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舍和例外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3字
  • 2022-03-30 06:00:13

“李蝶,你别打趣微月了,微月脸皮薄。”陈易欣护犊子似的把程微月往自己这边带了点,又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硬糖:“月月别理她,吃糖。”

坐在陈易欣旁边的孙莱见状,故作生气的打趣:“陈易欣同学,你真是越来越会借花献佛了,那不是我的糖吗?”

程微月咬着糖,笑着去摸孙莱的手臂:“我等等请你喝奶茶。”

“不呢,不想喝奶茶,月月给我亲一口就好。”孙莱朝着程微月眨了眨眼。

程微月原本就红彤彤的脸更是烧得不像话。

李蝶正想加入“调戏”程微月的队伍,却听见前排有人说:“校长他们进来了。”

那是程微月暌违几天后,再度见到周京惟。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不同于在自己面前的笑意沉沉,他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整个人像极了佛龛里的雕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被供奉着,崇拜着。

他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身侧是校长和书记。

校长大约是在和他说什么,他偶尔侧过脸去听,带着金丝眼镜的侧脸弧度蛊惑人心的漂亮。

半晌,他说了些什么,透着点漫不经心的慵懒。

程微月听见李蝶的惊叹:“微月,你看见那个坐在校长旁边的男人了吗?他好帅啊!”

程微月认可的点了点头,顺着李蝶的目光多看了几眼。

周京惟,真是长了一副蛊惑人心的好皮囊。

此时他低下头,拿出了手机。

大约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程微月这般想着,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一条手机短讯:“微月,我来你的学校参加开学典礼了,你坐在第几排?”

发件人一栏,显示着周京惟。

程微月的短信箱里常年都是垃圾短信,周京惟的消息在其中,怎么看怎么显眼。

她回了过去:“我在第八排。”

“等等典礼结束了,可以带我在你的学校逛逛吗?”

周京惟发完消息等了一会儿,看见聊天框弹出消息:“好的。”

他唇角扬起了淡笑。

叶校长看见了,难掩好奇:“周先生在笑什么?”

周京惟将手机反扣在膝盖上,温声道:“没什么,我很喜欢京大的学生,青春洋溢。”

叶校长也笑了:“二十左右的年纪,确实是人这一生中最绚烂美好的年华。”

舞台的灯光亮起,台下开始骚动。

“是乔净雪要出来了吗?”

“应该是的吧,她好像要献唱。”

“我们班的蔡星星是她的粉丝,今天听说她要来,整个人都要开心疯了。”

“什么眼光啊?”有男生啧了声:“我们学校的程微月,怎么都比乔净雪好看啊。”

“镜头会把人拍丑的,乔净雪本人肯定比电视上好看!”

众人在争论,舞台上的灯光一盏一盏的亮起。

乔净雪站在舞台上,红色的掐腰长裙,眉眼间风情万种,几乎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她的歌声很好听。

那首歌是乔净雪新专辑的主打歌,歌词几乎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李蝶托着腮听着,看着身旁听得认真的程微月,若有所思:“月月。”

程微月看向她:“怎么了?”

“我觉得,乔净雪没有你好看。”

程微月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觉得头疼。

李蝶见状吐了吐舌头,表示认怂。

一首歌结束,乔净雪在雷动的掌声中笑意灿烂的鞠躬。

“谢谢大家的捧场,我是第一次来京大呢,这里的环境真的很漂亮......”

乔净雪拿着话筒,娓娓的开始说起场面话。

这些稿子都是事先准备的,挑不出错处来。

偏偏在即将落幕的时候,她突然加上了一句:“我刚刚在路上看京大的论坛,发现里面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这样一句话,众人都心知肚明。

程微月的身型有点僵硬,愣愣的看着台上的乔净雪。

她为什么要突然提自己?

是提前准备好的环节吗?

可是她事先没收到通知,一点准备都没有。

而台下已经有人开始起哄鼓掌。

一直态度平淡的周京惟,眉心几不可察的拧起。

乔净雪放任气氛被烘托下去,许久,才笑着说:“她叫程微月,请问她在现场吗?我想见见她。”

程微月的脑子嗡的一下炸了。

偏偏班里的同学已经开始闹腾。

“微月,快点上去,乔净雪居然认识你欸!”

“微月,记得帮我问乔净雪要一张签名!”

“我也要,我也要。”

自己如果不站起来,场面会很尴尬。

算是骑虎难下,她只能缓缓站起来。

乔净雪看见程微月的那一瞬间,有点后悔了。

她生的太好看了,隐隐超越了从前20岁的自己。

乔净雪捏着话筒的手一点点握紧。

而程微月硬着头皮往前走,所有人都在看她。

周京惟眉心已经拧出了褶皱,面色冷淡又寒凉,却又在看清程微月的那一刻,变成了忪怔。

怎么会有人从眼角眉梢到头发丝,都这么合自己的心意?

可一见钟情这种事,原本就没有理由可以讲。

台上,乔净雪的笑容恢复到了没有瑕疵,她端着楚楚动人的姿态,对着程微月微笑。

人群间有窃窃的私语声。

美人同台,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程微月目光却落在周京惟的身上,带着不自知的慌乱。

人在紧张下,总会下意识看向自己认识信任的人。

周京惟知道,如果自己足够理智,就应该沉稳坐着。乔净雪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程微月做什么,说到底不过是无关痛痒的试探。

可是他不舍得。

因为这个被试探的人程微月。

于是所有的底线原则,突然就脆弱成了蝉翼。

他起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朝着程微月走过去。

程微月指尖有汗水溢散,浅浅的潮湿。

她没有想过周京惟会突然走向自己。

神思慌张又局促。

直到周京惟的声音低低的落在她的耳畔,才让她回过神。

她听见周京惟说:“别怕,我牵着你。”

程微月蓦然抬头看向他,撞进男人幽暗深邃的目光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