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说谎爱人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34字
  • 2022-04-25 01:20:41

直到赵寒沉用虎口扣着她的下颌,眯眸沉声道:“说对不起。”

下颌有点疼,在提醒着程微月眼前的这一切不是自己的错觉。

她眨了眨眼,眼眶的酸涩感刺激着鼻腔。

程微月很想要争气一点,不要显得太软弱,可是她也不过是第一次谈恋爱,哪里懂得什么掩饰情绪。

她的眼圈红红的,自以为镇定,其实落在旁人眼中,简直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她说:“赵寒沉,那个雪和你是什么关系?”

赵寒沉原本的愠怒,在这一刻都变成了不知所措。

程微月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是乖巧柔顺的,此番这个模样,他甚至产生了愧疚感。

他松开捏着她下颌的手,声音慌促:“你在胡说什么?”

“我胡说吗?”程微月笑得苦涩,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那你说啊,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只要你说,我就信。”

淡淡的心虚涌上了赵寒沉的心头,他剑眉皱起,低头看着程微月咬的发白的唇,语气不由自主的软化下去,话说出口,这样笃定:“她是我的秘书,昨天晚上景星有急事,她让我过去处理。”

程微月愣住。

而赵寒沉指腹按着她泛红的眼眶,柔声道:“不信你可以问叶城,我是不是有一个秘书,叫宋雪。”

程微月从来没有想过,赵寒沉会骗她。

就好像此时此刻,她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了赵寒沉的话。

她看向他,眼中已经变成了不安:“那...事情处理好了吗?”

赵寒沉觉得有人按住了他的胸口,以至于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他在女孩清澈见底的目光中,一字一句的哑声道:“当然,我都处理好了。”

程微月想到昨晚赵寒沉行色匆匆的样子,不由得觉得,他一定是很着急吧,集团的事情一定是很棘手。

自己还在这里和他争执吃醋,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女朋友该做的。

她紧紧抱住赵寒沉,亲了亲他的侧脸,声音像是在蜜里裹了一层,甜糯的不像话:“阿沉,对不起啊,我不该怀疑你的。”

赵寒沉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问心有愧。

在程微月那般坦率干净的目光中,他几乎是溃不成军。

他只能用笑容掩盖真实的情绪,抬手刮了刮程微月的鼻尖,俊美妖孽的面容满是宠溺。

他说:“所以啊,宁宁要相信我,对吗?”

程微月用力点了点头。

赵寒沉离开之前,和程微月说了他要去外地出差的事。

他摸着程微月的发,用指腹摩挲着发尾:“可能要下个月才能回来,刚好赶上国庆,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程微月满足地笑,乖巧点头:“我等你回来。”

赵寒沉笑笑,语气沙哑:“真乖。”

外面又是细雨朦胧,赵寒沉让司机将程微月送回了家。

他坐在车里,指尖捏着眉心,透露出丝丝倦怠。

他好像是做错了,甚至在面对程微月的时候,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这其实是很可笑的,他谈了这么多女朋友,一贯是游戏人间的姿态,从来没有愧疚过,甚至懒得掩饰。

为什么偏偏在程微月的事情上,失去了冷静?

他没有来得及想通,一旁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赵寒沉余光看了一眼,是周京惟的电话,这才拿了过来。

“什么事?”

“景星集团关于市中心那块地的规划的风险规避,我不能参与了,等等我会让我的助手把违约金发给你。”

周京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只是说的每一个字,都让赵寒沉额角的青筋跳得更快一分。

他咬着牙,实在是怒火中烧,以至于笑容有点狰狞:“周京惟,你搁这耍我呢?我倒是想知道原因,是什么原因能让你用将近一个亿的违约金,临时选择了退出?”

那头的周京惟沉默了片刻,一言不发的挂断了电话。

赵寒沉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猛的把手机扔到了一旁,铁青着脸吩咐刚刚走回来的司机:“马上去翎晟律师事务所。”

司机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赵寒沉的样子,识趣的什么都没有问,一脚油门直接开了出去。

赵总的脸色真的好难看,像被人骗了好几千万一样。

翎晟事务所离汀兰胡同不算远,中间隔了一道大桥,还有20分钟的市内高速。

事务所刚开了没有多久,但是里面的员工都是从前跟着周京惟在华尔街闯荡了三年的精英律师。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律政界叫得出名的人物。

众人见惯了大风大浪,看见赵寒沉气势汹汹的走进来也没什么反应。其中一个穿着正装,面容儒雅的中年男人还好心道:“周律师的办公室在四楼。”

赵寒沉一路都是憋着气走进去的。

他推开办公室房门,便听见里面正放着古典乐。

周京惟站在唱片机前面,一身米色的风衣,正在挑选唱片。

他没有回头,大约是听见了脚步声,缓缓开口:“想听点什么?”

“周京惟,我没兴趣听。”赵寒沉走到了他的面前,目光沉沉的注视着他:“你想干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不愿意继续合作了?是因为我昨天晚上提前离开吗?”

“昨晚?”周京惟将手中的唱片放下,扶了扶镜框,无名指轻轻划过眉尾,笑得斯文俊雅:“昨晚的事,我并不介意。”

“那是为什么?”赵寒沉下颌线紧绷,食指重重叩着桌子,字字压迫:“你应该清楚,这个项目意义有多重大,景星已经布置了好几年,不能在我手上功亏一篑!”

周京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这和我有关系吗?”

“至、少,”赵寒沉紧盯着周京惟的脸:“你该给我一个理由。”

周京惟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你是今天中午十一点的飞机,从我这里赶到机场,还需要一个小时,你只有十分钟可以和我交涉了,你确定你要和我说这些车轱辘话?”

赵寒沉唇线抿到发白,恨不能用眼神在周京惟的身上戳一个窟窿出来:“那好,你要怎么样才能回心转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