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的小月亮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1字
  • 2022-04-03 06:00:15

程微月的舌头有点打结,软声软气的:“不用...不用去医院,我就是...就是可能醉了,睡一觉..就好。你送我回...学校,好不好?”

周京惟的目光落在少女水葱一样纤细的手指上。

他缓缓的收回手臂,再度抬眸,静水无波的一双眼,斯文矜贵:“那你不能睡着,我抱着你进去的话,被人看见对你不好。”

程微月没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周京惟看见她脖颈处红透的肌肤,知道她是醉意上头,并非真的在看着自己。

可是心还是软了下去,他微微低下头,很认真的注视着她,带着点歉意,低低哑哑地说:“刚刚凶你了,对不起。”

车窗被人叩响。

是赵悉默跟了出来。

程微月这次终于有了点反应,她的的眼珠动了动,之后小脑袋往窗口歪过去,看着外面的赵悉默,红着一张脸,笑得很乖:“叔叔好!”

赵悉默原本是过来关心一下程微月的情况的,此刻被这一声叔叔喊得脸色黑如锅底。

他望向驾驶座上气定神闲的男人,问程微月:“我是叔叔,那他是什么?”

程微月的小脑袋又歪向周京惟,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巴巴的看着他。

周京惟被她看得心率不稳。

他想,程微月喝醉了,怎么说他他都不会计较的。

可程微月眼睛弯成小月牙,认真的说:“是哥哥!”

“我特么...”赵悉默气笑了,扒着车窗戳程微月的后背:“你什么眼神啊?周京惟年纪比我还大,我是叔叔他是哥哥?小丫头你会不会说话啊?”

程微月喝醉以后,整个人软绵绵的,被赵悉默点了点后背,整个人差点扑到了周京惟怀里。

周京惟眼疾手快的捏着她的手臂,将她小心翼翼的扶到副驾驶座上坐好。

他看了眼车窗处一脸“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个意外”的赵悉默,面无表情的把车窗关上,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赵悉默站在原地,心在滴血!

叔叔...

他才27,他比周京惟还小一岁啊!

是红灯,周京惟把车子停下,看着脸色比刚才还要红的程微月,皱了皱眉,道:“附近有一家医院,我带你过去看一下再回学校,好不好?”

那天晚上的程微月虽然也醉了,但是绝对没有今天醉得厉害。

程微月小脸皱了皱,很不情愿的样子:“可是打针很痛诶。”

“不一定要打针,”周京惟顿了顿,又安抚道:“如果要打针的话,哥哥奖励你小礼物。”

“小礼物...”

“嗯,小礼物。”

语气有笑意。

程微月双手托着红扑扑的脸,声音有点糯:“想吃月饼。”

周京惟说好,给你买好多月饼。

于是一路过去,程微月都在碎碎念着月饼的口味,从五仁月饼说到冰皮月饼,几乎所有品种都说了一个遍。

她醉了的样子很乖。

就是有点絮叨。

挺可爱的。

快要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周京惟问她,酒醒了以后还会不会记得自己喝醉的时候说的话?

程微月说我没有醉呢,一点都没有。

“嗯,没有醉。”

周京惟轻笑,有那么一刻,他想趁人之危,捏捏程微月的脸。

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趁人之危的事情周京惟经常做,但是他不想做在程微月身上。

医院是小型的社区医院,病人很多,拍着冗长的队伍。

周京惟要去替程微月取号付钱。

他怕程微月乱跑,将她安置在一旁的等候区,叮嘱道:“不要乱跑,这里的医生很凶,乱跑的病人都会被抓去打针。”

喝醉的程微月特别好骗,她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严肃的点头:“我一定不会乱跑。”

周京惟眼底蕴上了点笑意。

他要走的时候,西装外套被捏住。

周京惟低下头,看见程微月正糯红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紧张兮兮的样子:“我不乱...乱跑。”

周京惟说好乖,等等给你买小月饼。

周京惟人生中第一次这样不讲道理的照顾一个人,他在缴费处排队,看见程微月已经坐在座位上打起了瞌睡。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了程微月从前说的,她是六月十五出生的,六月十五的小月亮,独一无二。

于是不自知的笑了。

他独一无二的小月亮啊...

检查结果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医生只是叮嘱要好好休息。

周京惟说谢谢,拿过病历本时,程微月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医生看着周京惟的上心程度,理所当然的以为程微月是他女朋友,调侃道:“抱着你女朋友下楼的时候小心台阶,上次有个小伙子抱着打石膏的女朋友下楼,结果两个人一起摔下去,小姑娘的另一条腿也打石膏了。”

周京惟闻言道了谢,他横抱起程微月,步伐沉稳。

两人上了车,周京惟把副驾驶座的车位放平,好让程微月睡的更舒服一些。

他从后备箱拿了一条毯子,刚刚替程微月盖上去,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周京惟动作顿了顿,拿出了手机。

来电显示李蝶,是程微月的室友。

周京惟接通电话,那头的李蝶语气关切:“月月,你去哪里了呀?怎么还没回来?我和你说,你还没有回来的话,最好今天就别回来了!”

李蝶声音压低了一些,大概是怕人听了,她接着道:“现在一堆人在我们寝室门口,等着问你和乔净雪在后台聊了啥呢。”

“我建议你今晚在外面避避风头,不然估计是没消停的。”

周京惟沉吟片刻,淡声道:“谢谢,我知道了,微月在我这里,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他的嗓音斯文清雅,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自带着疏冷和禁欲感。

那头的李蝶突然听见一道男声愣了半天,才想起来问:“先生,您叫什么名字?微月现在和您在一起吗?麻烦把手机给她一下,可以吗?”

“我叫周京惟,就是今天在台上带着微月离开的人。”他顿了顿,轻声道:“微月睡着了,你放心,她很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