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是替身
  • 蓄意热吻
  • 傅五瑶
  • 2070字
  • 2022-03-23 06:00:09

这话就像一个开关,轻易就拨动了乔净雪的泪腺。

她哭着扑进了赵寒沉的怀中,声音哽咽:“阿沉,我恨死你了,你当初为什么不肯为了我多坚持一下?”

当初乔净雪和周斯珩的婚约,是乔家式微,想要攀附周家的结果。

周京惟在周家话语权重,身份尊贵,乔家人不敢肖想,于是把主意打在了周家最亲近的旁支长子,周斯珩的身上。

那时的乔净雪已经是赵寒沉的女朋友了,只是赵大公子当年也不过二十岁,在赵家远远没有站稳脚跟,娶这么一个对自己的事业前程都没有任何帮助的女人,毫无意外会被所有人反对。

于是一场初恋,轻易的戛然而止。

分手倒不是多么刻骨铭心,但是却也很难忘记。

赵寒沉对当年的事,其实一直是有愧疚的,所以这些年找的女朋友,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乔净雪的影子。

他已经没有办法补偿她了,和这些与她有相似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罪恶感才会减轻一些。

他拍了拍乔净雪的肩膀,眼里面是心疼和自责。

面对乔净雪的指责,他只能哑声道:“在下雨,有什么话我们进去说,好不好?”

乔净雪在他怀中哀哀切切的哭着,半晌,才捏着他的衣摆,抽噎着点头。

大门的玄关处有茉莉和焚香的味道。

赵寒沉推门进去的时候,微微恍惚了一瞬。

门口放着一个檀色的香包,是程微月不久前送给他的。

小姑娘信佛,这个据说是从庙里求来的,香包上还绣着一些梵文。

赵寒沉收回视线,步伐却顿住。

他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手机。

他刚刚收到乔净雪的电话,听着她在电话里的哭声,神思不附,只想着快点过来见她。

一路上,实在是太着急了。

现如今他才想起来,他把程微月一个人扔在饭店应对周京惟,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他和周京惟认识这么多年,这厮笑里藏刀,最是难对付。

他这般想着,拿出手机想要联系程微月,却马上看见跳出来的十几通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后者的。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拨,身后的乔净雪突然缓缓抱住他。

她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叹了口气:“阿沉。”

赵寒沉将手机熄屏,低头看女人扣在自己腰间的纤细双手:“净雪,你已经结婚了,不可以这样抱着我。”

身后的女子呼吸微微一颤,之后便动作自然的松开了手臂。

她走到赵寒沉的面前,妩媚张扬的一张脸,唇红齿白,眼瞳晶莹,她说:“你也不该把别人当作我的替身的,阿沉,放过小姑娘吧,我刚刚看见她的名字了,她叫宁宁?”

赵寒沉眉心皱起。

可是说到底,是他对乔净雪问心有愧。哪怕她的话有些冒犯,他没有发怒。

反而,这句话刺穿了他的自欺欺人。

程微月像乔净雪吗?

赵寒沉见到程微月的第一眼,十八岁的小姑娘亭亭玉立的站在为她而举办的升学宴上,白的纱裙,樱桃红的唇色,眉眼间一抹明艳勾人心魄,但是却又干净到一尘不染。

她和乔净雪一样,都是明艳的五官,可是又完全不一样。

他只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心安理得留她在身边的理由。

赵寒沉的背脊出了一点汗,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其实他从来没有将程微月当作过乔净雪的替身。

程微月只是程微月,那个能把他气得半死,可是他还是依旧留在身边的程微月。

他手指微微绻紧,看着乔净雪的脸,很认真的说:“可是她和你不像啊。”

于是昏黄安静的玄关处,乔净雪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僵硬、石化...

这场见面并不顺利,以乔净雪的落荒而逃划下句点。

她走的时候很匆忙,眼底盛着泪不肯落下,苦笑着对赵寒沉道别:“对不起,是我一厢情愿,时间不早了,我先离开了。”

赵寒沉没有拦她,在她离开以后,他才看见地上的一枚香槟色耳环。

他弯腰将耳环捡起来,沉默的注视着,眼中渐渐浮现出疑惑和茫然……

次日,程微月在清晨接到了赵寒沉的电话。

电话那头,他的声音透着倦怠和疲惫,哑声道:“我在你家路口处等你。”

程微月其实还没睡醒,当下也顾不得打扮,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穿着睡衣出了门。

赵寒沉的黑色宾利张扬的横亘在胡同门口,大白天的人来人往,路过的人都难免侧目。

司机看见程微月的身影,便替她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程微月在过路人探究的目光中,硬着头皮坐了进去。

赵寒沉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酒红色的领带,打扮很商务。

他打算去外市出差,临走前鬼使神差的想要来见见她。

大概是……有点挂念。

程微月刚刚坐下,就被他揽到了怀里。

赵寒沉摸了摸她毛茸茸的睡衣后面的小兔耳朵,凤眼带上了笑:“幼稚。”

程微月只觉得很害羞,她看着男人妖孽英俊的面容,心跳很快。

“妈妈买的。”她小声辩解了一下。

赵寒沉不知道听没听见,只是问道:“昨天晚上我走了以后,周京惟没让你不自在吧?”

程微月眉心马上皱起来了。

她不悦地看着赵寒沉,就事论事的说:“周京惟是一个很绅士的人,对女孩子很尊重,没有你说的这样。”

赵寒沉嗤笑了声,在心里暗骂周京惟真是能装。

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他,看出那人是披着羊皮的狼。

“总之,他城府很深,不是什么好人。”

程微月对赵寒沉昨天晚上直接离开,之后还没有半点音讯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有怨气的,闻言忍不住呛他:“那你呢?你的那个雪是什么好人吗?什么好人会晚上七八点把别人的男朋友叫走!”

赵寒沉头一遭看见程微月这么牙尖嘴利的样子,一时间都愣住了。

等到反应过来,他的脸色阴沉的不像话:“谁教你的,说话这么尖酸?”

程微月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是在训斥自己吗?他不需要对自己解释吗?

直到赵寒沉用虎口扣着她的下颌,眯眸沉声道:“说对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