我去干这种小事?你知道我的时间多贵吗?”赵悉默吐槽完,不耐烦的啧了声,妥协道:“哪种月饼?”

“全部。”

“什么全部?”

“所有口味都买一个。”

“你大爷的周京惟,你把我当跑腿小哥了?”

周京惟把电话挂了。

电话那头的赵悉默骂骂咧咧的从助理手上抄起车钥匙往外走去,嘴上还不停:“我真是上辈子欠他的!”

北城。

富丽堂皇的酒店里,十几个应侍生排成一排,每个人手中都是银色的托盘,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精致食物。

他们有条不紊的将手中的食物放在酒红色的长桌上。

不远处,有人在演奏着小提琴,琴声悠扬动听。

酒店被包场了,靠窗的座位上,坐着两个气质各异,却又同样出类拔萃的男人。

“这里环境还不错吧?”说话的男人有着极为温润的嗓音,他抬着眼看着面前的赵寒沉,桃花眼形状漂亮,眼角一颗红色的泪痣。

他笑起来唇红齿白,实在温柔多情:“为了款待赵先生,我可是费了很多心思呢。”

男人叫秦贺,秦氏集团现任董事长,辛遇集团总裁,北城名门秦家长房独子。

长相上,他几乎全部继承了父亲秦时遇的翩然温雅,却又有着和其父截然不同的性情。

他酷爱竞争和开拓,是手段残忍的野心家,在商业上有着很强的攻击性。

在他接任秦氏集团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集团便在他的手上市值膨胀了十倍,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从前北城最鼎盛的唐氏集团。

他有着与生俱来的侵略性。

“赵先生怎么不说话,是菜不合胃口吗?”秦贺状似关切的问道。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赵寒沉已经摸清了秦贺的性格。

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赵寒沉平静的抿了一口高脚杯中的红酒,眼神落在秦贺身上,透着点锋芒寒凉。

他已经丧失了继续虚与委蛇的耐心:“秦先生,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了。”

泾城市中心那块地的规划,需要的资金太庞大,周京惟不愿意合作,就意味着周氏集团不会合作,他必须另外找合作伙伴。秦贺就是他新找的合作对象。

秦氏集团资金雄厚,拿出两百亿美元也不是问题。

可是现在,秦贺看准了他资金链吃紧,一再让他让利。

现如今,局势已经陷入了僵持。

“是吗?”秦贺闻言,微微歪着头,笑得无害极了:“我怎么觉得没几天?我还想和赵先生多聊聊,毕竟赵先生这么年轻有为,一表人才,我对赵先生真是一见如故呢。”

赵寒沉冷笑,浓眉微挑,没给什么面子直接戳破:“秦先生一见如故的是究竟什么,我们彼此心里都很清楚。好心奉劝一句,秦氏集团既然想要向泾城开拓,秦先生在我这里这样趁火打劫,是竭泽而渔的做法。”

赵寒沉甚至在想,他或许根本不该找秦贺做合作伙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