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铁树开花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26字
  • 2022-05-01 13:53:24

乔净雪脚尖发软,几乎就要跌坐在地上。

而周京惟的电话陡然响起,打断了近乎凝滞的气氛。

他拿出手机来看,来电显示是周斯珩。

周京惟将手机放到了乔净雪的面前,他唇角漾着若有若无的轻嘲,低垂的眉眼透着几分寡淡凉薄:“你丈夫的电话。”

丈夫两字咬字很重,不言而喻的警告。

乔净雪唇咬到发白,脸上流露出软弱和示好:“大哥,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斯珩?”

她的神情太过紧张,仿佛只要周京惟不答应,就会当即痛哭出声。

后者注视她良久,在她近乎哀求的目光中挂断电话,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乔净雪忙不迭地说好,等余悸消退,才屈辱又难堪的咬紧牙关,踉跄着往外走去。

事已至此,她只能忍下。

周京惟对于人性太过熟稔,他知道不能把人逼到绝境,否则触底反击,不好控制。

如今这个程度,威慑和教训都刚刚好。

他看着乔净雪离开,将手中的香烟按在烟灰缸里捻灭,往半敞着的窗口走去。

程微月没有说,但是他看得出来,她不喜欢烟味。

程微月在休息室里玩消消乐,她太专注了,以至于周京惟走进来都没有察觉。

沙发似乎有下陷,程微月闻到周京惟身上寡冷清雅的香气,掺杂着一点点烟草气。

程微月先是看了看他,又下意识看向门口,道:“那个...乔小姐呢?”

“不用管她。”周京惟朝着程微月伸出手:“手机给我。”

“哦...好。”

周京惟身上有一种很让人信服安心的力量,以至于她连问都没有问。

周京惟的指尖停留在程微月的游戏界面,什么都没说,流畅的划动着上面印着五颜六色小动物的方块格。

他的手指很漂亮,程微月看着,不由自主的遐想到这双手放在钢琴上的样子。

困扰了她好几天的关卡轻易过了,程微月听见周京惟的声音。

他问她在看什么。

程微月便很乖的说,我在想你的手用来弹钢琴一定很好看。

她说完才顿觉失言,慌张的抬起头,撞进男人浅笑慵懒的眼中。

他将手机放在程微月的手心里,温和道:“已经通关了,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我的室友她们都在外面等我。”

“我让我的司机去和他们打招呼了,不耽误你很多时间,我们很快就可以回来。”周京惟微微眯着眸,带着点笑:“我保证,你要是不去肯定后悔。”

他刚刚在外面还替自己解了围。

那样的场合,他的身份尊贵,其实是没有必要纡尊为自己做这些事的。

程微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只是思考了一下,问周京惟什么时候能回来。

周京惟说两个小时。

程微月捏着裙摆起身,道:“那我们快点过去。”

有点像在完成任务,还人情。

周京惟眼尾的弧度淡了些,镜面后的眸光还是不显山露水的温和笑意。

她对自己是真的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坦荡又干净。

周京惟这辈子还没有过这种体验。

男人谈情的资本无非身家样貌和情商,他都具备,并且处在世俗眼中的顶尖程度。

可是程微月不为所动。

他怀疑这小妮子可能根本没把他当成男人。

这个想法一出,他自己倒是笑了。

他起身替程微月打开门,从善如流:“成,我们快点。”

周京惟让人送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过来,车子停在校门口。

他替程微月打开车门,几分打趣:“我的新车,你觉得怎么样?”

程微月说特别好,觉得自在很多。

周京惟但笑不语,替她系上安全带。

这辆大众从外面看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款式,可是里面的所有陈设却都重新打造过,包括座位。

九月的泾城是暑热难消的,一路上艳阳高照,空调的冷风恰如其分的吹在身上,程微月昏昏欲睡了一路。

周京惟偶尔侧过脸看她,就能看见小姑娘歪歪斜斜的靠在座椅上,小脸压着一侧的安全带埋着头,脸颊上红扑扑的。

他心头说不出的温软,放慢了速度,将车子开得更平稳。

程微月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一个画展门口。

周京惟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刚睡醒的小姑娘,好心提醒道:“口红花了。”

口红是很淡的水红色,被安全带刮擦掉了一点唇角,于是氤开一抹红色。

程微月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很是不好意思的接过纸巾。

她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温软,哝声哝气的:“对不起啊,我睡着了。”

“这个季节确实容易犯困的。”周京惟反过来安慰她。

程微月的唇色偏粉,去掉那一层红色以后,年纪看起来反而更小。

赵悉默等在门口,看周京惟从一辆黑色大众里走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擦...返璞归真也不至于归真到这个程度吧...”赵悉默难免感慨,还没感慨完,又看见周京惟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手放在车顶,小心翼翼的护着里面的女孩子走出来。

赵悉默毕竟认识周京惟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他啧了声,意味深长:“铁树开花啊。”

程微月没有注意到画展门口有人等着,只是和周京惟说着话:“你带我来看画展?”

“这是国外几个知名画家一起举办的联合画展,亚洲只有泾城这一站,我猜你会很喜欢。”周京惟目光落在程微月薄有红意的唇上,顿了顿,目光移开。

他动作自然的将程微月的手臂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声音淡淡的:“小心台阶。”

社交礼节,周京惟的语气又太自然,程微月没有躲。

直到一道声音吸引了程微月的注意。

“京惟,”赵悉默懒散的晃了晃手,道:“这里。”

周京惟带着程微月走过去。

赵悉默的目光落在了程微月身上,不吝赞美,“好漂亮的女孩子,你从哪里拐来的?”

程微月笑得安静恬淡。

周京惟知道她对社交的场合不自在,接过话茬,淡淡道:“我朋友,程微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