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很是般配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5字
  • 2022-04-26 19:09:48

两人坐着等面,期间周京惟的手机响了。

是好友赵悉默。

“京惟,什么时候来玉衔聚聚?我最近得空了,叫上魏厅尧那小子,我们仨聊聊天呗。”

玉衔的老板赵悉默,今年27岁。

赵家往上数三代都是叫的上名字的富商巨贾,赵悉默也很好的继承了家族的经商天分。

周京惟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玩消消乐的程微月,眼底揉了点笑:“今天没空,和朋友在吃饭。”

确实是饭点,赵悉默随口问道:“吃什么?我下次也去尝尝。”

周京惟拿过一旁的筷子泡在热茶里,消完毒递给程微月:“京大门口的红烧牛肉面。”

赵悉默沉默了片刻,无语凝噎:“周大律师你返璞归真了?”

周京惟没理他的贫嘴,挂断了电话。

程微月的消消乐玩到了两百多关了,难度系数有些高,半天没通关,能量也耗尽了。

她关掉手机,才察觉对面的周京惟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机。

程微月笑得不好意思:“这关有点难,其实我玩消消乐还是很厉害的。”

周京惟只是看着她,双眼皮皱褶很深的眼睛,眼尾微微向上挑,眼底的笑容很动人。

老板将两碗红烧牛肉面放到两人面前。

“真的好好吃,周京惟,你多吃点。”

周京惟三个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特别好听。

她吃饭的样子很像小松鼠,腮帮子鼓鼓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往嘴里送,和她明艳动人的外表反差明显。

周京惟将自己碗里的牛肉挑出来,用小勺子拨到程微月的碗里。

程微月愣了愣,慌忙咽下嘴里的面,正想说什么,便听见周京惟淡淡道:“多吃肉,你太瘦了。”

语气很像家长在教导孩子。

程微月也就没有推辞。

吃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周京惟金丝眼镜上的雾气,从小包里拿出手帕给他:“你眼镜起雾了。”

手帕是简单的檀色,上面绣着梵文。

周京惟端详了一下,似乎有点好奇:“这个手帕看起来很讲究。”

“这是我去寺庙烧香的时候,主持送我的。”程微月喝了一口面汤,舒服的眼睛眯了起来:“我小时候和奶奶一起住,奶奶信佛,我跟着一起烧香拜佛,现在每年也都会去几次寺庙。”

“算信徒吗?”周京惟将手帕放在眼前端详,上面有淡淡的香味,很特别的香气,是程微月身上特有的,温暖干净。

他不动声色的眯眸,眼眸的弧度浅淡。

程微月没有察觉,一边专注吃面,一边回答:“不算信徒,算...敬畏。”

就在此时,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走了过来,主动向程微月打招呼:“程学姐你好。”

程微月终于舍得放下碗了,她害羞的笑:“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大二的学妹,我在论坛上看见过程学姐的照片,你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

女生说到这里,又红着脸看向坐在程微月对面的周京惟,开口时声音更小了,“程学姐的男朋友也好帅,你们看起来很般配。”

“我们不...”程微月连忙向要解释,却被周京惟笑着接过了话茬。

男人斯文矜贵的面容本就夺目,如今一笑,杀伤力很惊人,他语气煦然:“微月在论坛上也有照片吗?”

“当然啦,程学姐可是我们京大的校花啊。”女生热情的解释。

程微月一张脸瞬间红到了脖颈,臊得抬不起头,像只小猫似的听着周京惟和那小学妹聊天,温顺又乖巧的模样。

周京惟趁着这当口去买了单。

他轻轻拍了拍程微月的肩膀,看着她红的滴血的耳垂,带着点打趣:“你的学妹都走了好久了,我们也走吧。”

“我还要买单...”

“我买好了,”周京惟顿了顿,慢条斯理的说:“等你发了实习工资再请我。”

上了车,周京惟放了一首舒缓的轻音乐。

程微月这才抬起头,压低声音解释道:“我不是校花,那个论坛大家就是说着玩的...”

周京惟笑笑,微微侧过脸看她:“微月,你很漂亮。”

程微月在他认真的视线中,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原本还想问他,为什么不解释他不是自己的男朋友。

可后者在发动车子的那一瞬,便主动开口道:“刚才在面馆有不少男生在看着你,我如果说我不是你的男朋友,你指不定明天就要上表白墙了。”

程微月扑哧一声笑了,放下了微末的芥蒂,眼眉如弯月一般。

周京惟看得有些痴迷,红灯的时候,差点将油门当成了刹车。

是失控了。

早就已经失控了。

周京惟将程微月送到了汀兰胡同前的公园。

他替她拉开车门,后者仰着一张姝色盛人的脸,对着他甜甜的笑。

她说:“周京惟,再见。”

真是撩人还不自知。

“再见,微月。”嗓音有点哑。

下午的阳光明朗,周京惟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心口好像被挖空了一块。他从口袋里拿出程微月递给自己手帕,指尖缓慢的触碰着上面的纹路。

真好看。

和它的主人一样好看。

一定要藏起来。

这个小公园平日里都是一群老年人在下棋遛狗的,这天下午却不一样。

有一个气质清贵的男人倚着车,看着一块平平无奇的手帕,站了很久很久....

周京惟把手帕放回口袋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烟瘾有点犯了...

一转眼就是开学季。

金秋九月,秋高气爽。

程微月是第一个到寝室的,期间赵寒沉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嘱咐她在学校好好照顾自己。

程微月等着他挂断电话,才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笑容满面的朝着自己的床位走去。

她的行李很少,就是简单的床单被褥,几件换洗衣服还有护肤品。

她收拾完了,室友李蝶拖着大包小包往里走。

“靠,怎么这么重,我都要断气了。”

程微月听见声音,连忙过去帮忙。

李蝶感激的朝她笑笑,两个小姑娘一起把她的行李放到了她的床位。

李蝶坐在位置上喘气,拧开矿泉水瓶往嘴里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