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赶紧分手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18字
  • 2022-03-25 11:37:13

“市中心这块地我没办法继续履行合作,但是我可以从别的方面补偿你。”周京惟笑得从容又温和:“我想用周氏集团在南城的地皮,换取你在市中心这块地。”

赵寒沉眼角一抽,冷笑:“你打的竟是这个算盘?你真是好大的胃口!”

“胃口大不大,能不能吃得下,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了。你只需要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周京惟面对赵寒沉怒意昭然的模样,依旧心平气和。

赵寒沉还在试图说服他:“这么大一块地周家想要吞下是不可能的,双赢不是比鱼死网破要好吗?更何况,周家的事你不是不愿意掺和吗?”

那就是不愿意。

周京惟笑笑,赵寒沉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越过赵寒沉,往一旁的办公桌走去:“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聊的了,你还是去赶飞机,别到时候误机了。秦氏那位新上任的小秦总,可是难说话得很,你还有得忙。”

赵寒沉看着周京惟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眼见谈判陷入死局,留下来纠缠反而闹得不好看,赵寒沉冷着脸往外走去,气势之凌厉让人退避三舍。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两人是不欢而散了。

围观者难免腹诽,周律师平日里那么云淡风轻的一个人,没成想气人的本事这么厉害。

而等到赵寒沉离开以后,周京惟才摘下眼镜,面无表情的捏了捏眉心。

如果刚刚赵寒沉答应把市中心的那块地让给他,周家南城的那块地是足够填补景星集团的损失的。

可是赵寒沉拒绝了,显然是对市中心的改造势在必得。

哪怕程微月的家,就在他们的规划区之内。

赵寒沉是自信程微月那般钟情于他,所以才这样一点都不考虑吗?

答案只有赵寒沉自己知道。

周京惟收敛情绪,按下内线电话,对着那头的秘书陈讯说:“帮我把昨天没有看完的卷宗拿过来,两个小时后开会讨论。”

......

赵寒沉去出差以后,程微月的生活变得平淡安宁。

母亲赵若兰报了一个插花班,离家不远,程微月闲来无事就陪着母亲一道去上课。

来学插花的大多是和赵若兰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家中的子女都已经长大了,家境也都是过得去的小康之家,才有这闲情雅致在这修身养性。

课程的内容不算复杂,众人常常会一边摆弄花花草草,一边闲聊。

在场的就程微月一个年轻小姑娘,话题总是很容易就引到她身上去。

“若兰妹妹,你是好福气,生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长得像电影明星一样。”说话的人是赵若兰在插花班里的好友孙梅。

赵若兰新烫了一个时髦的大波浪,松松的用一字夹盘在脑后,穿着白底红梅的旗袍,娴雅美艳的脸上笑容灿烂。

闻言,她一边把一个花瓶递给程微月,一边道:“这孩子随我,打小长得好看!”

程微月接过赵若兰递过来的花瓶,里面放着一大捧五颜六色的百合海棠,把她的脸都快遮住了。

她听着赵若兰的话,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确实是随了你呢,咱们微月这张脸可真好看。”孙梅说到这里,笑着道:“对了,我有一个侄子,在银行当副行长的,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要不要介绍给你女儿认识认识?”

这条件确实很不错,赵若兰眼前一亮,顺势问道:“那什么时候见见比较方便?我家微月过几天开学就是大四了,确实该谈恋爱了。”

“见面的话,这个周末就很方便啊。”孙梅热心的说。

程微月眼看着两人继续聊下去指不定要聊出点什么,连忙拉过赵若兰的手,从花瓶后面侧过脸对着孙梅笑:“孙阿姨,我临时想起有一点事情,要带我妈妈出去一下。”

“害,有事就快去呗,这些我们可以等等聊的。”

程微月深吸一口气道了谢,拉着赵若兰往外走。

走到楼下,程微月拉着赵若兰到一旁的转角处,叹了口气,道:“妈,我有男朋友,你不该答应的。”

赵女士很不开心,脸色差得离谱,不乐意的撅着嘴,柳眉竖起:“哟!你那个男朋友,你说谁?赵寒沉吗?我告诉你,赶紧给我断了!那小子一看就是浪荡子,万花丛中过的人,你这么单纯的性格怎么把握得住?”

这话显然已经憋了一段时间了,此时连珠炮似的说出来,程微月的脸色苍白难看:“妈...寒沉和我在一起后,对我很好。”

“什么叫对你好,对你好还不容易吗?”赵若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程微月,食指戳着她的脑门,“程微月,你脑子进水啊?哪个男人谈恋爱的时候会对你不好,谈恋爱都对你不好,那还谈什么恋爱!”

程微月原本是想好好和赵若兰说话的,可是此时看着赵若兰生气的样子,也知道是不能说了。

她躲过赵若兰的食指,叹了口气,道:“妈,我帮你把花先拿回家,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你别...给我介绍对象,算我求你了,我真的很喜欢赵寒沉。”

赵若兰气得鼻子都歪了,瞪着程微月:“你缺心眼啊!我这是倒了什么霉,生出你这么一个死脑筋的!”

不欢而散。

程微月抱着花失魂落魄的往回走,心里难受,给赵寒沉发了短信:“你在干什么呀?”

附赠一个探头小兔子的表情包。

对方没回。

程微月猜到赵寒沉是在忙,也没有再发,只是盯着聊天框发呆。

而此时,突然跳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

归属地是泾城,是本地号码。

程微月愣了愣,才把电话放到了耳边。

那头是一道慵懒低沉的男声,音质像是霭霭山顶上雪松凝结的露水,格外的清冷干净。

他说:“微月,方便一起吃个晚饭吗?”

程微月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就听出了那是周京惟的声音。

她诧异的开口,声音略带意外:“周先生,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