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家信号好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91字
  • 2022-03-17 16:36:39

赵寒沉觉得程微月这样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模样很可爱,他浓眉微挑,愉悦的笑笑,指腹按在女孩子的唇瓣上,不轻不重的捻。

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叫人头皮发麻:“柠檬汁好喝吗?”

程微月红透了一张脸,点了点头,声音像是小猫:“好喝...”

赵寒沉知道她脸皮薄,便不逗她了,只是扣在她腰间的那只手,时不时的揉一揉。

他的手腕上是百达翡丽的手表,表带很宽,膈得她有点疼。

程微月没吭声,默默忍着。

“月月是不是快要毕业了?”李昭随意的问道。

程微月听见赵寒沉嗯了声,磁质性感的嗓音,说什么都像在蛊惑人心:“开学就是大四了,要找实习工作了。”

李昭乐了:“沉哥,赵家家大业大,养个实习生轻而易举吧?”

赵寒沉凤眼中带着几分深意,看向程微月:“宁宁,来我身边上班,好吗?”

宁宁是她的小名。

程微月指尖扣着杯壁,低着头半晌,才轻声道:“不了....我自己找工作。”

李昭的冷汗已经出来了。赵寒沉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哪里容得了人拒绝。

果然,后者冷笑了声,语调多了丝凉薄:“宁宁,我喜欢听话的女孩子。”

李昭想,程微月平日里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软绵绵的,一点攻击性都没有的。此时赵寒沉已经把话说的这么重了,想来她也会让步。

怎料程微月放下杯子,声音更轻更平静了:“我是在和你交往,而不是包养,赵寒沉,我是很喜欢你,可是我们之间是平等的。”

赵寒沉觉得程微月这个样子很是不识好歹,扫兴极了。

赵公子脾气其实不好,平日里也是被人顺着的,整个泾城敢这样让他下不来面的,屈指可数。

他勉强按耐住脾气,指尖抵着太阳穴轻轻揉了揉,目光淡淡的落在程微月的脸上,咬字带着点冷:“不愿意?”

程微月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杯里的柠檬汁不说话。

赵寒沉冷冷发笑,一言不发的喝了口烈酒,下一刻捏着程微月的下巴,在她慌张的目光下,低头吻上去。

他知道她酒精过敏,故意欺负她,动作恣意,压迫感重到叫人窒息。

程微月尝到了他唇上低醇的酒味,头皮发麻,用尽全力将他推开。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门被砰的一声关上,程微月已经离开了。

小姑娘脾气还挺大,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李昭看着赵寒沉阴沉莫测的脸,咳嗽了声,道:“沉哥,和小姑娘计较什么,别气……”

说到后面,气势很弱。

而赵寒沉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妖孽的面容染上了寒霜,他一脚踹在了面前的矮桌上,上面的酒瓶倒在地上,碎了一地嘈杂...

程微月觉得自己应该是醉了。

她眼神开始有点不清楚,几乎是用了最后一丝意识,在门口打车。

雨下的有点大,她的衣服鞋子都湿透了。

玉衔的客人都是光鲜体面,像程微月这样式儿的落汤小鹌鹑,画风真的突兀。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那司机看着程微月这个样子,也怕被弄脏车子,没有停下来。

周京惟开着车,远远的看见有个女孩子站在路边,淋着雨打车。

他从来有着很好的定力,慵懒谈笑之间从酒局上全身而退,滴酒未沾。

而此时,他一直平静清冷的眸光落在程微月身上,微微一黯。

程微月看见一辆库里南suv在自己面前停下来,是black badge,车牌号码是连号的7。

泾城的风俗,七上八下,七是寓意最好的数字。

副驾驶座的车窗被打下来。

那是程微月第一次看见周京惟。

他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单手扶着方向盘,修长的手指一根根安安稳稳的扣在方向盘上,指骨像是玉,冷白漂亮。

程微月隔着淅淅沥沥的雨,看见他的面容。

那是一张矜贵斯文的脸,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很勾人,眼神寡淡,掺着一点未达眼底的笑。

像是繁华俗世之上的人,禁欲感很重。

他开口,嗓音清润,带着点古意,偏于慵懒随性:“这么大的雨,打不到车的,上车,我送你。”

程微月的脑子已经不太清楚了,只是模糊听见“上车”两个字,便乖乖的依从了。

九月的夜晚已经有了一点凉意,周京惟看着程微月湿透的模样,开了暖气。

小姑娘被热风一熏,眼神发直的看着前面,样子有点呆。

红灯路口,周京惟将车子停下来,微微偏过头问她:“你家住在哪里?”

程微月没吭声,突然竖起两根食指,放在了头上。

她的脸色带着酒意晕染出来的绯红,一双娇媚的杏眼潮湿,多了几分稚气可爱。

周京惟也的确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问她:“你在干什么?”

“信号……下雨天……信号不好,我在接收信号……”她的面颊很红,说话口齿不清楚,大约是醉了。

周京惟眼底笑意更浓,直到后面传来鸣笛的催促声,才发动了车子。

“车子怎么发动了....”她的声音小小的。

周京惟听见了,一本正经的回答她:“带你去一个信号好的地方。”

程微月便很乖的放下手,一下一下的点着头。

后来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期间周京惟的电话响了,他用蓝牙接听,嗓音低沉:“你好。”

是公事,他的表情多了丝冷淡。

他说话的时候,褶皱很深的双眼皮微微低垂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答着,姿态斯文优雅。

程微月第一次见到,有人把接电话这个动作,都做得雅致深切。

她难免多看了两眼。

周京惟放下电话,便看见程微月那没有遮掩的眼神。

周京惟从年少时是就被万众簇拥的人物,他皮相好,家境好,无论做什么事,都能做到完美。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很难从旁人钦羡的目光中得到满足感。

而他今年28了,早就已经过了轻易会心动的年纪,却在这个秋意将近的夜雨天,平生第一次,心口鼓涨。

小姑娘已经醉成了这样,他原本是想将她送去酒店的。可是这一刻,他鬼使神差的问她:“我家有很多房间,信号也很好,要不要来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